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当代六盘水

刘雪苇二三事
张祖新

  一九九八年的冬天仿佛来得特别早。俗话说:“贵州下雨象过冬”,才是公历11月的下旬,就寒冷得让人伤心。那天,我刚走进办公室,通讯员就把一封中国文联的信递到我的手上。信很薄,是什么呢?心里一边猜测,一边打开信:一张盖着“中国文联”的红印章,落款为“刘雪苇同志治丧委员会”的通知摆在了我的眼前。信中除了告知刘雪苇逝世的消息,还通知了同遗体告别的时间。我脑子突然胀大起来,心里像毫无着落一样,一下子变得心慌意乱,手足无措,眼前净是活生生的雪苇老人的坚毅、慈祥、睿智的清晰头像。不知是路途遥远还是我已经几天没到办公室,想再看看老人最后一眼的时间已经错过。可是,我怎么也不能安静下来。接下来的几天,我一直在翻找老人留下的东西。反复地阅读老人给我的来信和他的文章,大有急不可耐的冲动,非要写一篇纪念的文章,来弥补自己心里的空白不可!在我的心里,这位已经辞世的老人实在太可敬,太冤枉,太不值得!在历经20多年与世隔绝的坐牢、流放之后,我不知道他还有多少朋友,多少亲人?还有多少人知道他,怀念他!可是,直到今天,我竟然没有写成一个字。就像我也非常怀念我的母亲,打从母亲去世的第一天我就想写我的母亲,可是直到现在,也还没有成就一个字一样。我不知道是因为懒惰,还是沉陷太深不能自拔!前几天,和一位文艺圈内的朋友谈到刘雪苇事,他建议我写写与刘的交往,促使我终于坐在电脑前面。往事历历在目,权用想到哪里就写到哪里。我晓得,如果现在不写,又不知要拖到何年何月!
  刘雪苇的死,人民日报是这样登载的:
  刘雪苇同志逝世
  新华社北京11月17日电
  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原副总编辑、副部级离休干部刘雪苇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11月8日在北京逝世,享年86岁。
  刘雪苇同志是贵州人,1931年参加革命,1932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同年10月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曾担任共青团上海周家桥区区委组织部长、书记,共青团中央支部巡视员,共青团江苏省委青工部负责人。1935年任中共贵州省工委常务委员。1937年到延安,任中央研究院研究员和特别研究员。1946年后任山东省文协副会长、党总支书记,华东大学教务主任,华东人民革命大学教务处长。建国以后,先后任中共中央华东局宣传部文艺处处长,华东行政委员会文化局副局长、党组书记,中央文化部社会文化管理局副局长。1955年5月被牵涉到“胡风反革命集团”错案中,被错定为“反革命分子”,受到不公正待遇长达20多年。1980年得到平反,到大百科全书出版社任副总编辑,1982年离休。
  (见《人民日报》1998-12-14 第4版)
  据我所知,刘雪苇,原名刘茂隆。贵州郎岱(今六盘水六枝特区)人。青少年时代就外出求学,曾经先后在贵阳、上海等地一边打工一边求学;他早在贵州时就参加了共青团,是贵州省共青团的高级领导,是许多青年的崇拜者,在同乡的青年中间有较高威信。1932年加入共产党后,曾担任共青团上海周家桥区区委组织部长、书记,共青团中央支部巡视员,共青团员江苏省委青工部负责人。1935年任中共贵州省工委常务委员。同年七月和贵州工委书记林青在雪苇自己的住处,先后被国民党逮捕。后林青遇难,雪苇被地下党营救脱险并组织撤离。同年年底到1937年8月,刘雪苇在上海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新文化运动,加入左翼作家联盟,被选为左联第二届执委。1937年“8·13”后到延安,先在延安《解放报》,后调任中央研究院研究员和特别研究员。曾先后发表《资本论要略》、《论民族革命的文艺运动》、《论文学的工农兵方向》、《鲁迅散论》等著名文章。
  1946年,刘雪苇到山东解放区文艺家协会任副会长。1949年在中共中央华东局随军南下,参加筹备华东人民革命大学后任教务处长。1951年下半年调离革大,到中共中央华东局宣传部任文艺处处长,并受命组建上海新文艺出版社,任该社第一任社长。曾参加负责筹组华东文联的工作。那三四年期间,他曾经回到贵州,与老战友秦天真、徐键生,贵州老作家蹇先艾等见过面。1955年3月,调文化部,同年4月,在“胡风反革命集团”即将公布前,被“领导认为,你和胡风的关系类似饶漱石和高岗的关系”一句话,宣布为“反革命分子”,那时,他年仅43岁,随后坐了十年半的牢。1965年10月出狱,被安排到河北省张家口涿鹿县图书馆管理图书,前后共遭受不公正待遇达25年之久。1980年,刘雪苇以“非胡风案”而平反,调回北京,任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副总编辑。时已六十有八,并且不久就检查出有糖尿病。一年半之后,胡风案和胡风本人也平反了,一场历史的误会宣告结束。恢复工作以后,他发表的文章有《我和胡风关系的始末》《<资本论>要略》前记,《质疑和订正一个提法》、《再论形象思维与逻辑思维》等。1992年曾经回到家乡六盘水,先在老家郎岱原老县长王舍人家住了十多天,修改完成了一篇关于胡风文艺理论的文章。后分别到六枝新县城和六盘水市府所在地停留了几天。曾受到当时的六枝特区党政领导和六盘水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张雄龙、市人大副主任倪裔昌等的热情接待。到黄土坡的第二天上午,我陪他和王舍人同志游览了市区(他带来的一个黑色公文包,舍人同志总是一路小心翼翼的帮他夹在腋下),我给他照了几张像。下午直到晚饭后都一直在我的住处,只有王舍人和我的家人作陪。第三天上午参加市里的一个城市建设的讨论会,他对六盘水的城市雕塑有一个发言。第四天就回贵阳转道北京了。

