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贵州频道
贵州频道 返回首页
>>信息展播>>正文

他随身携带5部手机 热心助老三十余年

2020-12-31 18:19:19  来源: 红花岗区委宣传部

张长文和他随身携带的手机

  “长文,我的电视机打不开了,你来帮我看看。”

  “长文,我家的电灯坏了,你一会帮我换一下嘛……”每天,这样的“求助”电话,张长文要接到无数个。

  “要得,我一会就来。”无论是谁,无论何时,张长文只要接到电话都是毫不推辞,并第一时间赶去帮忙。

  在贵州省地矿局一零六地质大队的家属院里,人们时常能看见张长文的身影。身着深色外套,肩挎黑色小包,包里装着的是5部手机。该家属院位于红花岗区忠庄街道南岭居,据南岭居居委会主任陈昌庆介绍,一零六地质大队家属院是典型的老旧小区,除了房屋老旧、设施设备简陋以外,老年人也多,且子女大多不在身边。

  “今天只带了3部,还有两部在家里充电。”

  “为什么平时要随身携带5部手机呢?是不是针对的人群不一样?”

  “不是的,就是为了方便大家找我。除了有一部是以前做工程的业务电话外,另外4部都是大家平时找我帮忙能打通的电话。主要考虑的是怕老人打过来占线,或者手机没电,还有就是在有些偏僻的地方没信号,所以我移动、联通、电信的电话都有,保证他们随时都能找到我。”

  当兵出身的张长文今年已经快60了,但看起来仍然精神矍铄,说起话来中气十足。如果他自己不说,从外表看完全看不出是一个身患肺癌近30年的病人。

  “我知道自己得肺癌的时候我没哭,但是家属院里的老人到病房看我,一个个抹眼流泪的样子把我弄哭了。”

张长文接受采访

  二十多年前,张长文还是一零六地质大队的一名在岗职工,负责管理通信,那个年代电话还没普及,家里的人想要和在外的亲人联系是很难的。人们就常常到张长文的办公室打电话,每次张长文都是热情接待,从不嫌麻烦,一来二去,便和大家熟了。后来,乐于助人的张长文也会主动去帮助院里的老人解决一些生活上的困难。

  但命运常常爱和善良的人开玩笑,被诊断出肺癌时,张长文才刚刚三十出头。身患肺癌能存活的几率很小,住院期间,院里的老人都担心不已,集体去医院看望他。老人们纷纷找各种偏方,试图能给他的病情带去一点帮助,有的还给他送去珍贵的中药材。

  “他们就像亲人一样担心着我,内心很温暖也很感动。”提到这里,张长文的眼眶微微泛红。

  回忆起那段患病的经历,张长文的言语之中没有抱怨,更多的却是感恩。

  “单位是在尽全力去帮助我,领导还宽慰我该买什么药就买,好好治疗。”张长文说那时候地质大队效益不好,他每月工资只有300多元,而他每天的治疗费用就超过了800元。

  幸运的是,经过治疗张长文的病情逐渐好转。但毕竟是大病了一场,因为身体原因他不得不选择病退。退休后,张长文始终保持着对生活的热情,一如既往的坚持着去帮助他人。

  今年80岁的付树聪老人是张长文常去关心照顾的老人之一。付树聪50岁时便瘫痪在床,子女都不在身边,平时的生活起居请了一个保姆负责照顾。30年来,只要一个电话,张长文总是随叫随到。除了帮忙换换灯、修修电器外,张长文还时常陪老人聊天谈心。

  为了方便不会存号码的老人打电话,张长文还做了许多名片,分发给辖区的老人。几十年来,他的手机号码换了几个,但是担心别人只知道以前的号码,张长文就把这些号码都用着。现在,无论哪家电灯坏了、电饭锅坏了、电视打不开、手机打不通、缺个零件等等,老人们总是会第一时间想到他,给他打电话。尽管4年前张长文已经搬离了地质队家属院,但是对于老人的需求,他依然是随喊随到。

  “我们社区的老人都信任张长文。最近我们辖区在搞老旧房屋改造,他主动来义务帮助我们。我们说不通的,只要他上门帮忙做工作基本都没问题。有的甚至直接把房产证、身份证都交给他,让他帮忙代办手续。”忠庄街道南岭居居委会主任陈昌庆说。

张长文同社区工作者一起到残疾老人付树聪家帮助办理房改补偿相关事宜

  “我是共产党员了嘛,是共产党员就要讲党性,不是共产党员要讲良心。”问其义务帮助社区做群工工作的原因,张长文如是回答。

  张长文不仅热心帮助其他老人,对自己的母亲,张长文也是极富孝心。他的母亲因为喜欢清静选择独居,他就坚持每天给母亲打一通电话,有空就去看望母亲,每周最少去两次。

  “他是家懒外勤,最大的爱好就是帮助别人,特别是帮助老人。”张长文的爱人罗桂仙如是评价自己的丈夫。

  “做这些事情能够帮助到大家,也能让他开心,对他的病情有好处,这就够了!”对于丈夫的“爱好”,罗桂仙也是十分理解和支持。(王予涵 陈同宇)

[责任编辑: 栾小琳]

相关阅读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933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