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贵州频道
贵州频道 返回首页
>>正文

麻雀也能飞上天——俱乐部选手登顶全运会山地自行车赛

2021-09-22 09:41:24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社西安9月21日电(记者李浩、陈地)21日,在陕西省黄陵县举行的第十四届全国运动会山地自行车比赛中,上演了历史性一幕:贵州轮迹自行车运动俱乐部选手米久江第一个飞驰过终点,夺得男子金牌。他的队友陈科宇获得季军,卫冕冠军吕先景位列第二。

  9月21日,贵州轮迹自行车运动俱乐部车手米久江在比赛中。新华社记者 侯昭康 摄

  本届全运会山地自行车比赛在位于陕北地区南缘的黄陵国家森林公园举行,赛场依托山地、丘陵、河谷等多种地貌设计了爬坡路段、砾石路段、森林路段等,赛道既有盘旋起伏的碎石坡道,也有木质平台与陡坡,集速度与技巧的挑战于一身。不少运动员和教练在前几日训练中表示,这次赛场难度比国内一般赛场都要大,很有挑战性,香港队女运动员关旨君就在训练中摔伤,提前告别赛场。

  上午9时,日出渐高,云雾散尽,飞鸟低翔,男子项目鸣枪开赛,29岁的米久江在第三圈反超此前一直领先的卫冕冠军吕先景,并将领先优势保持到终场,为贵州收获一枚宝贵的金牌。他的队友陈科宇获得季军,来自贵州的轮迹自行车运动俱乐部成为全运会山地自行车赛的最大赢家。

  9月21日,车手们在比赛中出发。新华社记者 侯昭康 摄

  四年前的第十三届全运会,山地自行车首次向业余选手敞开大门。米久江当时是仅有的五位“草根”选手之一,以个人身份参赛的他最终以第18名的成绩完赛。

  本届全运会,以俱乐部和个人身份参赛的运动员更多了。米久江此次代表贵州轮迹自行车运动俱乐部,过去几年里他进步明显,2019年还入选亚洲山地车锦标赛国家队大名单。

  赛后谈及夺冠,他兴奋地说:“梦想总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为了这个梦想,米久江付出了太多努力。

  大学毕业后米久江考取了教师资格证,本来都要去家乡的中学签约教书了,最后时刻还是选择了自己热爱的体育事业,先后在攀岩等多个户外项目摸爬滚打,直至2016年底才开始专门从事山地自行车。

  彼时,米久江的心愿是想追赶贵州“业余车王”陆正虎的风采。后来,陆正虎成为米久江的教练。

  9月21日,冠军贵州轮迹自行车运动俱乐部车手米久江冲过终点。新华社记者 侯昭康 摄

  那些年,俱乐部的后勤保障还不完善,甚至没有队医。陆正虎说,米久江曾在训练和比赛中扭伤了脚,肿得鞋都穿不进去,就去厕所冲凉水,只要还能骑,硬着头皮也要上,这不仅是米久江的梦想,也是他的全部。

  曾经,米久江也打过退堂鼓,觉得业余选手路太窄,发展受限,前途暗淡,因而有过开一家农场的打算,也因此,圈内好友亲切地称他为“米老板”。

  如今,荣获全运会冠军的“米老板”不用再为前途发愁了。

  陆正虎则朴素地将此归因于“国家体育总局、省体育局太支持我们业余选手了”。2018年3月,贵州省体育局和贵州轮迹自行车运动俱乐部联合组队,共同探索专业队俱乐部共建的模式。陆正虎说,现在山地自行车正处于历史最好的大环境,“米久江和陈科宇也替我完成了梦想”。

  9月21日,冠军贵州轮迹自行车运动俱乐部车手米久江(中)、亚军云南队车手吕先景(左)和季军贵州轮迹自行车运动俱乐部车手陈科宇在颁奖仪式上。新华社记者 侯昭康 摄

  麻雀也能飞上天。

  也正因此,年仅20岁的会计专业大学生陈科宇才能获得“做梦也不敢想”的季军。完赛后,陈科宇喜极而泣,将头埋在车座呜呜地哭个不停,直至登上领奖台,这个害羞的大男孩还在抹眼泪。

  贵州轮迹自行车运动俱乐部教练易健说,陈科宇虽然仅仅训练两年,但付出巨大,冬训最多一天要骑行200公里,七八个小时不停歇,渴了饿了,就边骑边喝点水吃两口面包,常常累到呕吐。

  走下领奖台的米久江和陈科宇被人群团团围住,俩人非常享受这种成功的感觉,不厌其烦地签名、合照,害羞地忍不住笑。

[责任编辑: 刘菲 刘昌馀]

相关阅读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8874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