(一)书缘

  我和刘雪苇是在涿鹿县图书馆认识的。1977年春,我所在的部队完成长达12年的援外任务,即将回国归建。我作为总指挥政治部先遣队的一员,率先进入河北省张家口市涿鹿县县城。我们十多个人全部住在县政府一个老招待所。虽然那是一个狭窄破旧的老砖墙院子,对于我们这些当兵以来就没有住过砖墙房子的人来说,就算很满足了。其实,使我最感兴奋的是:回国了,可以有更多的书看。在国外,除了借探亲和出差的机会,偶尔从同学朋友那里带去几本旧书(那时国内书店也只有毛主席著作和样板戏的书),是不可能看到其他文学书籍和更多的文字工具书的。我曾经是指挥部宣传队创作组组长,1995年全军军以下宣传队解散,我留在政治宣传科,依然从事文字工作。当时,不论因为工作需要还是个人爱好,我都迫切希望看更多的书。记不得是到达后的第二天还是第三天,反正是凡到新的驻地,人人都想尽快目睹当地风貌的时候,我就带着我的战友,来不及看街,就一路问到了该县的图书馆。令人激动的是,图书馆不但开着门,而且可以借书,这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因为我们县的图书馆是被我的几个同学在文化大革命中偷空的,以后很多年图书馆的大门都关着。
  这个图书馆的院子也非常冷清,好在借书的窗口是开着的。从外往里看,屋内光线很暗,一位老人弯着腰,戴着眼镜,站在正中的一张大桌子后面,正在一本一本的整理着满桌的图书。很多书里都夹着一张露出半截的白色卡片,老人一边在分理图书,一边不时在用笔填写什么。当时,他那种拿书的动作最让我感动。好象拿每本书都要深深鞠一个躬,放一本书都很舍不得的样子。拿起和放下的手都很轻,每本书在他手里都要被他翻来复去的检查,然后才被轻巧的放到该放的地方。后来知道,这位老人就是刘雪苇,他就是这样每天一边保持正常工作,一边为图书馆整理图书。他用自己找来的这一苦差事,既为图书馆做了好事,也帮助他度过了15年与世隔绝的流放生涯。看着老人在非常认真,非常安静的工作,我们真不想打搅他。但是已经去了,心情又那么迫切,我还是开口问道:“老同志,可以借书吗?”
  “可—以—。借—什—么—书?”老人埋着头回答。声音一字一唱,尾音拖得很重,语词咬得异常清晰明了,却明明是非常浓厚的贵州口音。后来,我才听雪苇同志介绍,这是一种特殊的贵州方言。那是他们在外面的贵州人,为了在外地生活以及方便与同志交往,大家自觉把说话的速度放慢,尽量把每个字吐清楚,同时尽量使用书面语言进行表达。在这种语言环境中,他们常常把书面语和贵州土话相融合,例如书面语“深厚情谊”,就被他们说成了“深情厚意”。“厚谊”与贵州话“厚意”谐音,在这里被巧妙的融合创造。又如上面的“什么?”,这是书面语,是北方的方言,也被他们吸收到贵州话里来了。但是,他们把两个字分得很开很清晰。由于效果很好,他们把这种话叫做贵州普通话。刘雪苇同志到老都是操一口这样的普通话。在他的专著和文章中,多数都有这种贵州普通话的痕迹。仅因为这个,作为贵州人的我,不论听他讲话还是看他的文章,都会感到特别亲切,特别好懂,也特别有感染力。
  我就是这样认识刘雪苇的。我们认了老乡,我就被邀请去刘老家作客了。并且很快成了他们家两个主要的常客之一。那一位姓王,我一下记不起他的名字了,也是同乡,贵州普定人,年龄比我大,是抗美援朝转业安排到那里的。当时任涿鹿县新华书店的经理。雪苇和老王家的关系,开始也是书缘。是书店和图书馆的关系。后来知道是同乡,王家知道两老的不幸遭遇,夫妇俩就经常来照顾两位老人。许多诸如买米、买煤,家里的重活等两个老年人不能料理的事,都是他们分担。有时也拉拉家常,因为老王的妻子和雪苇同志的爱人冯韧同志也在家闲着(冯韧同志随刘雪苇下放后,调任张家口市宣传部任部长。为了照顾雪苇同志,自愿在家呆着,不过还有看文件等待遇。据说曾在山东解放区某县当过县长)。那时候,很多中外文学名著已经陆续出版发行,常常抢购一空。认识老王后,我和我的战友买书都不成问题,我和老王的关系就更多的属于纯粹的书缘了。我们常常在刘老家里会面,逢到我爱人到部队探亲,我们三家还轮流做东,要连续高兴好几天。我们家做的是地道的家乡菜,那两个“老贵”当然特别喜欢。很多年后,雪苇夫妇都还在念叨。
