花灯文化 抗战文化 影山文化
 
花灯文化

用生命点亮花灯的人们
——北集街老年文艺队人物速写
杨淑媛

                  岑跃云:你的生命如此美丽

  那天,在花灯节开幕式前与你偶然邂逅。你一身彩妆,头扎花帕,手持芒筒使劲地吹,脚踩芦笙舞步倾情地跳。沐着朝阳,满面春风。我们一眼就认定你是一个训练有素的民间艺人,你的经历中一定有许多故事。于是,在烈日炎炎中,我们追踪你,挤进人墙终于找到了你,但原来你只是一个花灯爱好者,北集街老年文艺队队员,你如此普通却又并不平凡。你的一生与花灯结伴,青春因花灯而灿烂如彩云耀目;中年靠花灯走出丧夫的阴影;晚年又依着花灯抚平被毒品夺去了儿子的伤痛。更重要的是,你始终用花灯带给别人关爱与快乐。控诉毒品危害,你与观众一同流泪,你只望人间不再有悲剧发生。你的意志因花灯而顽强坚韧,坦然面对坎坷人生。与其说,花灯照耀你的人生路,不如说,你用生命点亮花灯,你的生命因此而美丽。

                    吴品英:生存的智慧

  你是我偶然遇到的一个新闻人物。在走进你简陋的小屋,看到刊有你的事迹的《独山报》之前,在见到黔南州电视台记者对你进行摄像采访之前,我们并不知道你已经被媒体所关注。但我更在意的是你的生存智慧。破旧的小屋,挂在小屋墙上的丈夫的遗像,借以谋生的旧缝纫机,平静温和的微笑,自然淡泊的话语,队友们对你异口同声的赞许,还有你甜润的唱腔,韵味十足的表演,这一切构成一个真实的你,一个复杂的你,一个质朴如乡野泥土的你,一个纯洁如山间溪流的你,一个难以解读的你,一个无法用言语来描述评价的你。你的每一个舞步踩出的都是生命的顽强与坚韧,你用艺术支撑起沉重的生活大梁。也许,你在花灯艺术中悟出了生活的艺术:淡泊物欲,笑对坎坷,善待他人,善待自己并无愧于时代,打造你如此淡而又醇的人生。花灯,给了你生存的智慧。

                    朱义丰:用激情笑对命运

  你是鼓手,是乐队的核心。在这个乐队,你一锤定音,这时你的权威至高无上,但在生活中却并非如此。你曾说你“命苦”。当过下乡知青,乡村小学民办教师,还当过建筑工人。曾凭着才艺被借调做过文化工作,但也许混得并不如意,如今还在为退休证而奔走。你的身体单薄而精瘦,是不是靠每月50多元的低保生活费过日子,营养有些不足呢 ? 但你并不憔悴,甚至很精神,很激情,特别是当谈起花灯,谈起你们的花灯队时。

  也许你是这个队里文化水平最高的人,凡文字性工作,比如编词谱曲你责无旁贷;你又是队里的“大男人”,下乡演出时扛道具少不了你;若是遇到小河涨水,队伍需要涉水而过时,背“小妹妹”过河的美差也会落到你的头上。你很忙,很累,又很清苦,但你又很潇洒、很快乐、很富有。

  你用激情笑对命运。

                       朱朝光:难了花灯情

  你曾经是省花灯剧团的一名专业演员,16岁就登台演出,才华初露;22岁,正是艺术之花将烂漫开放时,却被下放返乡,在五进厂当了一名工人,风雨蹉跎四十余年。被迫离开了能展现你的艺术才华,寄托你人生理想的舞台。那是怎样的一种痛?你没有说,我也不忍心问,但我能感觉到你的心在颤抖。

  花灯节的举办唤醒了你沉寂多年的艺术生命,你终于被请出山,重敷粉墨,挑起大梁。毕竟科班出生,宝刀不老,一招一式神韵独具,一腔一调字正腔圆。尤可喜者,你以一个老艺人的思考与眼光关注花灯的现状,思考花灯的未来。无论欣喜与忧患,不管褒奖与批评,都倾注着你对花灯艺术的深情,毕竟,你与花灯有难了的情缘。

                   船夫曲:给八十二岁的老人岑玉华

  你是我所见到的最美丽的老太太。

  一顶麦草帽,一双麻草鞋,麦草帽盖不严满头银发,麻草鞋踩出男子汉的风采。手中的船桨似乎划出了道道碧波,激起水声哗哗,回应着《龙船调》优美的曲调。“妹妹要过河,哪个来推我嘛?”不知当年,你还是如花似玉豆蔻年华的少女时,推你过河的哥哥今何在?如今,你扮演的是划龙船的船夫。龙船随波荡漾,你的身躯随船儿轻摇前俯后仰,轻盈而自如。八十二年的人生风雨,你的银发中藏着多少故事?你的心胸里装着多少沧桑?你的步伐矫健全然没有龙钟老态,在你的眼神里找不到迟暮与苍凉。也许,在花灯女神这里,老迈已逃得无影无踪,这里,垂老的生命也充满活力,这里只有年轻和美丽。

  你是我见到的最美丽的老太太。

                 编外队员:文艺队的几个小孩儿

  在老年文艺队,你们只能算是编外队员。你们还是孩子,不满六岁。添上一对小翅膀,你们就是西方宗教画中的小天使,踩上一个风火轮,你们就是中国神话里的小哪咤,杨柳青年画里跨在鲤鱼背上的娃儿就是你,携一只竹笛,骑上一头老水牛,你们就是李可染牧牛图中的小牧童。天真、稚嫩,是幼芽出土。然而彩扇在你们的手中却翻飞得如此熟练,小小脸蛋上写满了认真与执着。花灯之乡满蕴着艺术乳汁的土地养育着你们,爷爷奶奶们给了你们艺术的启迪,并将对艺术的追求、对美的执着注入了你们的血液。你们是爷爷奶奶们心中的希望,是花灯艺术的未来之星。也许,现在和你们谈人生、谈艺术都为时尚早,但我仍然要说:人生之路漫漫,艺术之路漫漫,愿你们朝着远方的目标,一路前行。

                     群像:好一道风景

  最初只是让岑跃云老人吸引了目光,后来才发现你们是一个如此光彩夺目的群体。年过花甲不觉老,八十二岁尚年轻。淡泊物欲,紧跟时代脚步,劝孝打拐,禁赌戒毒,科学种田,计划生育样样操心;痴迷花灯,娱人娱己,怡情养性,苦中作乐,笑对风雨人生。你们平凡,但你们充实,你们物质清贫,但你们精神富有。你们不是能用文凭衡量的高层文化人,但你们是名符其实的民间文化精英。花灯是你们生命中的一部分,苦痛中的慰藉,欢乐时的渲泄,是你们对生命的诠释,是精神与情感的升华。在花灯中,你们实现了对生命的彻悟。于是,你们拥有了生活的艺术,生存的智慧。因此,你们的精神比谁都富有。当你们在街头巷尾,在山寨远村,舞动扇帕,踩着鼓点,和着琴声,且歌且舞且唱且跳时,这世界就多了一道风景,这是中华民族民间文化艺术中一道亮丽的风景,是“夕阳红”中一道多彩的风景,是人生中一道耐人寻味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