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贵州频道
贵州频道 返回首页
>>正文

一株山野菜的梦想之旅:我从山中来 蝶变闯世界

2021-08-10 09:38:00  来源: 贵州日报

一株山野菜的梦想之旅:

我从山中来 蝶变闯世界

  吹着山风,听着鸟鸣,喝着雨露,以前的我,“小日子”虽美好,但也和山林野草一般,不为人知。

  接受人工驯化,端上高端酒店餐桌,远销迪拜,现在的我,蝶变之后身价倍增,闯入了广阔的世界。

  我是一株山野菜,长在黄平县,这里四季分明,气候温和,雨量充沛,境内生长有野生植物近3000种,我们山野菜“家族”也十分庞大,富贵菜、高钙养心菜、枸杞叶、紫背天葵、藜蒿、荠荠菜、冰菜……这些,都是我们山野菜“家族”里的一分子。

  其实,大家以前对我和我的“家族”了解得不是很多,因为我们藏于大山,很少被人认识。时令季节时,我们才有小部分被采撷,端上本地人的餐桌。

  我们能有机会到外面的世界“闯一闯”,还得感谢一个人,她就是黔东南六源鲜绿色餐饮管理服务有限公司董事长程太芝。她曾在黄平县城开了一家颇具规模的餐饮店,为打出特色,想到了我们山野菜。

  口感清脆鲜美、药食同源有较好的医疗保健功效,这些都是我们山野菜的优点,但因为我们是在山林里自由生长,在保质保量上满足不了餐饮店的需求。

  程太芝因此萌生了自己种山野菜的想法,2018年,她在黄平旧州大坝成立了野菜种植专业合作社,流转了100多亩土地用来种植山野菜。

  从山里到田里,自带“野”性的我们不会那么容易被驯化。比如比较受市场欢迎的富贵菜,最开始被大面积人工种植时,成活率不到10%。后来程太芝她们才知道,富贵菜有两三个月的时间,是不能扦插的,那段时间是在生殖生长。

  与我们打交道多了,大家对我们的了解也越来越多。基地得到了省农科院,州、县农业部门等多方技术支持,我们也渐渐适应了田里的新环境,长势越来越好,规模越来越大。

  如今,我们生长的基地已扩大到了1600亩。基地里,野生蔬菜扦插苗母本源区、大棚育苗区、鱼菜共生区等区域整齐划分、标准规范。基地还以“龙头企业+基地+农户”的合作模式,将农户收益和产出效益挂钩。通过黔东南六源鲜绿色餐饮管理服务有限公司的带动,野生蔬菜产业已让120余人实现了稳定就业。

  山外的世界真的很大,我们去到了北京、上海、深圳等地,甚至还到了遥远的迪拜,大家都还挺喜欢我们的。如今,我们的身价可不低,产地批发价格为每公斤8至34元,我们“家族”的双叶紫苏,一张叶子都能卖到0.5元,主要被用于高端料理的辅助配料,订单大都来自一二线城市的高端酒店和餐饮店。这些天,黄平县旧州镇川心村野菜基地里,每天运出几千上万斤山野菜,市场供不应求。

  我这株从山中来的小小山野菜,摇身一变,成了一项富民产业,还翻山越岭去了大城市,出了国,这是做梦都未想过的事。

  现在,黄平县对野生蔬菜产业的发展有了更清晰的规划,将从横向和纵向方面同时推进,以野菜为亮点,以餐饮为载体,以康养为核心,以黔菜为灵魂,通过“种、养、加、食”,将野生蔬菜的功效充分激发出来,深加工做成面条、面点、糯米粑、茶点等衍生产品。与此同时,黔东南六源鲜绿色餐饮管理服务有限公司还在省内发起成立了野菜产业联盟,共同打造贵州野菜品牌,目前全省已有12家农产品企业加入。

  这还只是开始,未来,我的梦想之旅必定会更精彩。(记者 陈丹 余光燕)

[责任编辑: 邓娴 栾小琳]

相关阅读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746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