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贵州频道
贵州频道 返回首页
>>正文

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 |一座楼·一棵树·一个光辉时刻——遵义会议会址的红色故事

2021-02-09 22:47:59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社贵阳2月9日电 题:一座楼·一棵树·一个光辉时刻——遵义会议会址的红色故事

    新华社记者李自良、李惊亚、刘智强

    “这棵树是遵义会议纪念馆里唯一一个‘活着的文物’了。”67岁的“树医生”张本光说。

  贵州省遵义市红花岗区子尹路96号的遵义会议会址,一座灰白相间、中西合璧的砖木结构二层小楼,东侧一棵高10余米的大槐树,几乎在所有有关会址的图片、镜头中都可以看到它们相依相伴的身影。

  一座楼,一棵树,风雨同舟80多载,见证了无数重大历史时刻,它们的故事,三天三夜都讲不完。

  这是1月27日拍摄的遵义会议会址。新华社记者 欧东衢 摄

  1934年底,中央红军进入贵州境内,1935年初强渡乌江后,攻克黔北重镇遵义,1月15日至17日,红军在黔军军阀柏辉章的公馆里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集中全力解决当时具有决定意义的军事和组织问题,即后来闻名中外的遵义会议。

  “柏辉章是国民党黔军第二十五军二师师长。20世纪30年代初开始建造的柏公馆,用料很讲究,比如花窗、彩色玻璃等,在当地很罕见,据说很多都是从上海专门运到遵义的。”田兴咏说,“柏公馆建了大概一年多,成为遵义城首屈一指的建筑,房子旁边种了棵小槐树。”

  柏辉章公馆当时在遵义城内无人不晓,红军到达遵义城之后,柏辉章家人吓得逃跑了,红军总司令部驻扎了进来。

  踩着木楼梯来到二楼的一个房间,地面铺着红木地板,天花板上吊着一盏煤油灯,中间放着一张长方形的桌子,椅子围成一圈。

  当年,20名参加者,在这间仅有27平方米、用油灯照明的小屋里,作出了让中国革命转危为安、转败为胜的伟大抉择。

  这是1月26日拍摄的遵义会议会议室。新华社记者 欧东衢 摄

  会上,毛泽东作了长篇发言,对博古、李德在军事指挥上的错误进行了切中要害的分析和批评,并阐述了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战术问题和当前应采取的军事方针。他的发言得到了包括朱德等在内的绝大部分人的支持。

  会议作出了“选举毛泽东同志为中央政治局常委”等重要决定,实际上确立了毛泽东同志在党中央和红军的领导地位。《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高度评价遵义会议,称之为“在党的历史上是一个生死攸关的转折点”。

  “群龙得首自腾翔,路线精通走一行。左右偏差能纠正,天空无限任飞扬。”新中国成立后,朱德的一首《遵义会议》诗作,道出了转折后他的欢欣鼓舞。

  遵义会议在每一位经历者心中都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他们当中许多人都在讲话和著述中多次谈到遵义会议。

  1月28日,“小小红色义务宣讲员”张瑞凝(前)在遵义会议纪念馆内为参观者解说。新华社记者 欧东衢 摄

  多少年后,朱德的夫人康克清清楚记得的,还有会址外的那棵小槐树。

  20世纪70年代,田兴咏为了收集长征资料,来到北京采访康克清。

  “康大姐说,召开遵义会议时,她居住在二楼一个房间里,打开窗子,外面有一棵碗口粗的小槐树。”田兴咏说。看到它,就像看到了生机。

  记者登上遵义会议会址主楼二楼,站在位于东侧的“朱德、康克清住室”走廊上,可以看到,走廊护栏与大槐树树干距离很近,散发的大槐树的枝条,来客甚至伸手便可够到。

  据统计,1970年以来,遵义会议会址接待中外游客近9000万人次,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在这里聆听红军生死转折的故事,了解到这座小楼非凡的意义。但很少有人知道,这棵大槐树同样具有重要价值。

  “这棵槐树就是一棵有生命的文物,是中国共产党革命转折的见证者。当人们看到这棵树,就会想起那份记忆,深受感动。所以我对它情有独钟,很珍惜它。”和古树名木打了一辈子交道的张本光说。

  2003年,大槐树树干上因细菌引发长了一颗直径45厘米的“恶性肿瘤”,张本光果断决定用斧头切除,共修补了7处地方。切除“肿瘤”后的大槐树,生长得更加枝繁叶茂了。

  “这些年来,大大小小的病虫害它都遇到过。”张本光说,“就像一个政党,发展道路上也会碰到各种问题,关键是要向恶疾亮剑,对病灶开刀。”他拿着枝剪、铲子等工具,一面为大槐树清理青苔、修剪枝条,一面对记者说。他会定期来会址,义务为大槐树做“体检”,以预防病虫害。

  1月27日,67岁的“树医生”张本光在养护遵义会议会址前的槐树。新华社记者 欧东衢

  岁月如梭,80余载时光,无论经历多少风风雨雨,哪怕风高浪急,共产党人的信仰坚如磐石,信念的力量驱动着他们乘风破浪。

  “要让‘干人’(穷人)过上好日子!”在遵义农村的一些老建筑上,这样的标语依然清晰可见。在遵义会议纪念馆里,也有这样的类似标语。在那些战争岁月里,每到一地,红军都要打开地主、富户的粮仓,把粮食分给那些被反动派榨干了的穷苦百姓。

  遵义会议后,面对国民党军队重兵围追堵截,毛泽东等指挥红军在川黔滇万水千山间纵横驰骋:四渡赤水、虚指贵阳、威逼昆明、巧渡金沙江……他们为之抛头颅洒热血、矢志不移的崇高理想,就是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

  一代代共产党人,将信仰的旗帜高高举过头顶,将必胜的信念牢牢埋在心底。

  英雄的精神在红色土地上绵延,在新的战场上传承,书写着穿越时空的信仰答卷。

  距离遵义会议会址100公里的播州区平正仡佬族乡团结村,共产党员黄大发自20世纪60年代起,带领200多名群众,历时30余年,靠着锄头、钢钎、铁锤和双手,硬生生在绝壁上凿出一条长9400米、地跨3个村的“生命渠”,结束了当地长期缺水的历史,被称为“大山里的愚公”。

  黄大发在巡查水渠途中,身旁就是悬崖(2017年3月24日摄)。新华社记者 刘续 摄

  在脱贫攻坚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上,如今的共产党人同样斗志昂扬。

  据统计,党的十八大以来,遵义市累计减少农村贫困人口151.38万人,先后实现8个贫困县脱贫摘帽、871个贫困村出列,撕掉了千百年来的贫困标签,书写了新的转折。

  “遵义人民以实际行动告慰长眠在这片土地上的英灵。”遵义市委书记魏树旺说,遵义会议精神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的宝贵精神财富,也始终是遵义人民战胜困难、走向胜利的精神力量。

  如今,游客来到会址参观会发现,小楼旁的槐树不止一棵,而是两棵了。20世纪80年代,大槐树的一颗种子落到树下泥土中,慢慢生根发芽,如今也有10米高了。两棵槐树生长方向正好相反,慢慢地,竟然形成一个“V”字形。

  “‘V’字象征着中国革命必胜,中国新的百年必胜。”张本光说。

  如今,站在大槐树下,用手指比一个“V”字,与会址合影留念,已成了不少年轻游客“打卡”会址的流行拍照姿势。

  胜利在来时,胜利在当下,胜利在前方,似乎已成为属于这座楼与这棵树的特殊符号和专属意义。

 

[责任编辑: 刘昌馀 谢素香]

相关阅读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087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