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贵州频道
贵州频道 返回首页
>>正文

茅台为什么那么“香” 酒师严刚的故事就是答案

2021-04-30 18:50:16  来源: 新华网

茅台酒厂厂区一角。新华网发

  新华网贵阳4月30日电(卢志佳)茅台为什么那么“香”?当然离不开赤水河流域的优质原料与微生物环境,也离不开端午制曲、重阳下沙的天时密码。天时地利之外,更少不了茅台酿酒人品质的执着追求,时代变幻,匠心未改,才让今天的酱香得以香传四海

  下沙、造沙、摊晾、起堆、堆积发酵、蒸馏取酒……在茅台酒厂一线车间制酒35年的酒师严刚已经对这套流程的每个细节都烂熟于心,这是35年日复一日劳动留下的深刻烙印。

  “人活一辈子就像酿一回酒,从端午制曲到重阳下沙,要经历30多道工序,165个工艺环节,每一个工艺环节都要认真对待,马虎不得。”回望来路严刚更愿意用“认真”二字,作为职业生涯的注解。茅台为什么那么“香”?严刚的故事,是答案。

严刚军旅照。新华网发

  战场上的“小茅台”

  从一名普通酿酒工人奋斗到首席酿造师,严刚工作中的这份严谨与刚毅,离不开军旅生涯的锻造。

  1978年,19岁的严刚参军入伍,并很快随部队来到战场。远离家乡亲人贴近真实激烈的炮火硝烟年轻的严刚难免紧张。

  为了消除严刚的不安,班长王金保常常主动与严刚一起聊天开导。“‘小茅台’,凯旋后你要请我喝茅台酒哈。”“小茅台”是王金保给严刚取的外号,王金保大他5岁,得知严刚来自茅台镇后,就一直这么叫。

  “班长常常对我说,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这句话我一直记在心头。”班长的教导部队的磨练,养成了严刚认真、执着、坚韧的性格。

  没想到,两人的交集仅仅维持了几个月。1979年2月底,严刚所在部队参加了一场激烈的高地争夺战,战斗打得非常激烈。突然间,一发炮弹飞向部队隐蔽处,严刚还没反应过来,王金保就一把推开了他。爆炸过后,严刚看到班长已倒在血泊中,胸前全是鲜血,再也没有醒来。

  “整整42年了,我没有一刻忘记过我的救命恩人,我的老班长。”

  回想故人往事,严刚满眼泪花。“班长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也给了我一辈子的激励,如果做不好工作,完不成任务,搞不好质量,我就对不起他。”每每想到班长严刚都深感重任在肩,几十年如一日的兢兢业业,既是工作赋予的责任,更班长刻骨铭心的精神感召。

严刚的老班长王金保遗照。新华网发

  酱酒车间里的“拼命三郎”

  1983年,退伍后的严刚回到家乡,辗转当过木工、砖工、石匠,拉过板车还卖过冰棒,挤在一个三十几平的小屋里,日子过得很吃力。

  1985年,严刚有幸进入茅台酒厂成为一名普通酿酒工彼时茅台酒规模很小,只有3个制酒车间,效益不算太好,但严刚觉得,和之前的日子比起来,和牺牲的战友们比起来,自己已然很幸运了。严刚特别珍惜这份工作暗下决心要把生产搞好

  “我从小在茅台长大,但是没有进入过生产车间。那时候路过厂区,每天都闻到一股很香很香的茅台酒味,但是不知道茅台酒是怎么烤出来的。”为此,严刚虚心地向酒师和老工人学习茅台酒传统生产工艺,和他们一起下窖。

  好记性不如烂笔头严刚特意买了很多笔记本天天记师傅们干的活。下沙第一天开始润,要投好多桶水,投水间隔好多时间,高粱蒸没蒸到位粮堆润没润好。这一切,严刚都悄悄记下来,“基本上每个轮次要记两三个本子。”

  同事眼中严刚一直是个“拼命三郎”。1993年,严刚调到新建的制酒四车间任17班班长,新班组的窖池生产环境不理想,要想保证生产质量,只能到2公里外的制酒一车间搬运老窖底醅和窖底水才行。

严刚获颁贵州省五一劳动奖章。新华网发

  严刚和酒师二话没说,在半个月中利用每天的休息时间,顶着烈日用独轮车一车一车地将重约4吨窖底醅和1吨多的窖底水推回班组。

  当时正值七、八月份,是茅台酷暑高温时节,搬运工具是独轮手推车,而且来回近4公里的碎石路,火辣辣的太阳烤在身上,独轮手推车在坑坑洼洼碎石路又不好操作,每天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

