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贵州频道
贵州频道 返回首页
>>正文

徐恒:群众问题记心上 调解矛盾换笑声

2020-07-16 18:21:06  来源: 新华网

  3月30日,徐恒(右)在办公室接待申请调解的当事人。新华网发(图片由被访者提供)

  新华网贵阳7月16日电(黄勇)贵阳市花溪区金街道办事处人民调解委员会副主任徐恒看来,调解是一件费时费力、需要耐心的事,而一旦看到矛盾得到调解,当事人笑着离开时,徐恒收获的是满满的成就感。

  负责人民调解工作近五年了,徐恒一直很忙。他身兼花溪区司法局金筑司法所所长和金筑街道办事处人民调解委员会副主任两职,这意味着责任:全办事处的大大小小的矛盾要了然在胸,突发矛盾时要第一时间在场,矛盾不能激化,尽量化解消弭,要做到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办事处。基层司法所则承担着社区矫正、法制宣传、矛盾排查等工作。拿徐恒开玩笑的话来说,司法所“巅峰”时也才两个人,多数时期是他一个人支撑。金筑街道办事处综治服务中心副主任杨晶说2019年徐恒因慢性肾衰竭住院治疗了一段时间,2020年本想找时间休个假调养下,但他休假就意味着工作要拉下,徐恒觉得不好提,就一直没有休。

  金街道办事处位于贵阳市花溪区的北部,与南明区接壤。贵阳市西二环的甲秀南路从北向南穿过。办事处由原来的金竹社区和金欣社区合并而成,辖3个村2个居委会,企事业单位多,有常住人口17003人、流动人口13433人。

  徐恒认为,引发矛盾的多是一些小事,如果没得到及时解决,当事方的怨气就会加深,从而激化、暴发,引发不良后果。为此,对矛盾调解的介入要早要及时,在萌芽状态时就开始。

  5月13日,徐恒(左一)协调驻村律师上门进行矛盾纠纷调解。新华网发(图片由被访者提供)

  今年年初,有位村民因家庭矛盾,妻子不辞而别,离家出走。丈夫一气之下,把小孩丢在派出所不管,还撂下一句气话,“把我抓去坐牢也不”。徐恒先是协同派出所把小孩照顾了三天,一边向民政部门为小孩申请临时救助,联系救助机构妥善安置小孩生活,一边对村民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让对方多从小孩的成长角度想问题。经多次做工作,这位父亲情绪得以平复,最终将小孩接回。

  调解工作时间长了,徐恒觉得调解是一个“减压阀”,有时候调解不一定能取得成功,但重要的是要让老百姓知道矛盾一直是有人管的,一直有地方可以讲理的。

  同样是在今年,因一段水渠的权属问题,引发一位村民对水渠征收补偿款有不同意见。这位村民认为,原有的水渠已经荒废不复存在,是他自己出钱对该段水渠进行修复,因此其产权应该归他,征收后的补偿款就应该补给他。为表达自己的诉求,这位村民到相关部门上访,还曾开车把村委会给堵了。徐恒为此去了这位村民家不下五次,“虽然目前双方的意见还没有达成一致,但已经让这位村民知道,他的事,他的切身利益,我们是非常关注和重视的。政府会按照规则和程序来解决问题”。

  调解工作不光要会听,要能劝,能换位从不同当事人角度看待问题,更要有法律知识基础,及时引导当事人依法办事依法调解,这样才能解决实际问题,彻底化解纠纷。学医出身,半道转向人民调解工作的徐恒工作之余总是“恶补”法律相关知识,“不然领导和群众来咨询时你自己都说不出个法规条款的道道来,人家不会信服你”。

  社区交办的调解要管、上级司法局指派的调解要管、当事人上门申请的调解要管,除了这些,徐恒每个月要召开矛盾纠纷排查会,召集各村、居委会的专职人民调解员、驻点律师,收集了解各类矛盾纠纷。自2016年以来,徐恒调解各类民间矛盾纠纷70余起,没有一起激化或转化为刑事案件,充分发挥人民调解“润滑油”“解忧药”的作用,得到当地群众的认可,换来社会和谐安宁。

[责任编辑: 栾小琳 吴雨]

相关阅读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247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