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贵州频道
贵州频道 返回首页
>>信息展播>>正文

遵义茶事| 泡一壶绿茶等你

2021-04-09 18:45:12  来源: 遵义市委宣传部

  清明过后,仍有些轻寒,任布谷鸟声声呼唤,太阳总是藏在浓雾后面不肯露面。但是草木知春,早就按捺不住荡漾的春心,急急的把自己的心事绽放在枝头,任山风抚弄,任蜂蝶采撷。

  在这个“绿遍山原雨如烟”的季节,揣一怀湿淋淋的心情,与春天相约,与绿色相约,到凤冈一个叫仙人岭的地方去听雨、去品茶、去读绿。同去的是几位喜欢汉服的朋友,她们身着汉服,华丽而优雅、古典而大方。虽然不甚轻盈,但是长裙拖地、宽袖飘然的汉唐气息,让人觉得她们就从未央宫来,从大明宫来,她们的后面跟着汉武帝与阿娇,跟着唐明皇与杨贵妃……

  这里的茶树并不是想象中的一片茶海,没有碧浪翻涌地向远处铺去的风景,而是让茶林与松树林相互交错,联袂出场,一起用生动和美妙注解着这里恣意的绿。茶林中的紫玉兰开得奔放,不甘寂寞地用另一种颜色渲染着春天的多彩。刚进茶区,一个叫“九堡十三湾”的地名一下子吸引了我,好暖心的地名,我急急地登上一座观景楼,四面张望,想找到“九堡”在哪里,“十三湾”在哪里。可是,我伸酸了脖子也没看出个眉目来。同行的朋友告诉我,犯了“只缘生在此山中”的错误,需去一个叫仙人岭的山上,凌高一览才能读懂大山的奥妙。

  正欲上山时,一阵小雨戏耍我们一样,从松林那里沥沥而至,与一行行茶树耳语一阵后,又悄然退到大山里了。我们担心雨会再来,便选择在一家茶庄坐坐,这家茶庄很古典,青瓦、曲廊、围墙、木楼,院子里铺着规则不等的青石板,石板之间的缝隙里,青草在春雨的怂恿下争着探出头来,形成行行的绿色条纹。青石与绿草,分别用两种颜色忘情地在院子里拥抱着。

  墙角的一株月季花,枝蔓交错,顺着围墙向上攀爬,花开得正灿烂,微风吹来月季摇曳不止,一树的露珠纷纷坠地,不由得叫人想起“大珠小珠落玉盘”的古诗句。我们彼此无言,顺着长有青苔的石阶而上,推开“吱嘎”轻响的木门,进入到木房里的茶室。

  主人刚把茶沏上,雨就尾随而至,这雨来得快很有个性,给逶迤的大山来了个倾盆淋浴,大雨落在茶庄的瓦片上“啪啪”直响,如注的雨水顺着屋檐流下,溅起大朵大朵的水花,顷刻间沁心的凉意把空气浸得润润的,远山亦消失在朦胧的雨雾中。

  女主人衣着素净,脸上的笑浅而甜,右手缠着一串檀香木制作的小粒佛珠,在她白嫩的手腕上显得十分发亮。她优雅地将高脚玻璃茶杯端放在客人面前,泡的是绿茶,茶叶就来自于我们眼前的这片茶园,在开水的浸泡中茶叶慢慢舒展开去,沉下又浮起,享受着舒展带来的惬意。大家一边品茶,一边望着大雨掠过茶林的景致,看着墙角的月季花在骤雨中纷纷飘落,殷红的花瓣随着水流在院子里洄游几圈后,向着墙外流去,向着远处流去。大家都抱膝静坐,感受着雨与茶给我们带来的遐想与思考…….

  由于下雨,屋里显得有些暗,同行的朋友正欲起身开灯时,女主人却伸手示意后说:“这暗淡得刚好。”说罢,又给大家加上了开水。她或许习惯了守着这份暗淡,人到中年,生活的调子都慢下来了,习惯远离一些明亮的东西,守着这份淡然,伴着一堆旧书和过去,闲看落花静品茶。大家就在这份难得的幽静中开始欣赏茶叶与开水的舞蹈,茶叶是来自于旷野的精灵,那怕变成枯干的茶叶,一旦与水进行拥抱,它将继续演绎着绿色的传奇。

  大家边喝着绿茶边惊叹三芽连体的独特茶型,女主人见罢,给我们说三芽连株的茶型是她们茶庄的独创,定型后的三芽连株茶叶通过开水的浸泡,就会慢慢舒展成旗帜和长枪的形状,正中一芽始终直立着犹如一杆阵前的长枪,下面两芽的叶面则要宽一些,则是两面挥舞着的旗帜,所以定名为“旗枪绿茶”。女主人很会说话,她总将茶与土地、人生、生命联袂在一起进行解读,让人在轻啜慢品间会想起很多茶以外的人与事。她说话时双手总是优雅地舞动着,犹如一位音乐指挥家,投入地指挥着一曲憾人心弦的大地之歌,听众除了我们,还有门外不停的雨和朦胧的远山……..

  女主人说喝茶要喝绿茶,茶乃草木不能没了绿色,人在草木间,品茶就是通过茶叶的香味,去感觉绿色的美妙和大自然的芬芳。几杯绿茶过后,我们与她聊了很多,聊陶渊明和苏东坡,聊李叔同和沈从文,聊佛法和道义,聊《道德经》和《心经》。“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大家轻声诵起《心经》,袅袅之音,让人觉得这里的一切已处在一片云雾之中。

  雨停了,女主人主动带我们上山,车子穿过一片茶林后,从一个古朴的村落后面顺山而上,上山的路又陡又窄,只能容得下一辆车通行。上山后我们将车停放在一个山弯里,步行穿过一片幽深的松林,松枝间的红嘴喜鹊上下跳跃,长长的尾巴在它“喳喳”叫声中,很有节奏地翘动着,红嘴喜鹊不停的跳跃使树上的水珠和松针“籁簌”落下。地面早就积上了一层厚厚的松针,偶尔还看见几朵红头小菌,在松针间伸出头来偷听松林的心事……

  爬到山顶,站在仙人岭的观景台上,一览山下,一切都在飘浮的雨雾中时隐时显,女主人指着山下,像一个画家在四处点画,山下世界如一幅偌大的淡墨山水画,古意横生,恣意漫开。山风吹来,几位身着唐装朋友的长袖宽襟凌风飞舞,像敦煌的“飞天”轻盈而飘渺。女主人的落地衣衫和长发也翩翩起舞,她手指山下娓娓而道:那里叫“九堡”、叫“十三湾”、叫“酥麻凼”,叫“仙人湖”……

  一行白鹭向着远山飞去,不觉间暮色渐降,大家开始踩着薄暮下山了。临别时,女主人浅浅一笑后说:“我家就住在前面那个茶庄,你们随时来,我都泡一壶绿茶等你。”

  泡一壶绿茶等你,等你我再来这里读清风明月,读高山流水……

  作者简介

  胡启涌,仡佬族,贵州省凤冈县人,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贵州省文史馆文史研究员,凤冈县作协主席,现工作于凤冈县公安局。在《散文百家》《人民日报》《农民日报》《贵州作家》《贵州日报》等发表作品若干,多次获奖。出版有文集《我走我路》《凤冈儿女的抗战记忆》《记住》等五部。

[责任编辑: 栾小琳]

相关阅读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3120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