  付出总有回报。严刚笑道,班组当年实现了新投产班组的“产、质双丰收”,“还获得了外出参观学习的奖励。”

  2001年,严刚在制酒六车间工作。一天,他因疲劳过度晕倒,尖锐的瓷砖棱角,在他的手掌至手腕间划出一道十几厘米的大口子。

  “在医院缝了几针,又包扎了起来,痛得很恼火”,严刚说,但当时正值五轮次酒生产的紧要关头,“片刻不能耽搁,丝毫不能马虎”,就这样吊着手腕坚持下来。那一年,严刚所在的班组产量、质量成绩不但在六车间获得第一名,在全厂也是第一名,这个数据至今还没有任何班组打破纪录。

  由于在一线工作的几十年里综合产量质量排名是全厂前列在生产工艺改进上有重大贡献,还在厂里带出了一大批好徒弟2016年底严刚被茅台聘为“首席酿造师”这是一名在职酒师的最高荣誉

严刚与同事交流制酒工艺。新华网发

  “严师”出高徒

  酱酒行业历来重视师徒关系传统的技艺世代传承,并经过不断的改进、创新、完善形成了一套口传心授、师徒传承的机制。    

  严刚手中掌握的精湛技艺以及独特的人格魅力,让厂里的年轻人都想学个一二,但想要当他的徒弟,并不简单。严刚收徒是全厂公认的“严”,既考察技术,更考验人品大徒弟王宗良1993年进厂后就表示想拜严刚为师,后来两人阴差阳错竟成班组搭档,严刚当酒师,王宗良当副班长,他们形影不离达3年多时间,严刚通过其人品、性格多方考察后才收王宗良为徒。三徒弟石玉权2001年进厂后和严刚成了同事,他一直想拜严刚为师,直到2009年自己也当上酒师后,才有底气找王宗良当介绍人,结果严刚也观察考验了3个月才把石玉权这个徒弟收下。四徒弟周岐毅与严刚有着共同的当兵经历,2009年他被调到十四车间和严刚同一幢生产房,两人很聊得来,但是直到2018年严刚才正式把周岐毅收下,长达9年的“考察期”里,严刚一直在指导周岐毅,直到周岐毅多方面的表现都让他满意了,才正式成为“师徒”。

  如今,严刚已经收了26个徒弟,而他们也在严师的教导下成为各自车间的顶梁柱。“工作中没有将就、差不多这类词语。差之毫厘,失之千里。不要因为有经验就轻科学,无论是谁都必须要用数据说话,因为酿酒容不得丝毫偏差。”严刚总是这样地对徒弟们说。

严刚在车间品尝轮次酒。新华网发

  前所未有的“荣休仪式”

  4月14日,茅台集团为首席酿造师严刚举办荣休仪式,并授予他茅台首位“终身名誉酿造大师”称号——这是茅台对技术专业人员的最高礼遇,也是茅台工匠的最高荣誉。

  荣休仪式上严刚湿了眼眶。“回望我的大半生,内心有酸涩也有慰藉;有低落也有鼓舞,更多的是感恩和感谢。”在这位年过花甲的老人看来,自己仅仅是尽职尽责地做好了本职工作,茅台酒厂却给了他意料之外的无上荣誉。

  这场前所未有的荣休仪式,也折射了新时期茅台集团的人才观茅台发展离不开广大工匠队伍,正是一代又一代茅台匠人的精益求精和追求卓越,才能够取得今天的辉煌成果。“我们举行荣退仪式,既是表达对严刚同志的敬意和感谢,也是表达对历代茅台工匠的敬仰和感恩。”茅台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高卫东如是说。

  从一个普通酿酒工人成长为茅台首席酿造大师,严刚用了30年时间。几十年辛勤劳作严刚掌上的老茧如铜钱般厚实,手背皲裂粗糙像树皮就是这双手,用坏了上百把的铁锨,推行了上百公里的独轮车,提坏了上百个簸箕,还有无数次手伸进糟堆里感受温度湿度,酿出了数不清的美酒。

严刚在制酒车间工作。新华网发

  如今退休了严刚仍然离不开钟爱的制酒工作,他还会走进车间,蹲在堆子前,用手伸进去抓起一把酒糟,搓开来闻一闻、看一看。他还会走进班组小酒库,舀起少许刚出炉的基酒,观色闻香尝味。他也会利用空闲时间,去到茅台学院,为年轻的学子们授业解惑。

  一如当年那独轮车一车车推来的老窖底醅和窖底水,在新窖里投入又一个酿酒季,严刚的人生,也走进了一段全新的轮回里。

严刚在制酒车间工作。新华网发

[责任编辑: 栾小琳 刘菲]

相关阅读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3978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