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贵州频道
贵州频道 返回首页
>>信息展播>>正文

福泉:“鸡司令”胡承华的“山野事”

2020-12-09 17:47:41  来源: 福泉市融媒体中心

    “咕-咕,咕-咕……”声响之处,不计其数的大鸡小鸡、红公鸡、麻子鸡如千军万马蜂拥扑来,春夏秋冬,一日三餐间,总有一个熟悉的身影穿梭在福泉市仙桥乡大花水村大山深处,山上的草棚俨然似一座固守山巅丛林的营寨,让大山显得神秘而森严。五年来,他把大花水村当成自己的家,为村民修路补路、建房修房、劝架化怨……只要他能做的,他决不推辞。为带动村民脱贫致富,他积极发展香菇、玫瑰花、生猪、草棚鸡等种养殖产业,几经失败、历尽挫折,却从不言弃,越挫越勇,而让他感触最深、付出最多的当数草棚鸡养殖,也因此,他有了“鸡司令”这一称号,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山野司令”。他就是仙桥乡大花水村驻村第一书记:胡承华。

    “保姆”兼“护卫”,这“鸡司令”称职

    2015年6月,胡承华来到省级一类贫困村仙桥乡大花水村任驻村第一书记,“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是他对当时大花水村最无奈的回忆。随着脱贫攻坚的深入推进,福泉市大力实施的村庄环境卫生整治、“五改五化五引导五教育”等工程取得明显成效,使得大花水村旧貌换新颜,告别了“灰土”和“稀泥”,也让“穿着拖鞋串门”成为了大花水村的“新时尚”。为此,广泛参与其中的胡承华深表欣慰,他说:“小时候的梦想就是出门到处都是水泥路,脚不沾泥,泥不沾身,而今,在我驻村的地方,这一梦想实现了,而且是在省级一类贫困村实现了,我感觉我们国家强大了,富有了。能够参与脱贫攻坚这场伟大的事业,我很骄傲、很自豪。”

    争项目修路、争资金硬化路,路、路、路,这个让胡承华最关心的头等大事经过五年的发展总算告一段落,而让胡承华最操心的事还是产业发展,在历经香菇、玫瑰花、姜粉加工等产业不温不火的失败后,胡承华没有被现实打败,他重拾信心,结合仙桥乡山多林多的地理特点选择了草棚鸡养殖。发展草棚鸡,首先得在山上把鸡养活,降低死亡率和天敌伤亡率,因为草棚鸡是大山上野养,而不是像其他养殖场那样进行笼养、圈养,没有可借鉴的模式和技术,为此,胡承华积极向市农工局专家及其它养殖户请教学习,亲自喂养,甚至于晚上守着鸡棚对鸡进行观察。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历经了寒冬与酷暑,如今的胡承华总算掌握了大山野养草棚鸡的经验和方法,现在还开始了育雏试验,打算成功后再购买孵化机直接在山上孵化,形成孵化、育雏、饲养一条龙的草棚鸡养殖体系,真正把草棚鸡养殖做大做强做出实效。

    为了草棚鸡的“一日三餐”,胡承华可谓是费尽了心思,既要原生态又要营养搭配均衡,啥时候喂,喂多少,他一点也不含糊,每当他往山里一站,拿着精心准备的鸡食,吆声一喝,漫山遍野的鸡就围着他争相取食、叽叽喳喳、言听计从,这时的胡承华俨然一副“司令”的模样,把一群草棚鸡管理得井井有条。他说:“这个草棚每年都要进行维修加固,不然鸡在里面待不住,容易冷死或者生病”。而为了抵御黄鼠狼、老鹰等天敌的侵扰,胡承华更是手段尽出,安装防护网、养殖鹅、放置跳舞人等等,凡是能想到了,他全部用上了,甚至于很多时候,看见老鹰飞来了,他对空长吼,威风凛凛地逼得老鹰一次次放弃捕食,就像一个尽职尽责的“私家护卫”一样,保护着草棚鸡的安全和生命。

    “管家”兼“销售”,这“鸡司令”给力

    草棚鸡养殖,最主要的是提高存活率,除了防疫和抵御天敌以外,胡承华还发现,对草棚鸡进行分群养殖也是很有必要的。为此,他通过“白天看,晚上听”的方式来区分哪些鸡弱小、哪些鸡健壮,然后在晚上的时候把鸡分到不同的草棚,这样减少草棚鸡之间的进食竞争和同类伤害,同时也把生病的鸡及时隔离出去,避免病患扩散,有效地提高了野养的成活率。

    为了把草棚鸡销售出去,胡承华可谓是下足了功夫,基本上是逢人必谈、逢人必推,他说:“在福泉举办的各类活动中,在我认识的亲朋好友中,甚至于逛商场的时候,我都会厚着脸皮给大家宣传草棚鸡,讲它的养殖环境,讲它的营养价值,开始有点不好意思,但经过几次成功推销过后,我却感觉到很光荣,很有成就感,而草棚鸡也变成了我的口头禅和话匣子。”同时,为了扩大草棚鸡的销售渠道,这个在大家眼里称得上是“糟老头子”的胡承华通过各种渠道学会了抖音并编辑视频,甚至于在直播间学直播,变身主播直播带货。此外,为了提高草棚鸡的知名度和影响力,2020年5月6日胡承华经过多方联系对接,邀请了“鳝家大娃”和“易老幺”两个网红利用抖音直播销售草棚鸡329只,价格为178元每只,8月18日他又在市委市政府的支持下,通过广东“花生日记”平台直播销售草棚鸡616只,价格为148元每只。在他的不懈努力下,现在草棚鸡已销往全国23个省市,加上在当地线上线下的各类销售,草棚鸡的名气逐步得到了推广和认可。

    “农夫”兼“暖男”,这“鸡司令”贴心

    与鸡为伴,奔跑山野,让胡承华慢慢变成了一个“农夫”大叔,一身的鸡屎味和走路带风的山野气成为了他最显著的特征,以至于他每次回家必遭家人的“嫌弃”。为此,他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洗澡换衣,否则沙发都别想坐,而这样的“规定动作”他知道是妻子深深的关心和心痛,所以,他从未懈怠。

    因为养殖草棚鸡,要时常在山上照看,胡承华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对母亲的照顾也少了。但是80岁高龄的母亲身体一直不佳,时常住院,为此,胡承华常常忧扰难言。一次,胡承华回家,母亲腰痛得厉害,他随即像往常一样给母亲按摩,谁曾想,虽是以五年前一样的力道,却把母亲给误伤了,去医院一检查,发现骨折了,这可把胡承华急坏了,连忙给母亲道歉,并询问医生怎么办。母亲也传来抱怨的声音:“你这娃儿,力气小点不行呀。”自此以后,胡承华再也不敢给母亲按摩了,他生怕自己这双“农夫”手再给母亲造成伤害。然而,最令人遗憾的,却是母亲与他阴阳相隔,每当想起母亲,他的内心充满了自责,但他也深信,深明大义的母亲又怎会不原谅自己的儿子!

    五年的驻村生涯,五年的坎坷风霜,两鬓白发渐多的胡承华却越活越有滋味,虽然时常在山野中行进,很少与家人相伴,但当谈及这几年的驻村感受时,他却铿锵有力地说道:“在脱贫攻坚这场战役中,我不是看客、不是逃兵,参与其中,我深感自豪,看着村民们的环境不断改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五年的苦与累都不值一提。”(李涛)

    

[责任编辑: 邓娴]

相关阅读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840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