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贵州频道
贵州频道 返回首页
>>信息展播>>正文

“韦姐”不大 办法不少

2020-12-04 16:04:50  来源: 三都县融媒体中心

  我叫韦述妮,是三都水族自治县文化广电和旅游局的一名干部。2019年8月,我被选派到都江镇小脑村驻村。这个村辖6个村民小组,312户1470人(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226户1205人),苗族人口占99%,是一个苗族村寨,2014年贫困发生率81.97%,属深度贫困村。

  记得我刚来驻村的那天下午,太阳炙热,带着行李,我们坐上同事的五菱宏光面包车从县城出发,车子转过一弯又一弯,经过近两小时的摇摆后到达驻地,我们几个女同志吐得稀里哗啦……

  不觉间,已是驻村一年多。这400多天承载着我们满满的酸甜苦辣与希望。

  我的工作主要是包保小脑村网格建档立卡贫困户16户,非贫困户3户。这里50岁以上老人多数听不懂汉语,对扶贫工作不理解,我开始真的不知从何下手。后来在领导及同事的帮助下,我认真开展“大走访、大遍访”,笔记本上记得密密麻麻。

  我的包保户平某,“等靠要”思想严重,一心想要低保和危房改造,但是他家根本不符合这两种政策条件。尽管我苦口婆心做他的思想工作,他就是软硬不吃。9月份,平某夫妻俩出去打工,留下3个年幼的孩子和年迈的母亲在家,鉴于他家有留守儿童和老人,我到他家的次数也变多了起来,每次都带上几包小糖果,陪他孩子聊天、做游戏和辅导他做作业,有时也给孩子买彩笔、作业本、书包之类的学习用品。孩子的每一个进步我都用照片记录下来,并通过微信发给在外打工的平某,慢慢地,他在微信上跟我说话的语气缓和、客气了许多。现在去他家,他家小孩子都亲切地拉着我的手,阿姨长阿姨短地叫,还跟其他小朋友说,我是他家的阿姨,不能跟他抢。有时临走时,平某的妈妈也会时不时硬塞给我一捆新鲜的竹笋或者一把小菜。

  在2019年11月的一次村支两委会议上,我把平某家的情况做了详细介绍,通过评议表决,村支两委决定给平某的母亲申请了一个公益性岗位,负责村内保洁的工作,每月工资为400元来补贴家用。2020年春节,平某夫妻俩外出务工回来,他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打我电话邀请我去他家吃饭,我盛情难却,应邀前往。那冬夜虽然湿冷,但屋内暖香,我们无话不谈,成为了“知心”好友。

  还有另一户贫困户常年外出务工,家里84岁的老母亲身体还算硬朗,但是耳朵不好,听不懂一句汉语,我们交流全靠手势比划,但是我每次到他家时,老人都非常热情地招呼我坐下。每当看到老人家满脸沧桑的容颜时,就经不起想起同样远在农村老家生活的70多岁的母亲。所以,每次去他家,我都会带上一些松软的小点心给老人家,帮她打扫卫生,规整室内生活用品。有时老人没钱花了,我就征求她的意见,帮她取出养老金。每当我把养老金送来时,老人家都紧紧地握住我的双手,嘴里咿咿呀呀说了一串我听不懂的苗语,但我想,她说的一定是世界上最温暖的词汇了。

  在农村,由于祖祖辈辈都生活在大山里,与外界的交流甚少,人们的生活比较粗犷和随意。每到周末,我经常抓住在学校读书的学生们回家的机会,入户跟孩子们沟通交流学习情况,教导他们要懂得感恩,从身边做起、从小事做起,要学会帮父母分担家务,教他们打扫卫生、整理家里物品、叠床铺、挂衣物......良好的习惯是平时的点滴积累形成的。功夫不负有心人,如今,我包保户家的堂屋亮堂整洁了,卧室被子、衣服叠放整齐了!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大人们碰见我时兴奋地说:“韦姐,还是你有办法,我家那小子比以前懂事多了,还会自觉做家务啦!”

  奋战在脱贫攻坚最前线的几百个日夜里,我和战友们肩负着时代的使命,虽然没有做出什么轰轰烈烈的事迹,但我从来不敢分心,一直在努力着。有段时间,由于身体吃不消,回城住院一个多星期,包保户们打听到我生病了,便打电话问我:“韦姐,你身体好些没?要保重身体哈,几天没见,挺想你的。”今年7月份,我被抽去到独山县开展脱贫攻坚普查工作的20多天里,几个打村民打电话问我:“韦姐,听说你去外地工作了,不在我们小脑啦,我们希望你回来!”此时,一种暖流油然而生,脱贫攻坚路上,我种下的小种子,已经生根发芽了!

  今年11月23日,贵州省宣布所有贫困县全部实现脱贫摘帽。至此,我国832个国家级贫困县全部脱贫摘帽,作为脱贫攻坚队伍里的一员,我感到莫大的欣慰。

  一路走来,时代赋予了我们使命,也让我们留下了时代的美好记忆。感谢理解支持我工作的村民,感谢远在山那边同为扶贫战友的丈夫,感谢懂事努力的宝贝儿子,以及在身后默默贡献的亲人朋友们!(韦述妮)

[责任编辑: 栾小琳]

相关阅读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8215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