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贵州频道
贵州频道 返回首页
>>信息展播>>正文

【我的脱贫故事】宋移凤:我的家,我的梦!

2020-11-26 15:18:53  来源: 贵阳晚报

    我,叫宋移凤,一名00后农村女孩,出生在贵州省龙里县原麻芝乡龙云村湾寨组,全家5口人,除了父母以及我和哥哥外,还有年迈的爷爷。

    在记忆深处,父亲是寨上出了名的“勤快人”,可在过去,因为仅靠父母在家务农支撑,贫穷如影相随我们一家!

扶贫干部(中)与宋移凤(右一)一家

    给我们家庭雪上加霜的,是在我懂事的那年——我家喂养的耕牛在一个瓢泼大雨的傍晚在山坡上丢失之后,急火攻心的母亲“疯”了。在农村,耕牛是农家人的命根子,是一家人主要劳动力。

    好端端的一个人变成这样,憨厚的父亲傻眼了,年迈的爷爷再也没有了笑容,我和哥哥心里则像压了重重的石头一样。忧郁,是那时贴在全家人脸上的标签。

    那时候的家,我和哥哥都在读书。爷爷因高龄,只能在家帮衬,父亲一边做农活,一边还要看管着母亲。母亲发病的时候,嘴上念叨着,手中抖动着,似乎要摔坏东西才“罢休”。为照顾犯病的母亲,父亲寸步不离母亲,整天什么都做不了。长大后我终于明白了,父亲再怎么勤快,仅靠他一双手,养活养好一家5口人,难!

    后来,在党和政府的关心下,我家纳入了建档立卡贫困户,此后不断有帮扶干部到我家嘘寒问暖,积极帮着申报医疗保障等各种帮扶政策。

    “感谢党的好政策,我家岑雪华吃药(专指重度精神病患者常用药)是免费领取,平时都享受了医保扶贫政策。享受到建档立卡群众的免费体检,参保缴费享受减免,报销享受到最大优惠,现在已经和正常人一样哦。”父亲每次遇见政府干部,都会一遍遍念叨着,这是父亲发自内心的感激。

    我的母亲,自从吃上了医生上门送的药后,精神变好了很多。做饭、洗衣,简单的农活可以独立完成,也不用父亲看管了。

    “如果不是建档立卡群众和65岁以上老人,每次体检要花大概700多块钱,平时都享受着医保报销。”每次,上门的家庭医生为母亲测着血压时总是宽慰着我们,希望全家人振作起来。

    步入耄耋之年的爷爷,各种老年病接二连三,仅仅2018至2019年先后住院四次。最高一次花了3万多医疗费,因有医保政策报销,家里只花了几百块钱。我们算了一笔账,仅在这两年,全家人看病住院,按医院打出的清单花了大概7-8万块钱,而家里只承担了2千多块钱。

    在过去,有病都是硬扛着,住院治疗对于我们这样的家庭想都不敢想。如今,国家医疗保障政策真的是太好了!

正在上班的宋移凤

    现在的我,在贵阳市一家仓储公司工作,每月有3000左右的工资。哥哥和朋友合伙搞家庭装修,收入也相对稳定。父亲每个月负责村寨的治安巡逻,也有200块钱的生活补助。全家的经济收入真是芝麻开花节节高。更令我们高兴的,是母亲坚持服药后,恢复到正常人的状态了。

    我的家,我的梦。如果没有医保政策,我的家,是怎样一个境况?不敢想象。现在,家里父母不愁吃穿,每年都养有大肥猪过年,脱贫梦实现了。现在的我,珍惜眼前的工作,有机会,还想在学历上继续深造,多学点东西,对于我的人生路,只是一个开始 ……(刘梅蓉 张仁东)

[责任编辑: 邓娴]

相关阅读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7894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