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贵州频道
贵州频道 返回首页
>>正文

七星关区:奋斗造就“生命长渠” 壮举谱写不朽赞歌

2020-09-22 08:38:43  来源: 新华网

从悬崖中穿过的高流大渠。新华网发

  新华网贵阳9月22日电 在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生机镇高流村,有一条修建于几百米高山崖上的沟渠,名叫高流大渠,它像“天河”一样缠绕在高流村的悬崖绝壁之上,沟沿只能容许一人通过,站在沟沿上,往上是一人高的人工硬生生凿进悬崖的凹陷,稍不注意就要碰着头,往下是壁立千仞的绝壁,看一眼就让人脚底发麻、心里发颤,忍不住把身体尽量往山体倾斜,战战兢兢往前挪动。沟内,清幽透亮的水流欢快流淌,润泽了该村3200亩土地,当年还让2100名群众饮水问题得到解决。

  “水在沟里绿油油,社员看见喜眉头,荒山变成水田坝,穷人变成富人家。”这是高流村80岁老人单怀忠记忆中的顺口溜,也是当年高流大渠建成后全村百姓的心声。

  “修渠的时候吃了很多苦,守护这条渠也是我至今还在做的事,一辈子都耗在这上面了,但我一点也不后悔。”巡渠的路上,单怀忠老人的话语让我们仿佛又回到了过去的岁月。

  高流村地处赤水河畔,是一个有着3000多人的大村庄,背靠大山,面朝深谷,左右两侧是悬崖峭壁,特殊的地形地貌让高流村自古缺水并因缺水而贫困。“高流大山山连山,眼望大河喊口干。屋头没得三碗水,家中缺粮又少穿。”这首民谣,真实反映了当地村民的生活状况。

  直到1958年,一声开山炮在高流村响起,拉开了高流人凿山引水的序幕。高流人冒着严寒酷暑,踏着雪雨冰霜,用古老的办法,淬好钢钎錾子,扛起铁锤,用血肉模糊的双肩和布满血泡的十指,在崇山峻岭中挥汗如雨,在悬崖峭壁上开沟筑渠。

  高流大沟工程动工时,单怀忠刚好23岁,是修渠队伍中年龄最小的村民。尽管记忆在岁月的长河中被渐渐冲淡,但留给单怀忠印象最深的依然是那段无比艰辛的时光。“当时我的工作主要就是抡锤打钎。这个有学问,必须因地制宜,往上打钎就得用背锤,在水平方向就得用平锤,打炮眼就抡圆锤。”单怀忠说,开凿高流大渠可受了大罪,这儿的石头都非常硬,进度很慢,但大家都没有放弃。

  在高流人完成了将近一公里的土沟修建后,工程进入了令人害怕的石虎岩段,石虎岩地质构造复杂,要打一个人工隧道,才能顺利引水,没有炸药绝对不行。但在当时,高流人没有钱购买炸药,于是共产党员许天珍勇敢地站了出来,承担了熬硝自制土炸药的艰巨任务。

单怀忠老人在清理沟渠两边。新华网发

  许天珍带着工程队的党员干部攀爬上数百米高的陡崖,去岩洞里取硝土,将取来的硝土用锅熬、日晒,又砍柴烧炭、碾细……经历了多道工序,最终,调制出土法黑炸药。虽然有了黑火药,但悬崖绝壁上,根本就没有可落脚的地方,这又成了一个难题。最后,高流人决定攀岩打桩、高空操作。把绳子的一头在木桩上,一头在人的腰杆上工作,悬在半空中,难找支点,一人稳钢钎,一人用二锤锤,结果他们是“二锤打一锤,人要甩一锤”。

  在没有雷管的情况下,用导火线带动火药,这种效果相当差,直到今天还可以看到崖面上留下的横七竖八的“伤痕”。这么浩大的工程,高流人走一步就进一步,前进一步,就成功了一步。终于,过了一年多,高流人用黑炸药炸开了拦路虎——石虎岩,炸穿了黑洞。

  为了能全心全意干活,很多凿渠人长期居住在一个洞穴里,甚至连过年也是在山洞里度过的。修筑高流大沟的“飞虎神鹰”们,“不达目的不松手,不达愿望不还乡”,冒着严寒酷暑,踏着雪雨冰霜,用最原始的办法开沟筑渠。

  身为党员干部,只有牢记责任,为党分忧,为民谋利,才能谋出个“百年犹得济苍生”。作为共产党员的许天珍一直冲锋在修渠的第一线,置生死于度外,一天他沿着一根斜搭在半岩上的柏树干爬上岩去套安全绳时,发生了意外,从柏树干上跌落,滚下谷底,人们找到他时,他已经奄奄一息,昏迷不醒,三天后才在医院里苏醒过来。醒过来后他问的第一句话是:“沟渠停工没有?”后来,在身体还未完全康复的情况下,他又猫着腰投入到紧张有序的凿岩开渠工作中去。

  “咕......”“出水了,出水了!”1961年,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苦战了3年多,全长5公里多的高流大渠竣工了,手捧清流的高流人泪流满面,欢呼不已。

  渠水无声,大山无言。半个多世纪过去了,高流大渠依旧发挥着作用,让全村生产生活用水得到保障,大家发展起柑橘等经果林种植,高流村已不再是那个贫穷落后的小山村,现在,高流大沟已为这里的几千名农民,700多亩稻田默默奉献了50多年,高流村成了富庶的村庄,但昔日的修渠大队现在还活着的人却寥寥无几。

  清理完渠旁的树叶、杂草和渠里的淤泥,独坐在高流大沟旁,用满是伤痕的双手点燃烟斗,当年的情形单怀中依然历历在目,那些已经去世了的一起战斗过的伙伴似乎就在身边,每天和他一起守护着这条生命之渠。日复一日的行走让他将高流大沟的所有情况熟记于心,沟渠的长度、宽度、深度是多少,他现在依然记得清清楚楚。

高流大渠。新华网发

  “只要这口气还在,我都要来看一看,把这些道路,沟渠维护好,因为儿子儿孙还要走这条路,靠这股水生产生活。”单怀中说,哪怕今天只用了一滴水,他们都记着这个沟的来历。

  五十余年如一日,修渠、巡渠、护渠,单怀中在渠上度过了自己的大半辈子,把自己的青春热血洒在高流大沟上。既是当年的修渠人,也是现在的护渠人,他用自己的一生谱写了一首不朽赞歌,随水渠流向远方,直到永久。

  今天的高流大沟上,“水利是农业的命脉”“学长石,赶长石”等用石灰书写在石壁上的标语,依然清晰可见。

  “人民不怕修渠难,悬崖绝壁也登攀。回顾当初英雄泪,展望明朝人欣欢。”在石虎岩黑洞出口处,游客随性在石壁上写下了的几句打油诗,让人看到,一个激情燃烧的岁月,似乎还在绝壁上闪耀着夺目的光辉。

  没有比人更高的山,没有比脚更长的路。曾经为了生存、付出生命代价在绝壁上凿出的“天渠”,已然成为七星关区广大干部群众发展前行的“精神灯塔”;忆往昔峥嵘岁月稠,曾经缺水致贫的困境早已成为过去时,看今朝旖旎风光秀,如今乌蒙大地上的人民凭借着不怕苦的闯劲和不服输的韧劲,继续奋勇前进。

  劈开高流千重崖,引来幸福长流水。高流这段悲壮的英雄事迹,已经载入史册;高流这种“愚公引水”的精神,更是我们今天决战贫困、同步小康道路上的不竭动力。(陈曦)

[责任编辑: 栾小琳 吴雨]

相关阅读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520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