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贵州频道
贵州频道 返回首页
>>信息展播>>正文

册亨坡妹:“多元调解”给平安乡村插上“保险销”

2020-11-30 11:26:15  来源: 黔西南州公安局

    近年来,贵州省册亨县公安机关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依靠和发展群众优势,在乡村推行“谁来调解,我选择”多元化矛盾纠纷调处化解机制,助推平安建设稳步迈进。

    坡妹镇,就是一个缩影。

    说事有人——建立多元化矛盾纠纷调解室

    贵州省册亨县坡妹镇距离县城50多公里,是全国易地扶贫搬迁重点乡镇,与贞丰、安龙两地交界,总人口5万余人,加之三地居民交往密切,小矛盾、小乱点、小隐患、小案件较为突出。

    “群众说事找理需要一个地方,我们就建一个平台。”

    坡妹派出所两间调解室多元化矛盾纠纷调解室应时而建,坚持“合法、公正、公开、自愿、及时、教育”原则,会同司法、土管、村老等力量,对经评估可能影响安全稳定的矛盾纠纷进行全程干预,联合开展调处化解工作,强化源头化解。

    “当群众不满足于公安机关的调解时,他们可自主选择其他调解员进行调节。”派出所所长杨正明说,公安民警承担专职调解员的职能。同时,将熟悉群众工作、善做群众工作的司法、综治、林业、安监、寨老等十余名调解员挂牌亮相调解室,让群众按需选人或协调派员组织调解,极大满足乡村群众的司法调节的多元化需求。

    今年初,坡妹派出所发挥多元化矛盾纠纷调解室作用,每天组织调解专班,对辖区一项公路工程放炮施工导致的40多户房屋不同程度损失进行调解理赔,共商评估,核算造价,协议支付,全部兑现,群众很满意。

    “一般的矛盾纠纷,主要依靠村寨的群众力量就地化解,有效实现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镇。”教导员杜云飞讲,坡妹镇多个村寨,比如在尾洒村、岩石村,调解员队伍成员就有村支两委、警务助理、老党员、寨老、村民代表等,这种半熟悉关系圈有利于调处矛盾从“早”着手,以“先”取势,以“快”制胜,实现就地调处化解。

    而在民事纠纷可能“民转治”“民转刑”的关键部分,则由处警民警带回派出所移交调解室分类归档,属民事纠纷的由调解员处置,属行政案件由民警负责。

    此外,每周例会上,坡妹派出所都要对民警、辅警、村警务助理进行勤务规程及矛盾纠纷调解技战术培训,并通过每月联席会议组织多元化矛盾纠纷调解室墙上的调解员共商研讨,持续巩固提升调解员队伍排查化解能力和服务群众水平。

    2017年至今,坡妹派出所多元化矛盾纠纷调解室每年成功化解各类矛盾纠纷400余起,有效防范并实现了“民转刑”“刑转命”案件零发生。

    解题有方——不断完善矛盾纠纷调解机制

    简单的事重复做、重复的事用心做。坡妹派出所在多元化矛盾纠纷调解工作中推行“分类调解法”,助力平安乡村建设高质量。

    劳资纠纷调解法,让讨薪行为更理性。由调解员组织欠薪方负责人和讨薪方协商,帮助讨薪方收集证据,同时告知讨薪方合理合法的维权渠道,并主动帮其联系劳动监察、工会及司法部门,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事故纠纷调解法,让赔偿协商更合理。针对常见的交通事故和意外事故,民警第一时间调查掌握真实情况,了解当事人或伤亡人员家属真实想法,在事故认定无疑后马上调解,划清主责、次责,防范化解风险,合理合法维护受害者利益。

    邻里纠纷调解法,让乡邻关系更和谐。“张家长李家短”、山地林权“边边角角”的矛盾纠纷比较常见,调解员先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理顺,搞清事实,请出相关职责部门,然后向双方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促使互谅互让。

    案件纠纷调解法,让民事赔偿更人性。案件中,涉及赔偿如是民事纠纷引起的,调解员会给违法人员讲清其行为导致的后果,做其工作争取实现主动赔偿,尽量维护受害人合法权益;涉及赔偿如不是民事纠纷引起的,调解员会尽量给受害方提供方便,全力支持其通过司法诉讼等方式维护权益,同时实现违法必惩。

    家庭纠纷调解法,让亲情维系更温暖。针对各类家庭纠纷,调解员听取双边意见,找到矛盾焦点,宣讲家庭美德、劝和向善,给群众算清法律账、经济账、形象账、亲情账。

    “如果不是他们现场调解,我们双方都不知道已经违法。”因工薪产生矛盾导致堵路的张某与养殖场老板双双感谢调解队。

    “调解员说话在理,我这冲动的臭脾气差点惹下大祸。”在调解室,互相猜忌引发争吵甚至扬言杀人的韦某与妻子言归于好,听调解员杜云飞的劝,韦某表示以后会冷静处理家庭矛盾,不惹事不犯法。

    …… ……

    包干有效——强化矛盾纠纷调解责任落实

    少数民族聚居地贫困程度较深、思想观念旧、矛盾纠纷杂,聚焦这些现实问题,坡妹派出所把多元化矛盾纠纷调处化解作为推进社会治理创新的基础工作来抓。

    “我们紧盯矛盾纠纷调解效果抓规范、压责任,对调解任务进行认领包干,依法履职,对合法合理的诉求该给予支持的全力支持,对违法违反原则的该提醒阻止必须提醒阻止,真正确保群众利益和调解质量。

    2020年11月20日,岑某到坡妹派出所报警求助,称其女儿于19日离家出走,手机关机,微信拉黑亲友。值班民警杜云飞按常规发出协查函,随后主动开展调查了解,发现女孩乘车前入主贞丰县,并被自己的一个男性朋友邓某开车接走同处多日。

    岑某得到派出所反馈后,对邓某的行为耿耿于怀,“小算盘”油然而生——打起了借此由头“敲打”邓某给予一定赔偿补助的主意,要求警方出面组织调解协商。对此,所长杨正明当起调解员,明确表示岑某的想法于法无据,并助涉嫌敲诈勒索,公安机关不予支持,并引导双方善意沟通,最终达成和解。

    “杨所长对我们的事情很重视,调解协商没得偏颇,公道公正,合法合规,还提醒我的想法稍有不慎就会构成敲诈勒索的违法犯罪,险些酿成大错。派出所的同志工作认真负责,真的很感谢他们!”岑某诚恳的说。

    范文亮与范应星是屋上坎下的邻居,两家土地中间隔着一条一米宽的村道,村道从范某亮家屋旁延伸到院坝边上,而这也是范某星家进出的必经之道。前些年,范某亮打算在村道的基础上占用范某星的部分土地拓宽路面,以便自家的三轮车运粮进出负一楼。刚开始范某星家答应了,但在范某亮家开工不久,范某星又改口不干,矛盾自此结下。

    范某亮家气不过,随后在自家院坝边上砌了一堵墙,把村道与自家院坝隔开,导致范某星家只能人行村道,车辆无法开回家。

    “归根到底就是‘你不给我方便,我也不给你方便’。这个调解我负责认领包干,登记在册,负责到底!”杜云飞说,“古代尚‘千里家书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的佳话,我一定要把它化解掉,不能让它成为两家心上的梗,更不能让由此埋下案件的根!”(柯岚 殷选择)

[责任编辑: 吴雨]

相关阅读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8027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