  在涿鹿的那四年,我从来没有看到雪苇同志写作也没有看到他过去写的书。只知道他特别爱书和爱看书。好象家里的事都是冯韧同志在操持。每次到他家,他不是在听收音机,就是在看书。或者在整理旧书,包装新书。我回到贵州后,先后收到他寄来的书有二十多本,每一本都是经过他精心包装的。那时候,他最怕的就是别人糟贱他的书。我听两位老人自己聊过:雪苇从来不敢惹冯韧生气,因为冯韧有一个绝招,急了就去糟蹋他的书,所以他很“害怕”。大约组织上也很了解他的这个优点,流放期间还把他安排在图书馆工作。我后来常常想,如果那几年他不是在图书馆,在与外界基本隔绝的情况下,他会怎样的痛苦?那个年代,人人自危,用刘老的话说,谁都希望“纯化”自己的形象。象他那么一个自认为是最清白的革命者,只因为同胡风工作上的关系,尚且付出如此高昂的代价,他怎么敢和别人交往,又怎么不理解他人的冷漠呢?我记不清他是何时到图书馆的。但是,在涿鹿县图书馆,刘老是找准了自己的位置的。他把自己的爱好和组织的安排,以及党对自己的考验,融在了一起。他坚持默默无闻地工作,他主动提出让他把书库的图书,按照科学的分类重新整理。那时候,别人上不上班,他管不着,但他相信他一个人可以完成这件事。对他来说,书是文化遗产,凡是已经出版了的,都应该作为历史妥善保存。哪怕是文革期间出版的很多没有多大价值的书,都被他悉心的爱护收藏着。他常常要我多读书,既给我推荐过不少好书,如《基督山恩仇记》、《鲁宾逊漂流记》、《复活》、《伊加利亚旅行记》、《外国理论家作家论形象思维》等等,又告诫我一定要博取众长,不要偏食。他说“凡事只要不是毒药,做一点总比全不做强”。至于读书的经验,除了“刻苦”二字,他没有告诉过其他。在他的指导下,我曾经集中三个月的所有空隙时间,认真读完了《资本论》(第一卷),光书签就做了600多条。他后来给我寄的书,多数是文艺理论方面的,如《中外作家谈创作经验》、《文学评论》、《新文学史料》等,有些书,也许是他多余的,也许是有意让我看点杂书,他也寄来,如《金陵残照记》五册全本,《延安马列学院回忆录》等。这些书,都有他亲署的名字,或者是用红笔圈出的文章。可惜因为搬了几次家,有的书和信件已经丢失,实在令人遗憾。
(未完待续)

(作者系水城县人武部原政委)




::2006年第四期 内容::

刊首寄语
大政方针
治市方略
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专栏
本市要闻
企业天地
凉都论坛
党建之窗
乡镇巡礼
工作研究
热点关注
文化广角
近期干部任免
群 言 堂
他山之石
《太阳石》副刊
本刊特稿
时代先锋
调查研究
历史长廊
凉都纪事


本刊顾问
  辛维光  廖少华
  易胜金  周庄生
  徐宏松  张选进
  李彦芬  何 冀
  黄 金  陈亮贵
  徐毓贤  杨明达
  朱绍伦

编委会主任 唐方信
   委员  时宏国
       王瑞明
       刘 睿
       马 勇

编辑出版 当代六盘水编辑部

地 址: 六盘水市委大楼四楼

电 话: (0858) 8264286

 


制作单位:新华社贵州分社   中共六盘水市委宣传部
地址:贵州省贵阳市北京路19号
联系电话:0851-6909709 6909713 广告:0851-6909713
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