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贵州频道
贵州频道 返回首页
>>信息展播>>正文

谭华东:一寸相思,寄许扶贫路

2020-11-17 17:36:41  来源: 瓮安县融媒体中心

    我叫谭华东,是瓮安县自然资源局行政综合执法大队大队长,2018年1月,随着脱贫攻坚战进入决战决胜期,作为一名党员领导干部,我主动向组织申请来到中火村,成为了一名网格员。初初入村,就被安排到了玉山镇中火村条件最差的下角旁,网格内49户168人,其中建档立卡户9户22人。

     低温凝冻,阻挡不住牵挂群众的脚步

    2018年1月25日下午,调度会开完后,看着时间还早,便决定去网格内走走,跟我一起搭档的是县公积金中心的黄生福,两人一起开着车走到了下角旁鸡蛋坪,车子靠边停下,打开车门,一脚踏下去,溅了一脚的稀泥。停车的地方是一个比较宽的错车道,沿着错车道向前,是一条弯弯曲曲仅一人能过的田埂,周围并无农户居住。

    看着我不解的眼神,黄生福急忙解释道:“这里没有农户居住,你网格的那几户还在前面,车子开不过去,只能走路过去了。”说着领着我向前走去。大概走了1公里左后的路程,我们来到了王润先老人家里,随着敲门声,一位身子比较单薄的老人为我们打开了门。

    “我们是中火村驻村工作队的,我叫谭华东,来你家是看下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怕老人家耳朵不好,我故意放高了几分音调。

    听到我们来意,老人家赶紧地让开了门,招呼我们进家坐。王润先老人居住的是一栋木房子,虽然房子主体结构安全,但板壁偏旧,墙上钉满了旧花线,一颗昏暗的灯泡在天花板上晃来晃去,将王润先老人的影子拉得很长,隐隐约约中,看着她还穿着一双解放鞋。走进老人的卧室,一张老式木床上整整齐齐的叠放着一床旧棉絮,也不知道保不保温。与老人交谈了一会儿,我们便起身告别,第一次来他家,交流还算顺利,起码算是认识了。在回来的路上,黄生福给我介绍到:“王润先老人家有6口人,因为不愿意跟儿女住,一个人住在老家。”

    “那这条路怎么没有修,其他村民组应该基本都硬化到户了吧。”我提出了心中的疑问。

    “一个是因为现在没有项目,另外一个就是这里的群众工作不好做,修路需要占地,谁都不愿意把地拿出来,所以就一拖再拖了。”黄生福略显遗憾的说着,显然对于这件事,他也是一直放在心上的。

    当天晚上,温度突然骤降到零下3摄氏度,躺在床上,我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半夜时分,屋外飘起了冻雨。想着王润先老人家中的那床旧棉絮,心里充满了担心。我便起了床,推开门,一股寒气扑面而来,外面飘起了鹅毛般的大雪。实在放心不下,我打了个电话给村民组长,在确保王润先老人平安无事的情况下才回到了屋里。

    “不要过于担心,一个晚上应该没问题的,况且,现在担心也没用,玉山至中火这条路入夜时已经开始结冰了,只有等到明天除冰后再下去。”知晓情况后的几位同事安慰着。

    “没事,睡吧。”为了不影响大家的睡眠,我又重新回到了床上,但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次日早上8点,气温稍微上升了一点,我与黄生福两人在脚上捆着稻草,缓慢的向玉山街上走了去。中火村距离玉山街上共5公里,路面结了厚厚的一层冰,加上我略显笨重的身体,上街似乎并没有这么顺利。但终归是走到了街上,帮王润先老人购买回了米、油、一双老棉鞋、一床崭新的被褥,在将物资送到王润先手里后,我才放下了心中的一块石头。

    誓要将路修到“你”家门口

    玉山镇中火村下角旁组鸡蛋坪有这么几户人,因为上一辈人的矛盾积怨多年,相互仇恨。从下角旁到鸡蛋坪大概1公里的路程,因为大家的互不相让,导致了几十年不通公路,只有一条较窄的田埂供大家过往。鸡蛋坪几十户人家的土地,每年的春耕秋收,只能靠肩挑背驮,苦不堪言,给大家的生产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不便。自从我到村以后,多次有人向我反映这条路的事情,我也走访了附近的村民,听取了他们的意见,为结束肩挑背驮,不通公路的历史,大家都有意想把这条路修上去。我心里也暗暗地下定决心,一定要把这条路修好。

    人家都说屋漏偏逢连夜雨,正在谋划这事的时候,肾结石与痛风同时复发。我给村民组长打了个电话,让他先带人去这几家人摸摸底,我先去县里面争取指标。经过与村民组长商量后,大家分头行事,他去做工作,我拖着带病的身体来到了当时的县国土资源局,也恰好当时有个国土整治项目需要安排,我找到主要领导汇报了情况,最后争取到100余万元的土地整治项目。等从国土资源大楼出来的时候,已经疼得全身是汗,来不及想其他事情,打了个电话给爱人,便去了医院。

    项目是争取到了,但如何做通几家人的工作,确实是一个头疼的事情。听说之前的网格员已经吃了好几次“闭门羹”,那天村民组长去做工作的效果并不理想。回到村里后,我第一时间来到了鸡蛋坪,找到村民组长,请来了下角旁组比较有威望的几个人,逐户地到三户人家中做工作,通过软磨硬泡,几户人的态度都开始有点松动,但依然是坚决不同意占地,宁愿自己不通路,也不愿堆放通路。我深知群众工作不可能一蹴而就,起身准备离开。

    “谭队,听蔡队长说,你昨天住院了,身体好点了吧,走慢点哦。”看着我一瘸一拐的,王老人家似乎动了恻隐之心。

    “没事,谢谢关心,你看下这里现在也不通路,每天田埂上又滑,我们年轻人走起都费力,你这么大的年纪了,何必跟他们置气。”我也顺势的给老人家做了下工作。看着老人家再一次陷入了沉默,我们也离开了他家。回到工作队,给工作队汇报了情况,经过工作队统一研判,决定组成一个工作组,由工作队长、支书与我,专程做几户人的工作。接下来的几天时间,我们每天都来往于几户人,一方面给他们宣传政策,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另一方面也帮他们解决些实际的困难。功夫不负有心人,通过一次次的努力,几家人终于同意先将恩怨搁置,把路修好。

    还记得,修路那天,下角旁的几十个人一大清早就拿着铁锹、铲子来到现场,迫不及待的开始了挖路,生怕慢一点几户人又会反悔似的。本来需要两天的工作,一天的时间,大家便把毛路挖通。看着铲出最后一铲泥土, 我揪着的一颗心才放下,终于还是没有出现其他状况。

    过了一个星期,土地整治项目也终于落了地,这也宣布着下角旁鸡蛋坪结束了几十年来不通公路的历史,而我的扶贫路还在继续……

    

[责任编辑: 邓娴]

相关阅读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7489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