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贵州频道
贵州频道 返回首页
>>正文

脱贫一线都在抢这些人!

2020-04-30 17:59:31  来源: 半月谈

  春耕时节,在云贵高原山间、河边、渠旁,村民们或拿起锄头,或开上旋耕机,在田间挥洒着汗水。怎么种?怎么保证品相品质?一个个问题困扰着贫困群众和扶贫企业负责人。贵州农业、林业专家走进田间地头,将最简单、最通俗、最实用的技术播种到山村。他们,成为贫困山区抢手的“香饽饽”。

  春耕时节专家忙

  早上7点,农技专家邓朝义的手机响了起来。“邓老师,您确定下周能来桑郎吗?百香果开花了,马上要结果,但我们不会修剪,您再不来我就有麻烦了。”地处望谟县桑郎镇的贵州宏惠农业开发有限公司负责人韦代斌很着急,这已经是他第六次打电话给邓朝义了。

  韦代斌是望谟县蔬菜种植大户,带动基地周边众多贫困群众务工增收。“以前种菜靠经验,卖菜靠打季节差,现在消费者越来越挑剔,能不能卖上好价钱得靠专家。”韦代斌说。

  邓朝义(左二)在韦代斌的百香果基地培训修剪技术。

  韦代斌着急,邓朝义也着急:“好多人找我们指导技术,每天从早到晚到处跑,还是跑不过来。”

  邓朝义是贵州省有名的植物专家,无论走到哪里,都随身背一个小包,包里装着笔记本、植物标本等。“很多创业者后面领着一群贫困群众,他们压力很大,我也想多帮他们。”邓朝义说。

  在贵州贫困山区,越来越多像邓朝义一样的专家被企业、村民争着抢着要,长期研究水稻的张发丽就是其中一位。

  走进普安县青山镇哈马村,打了个招呼,张发丽很快就消失在田间。“她去看翻耕情况了,我们这个产业园多亏了她。”贵州龙游胜景生态农业观光园负责人姜芳说,观光园建于2019年3月,采取“稻+鱼、虾、鹅”模式,带动3个村、179户贫困户增收。

  “我们也跟着学技术。”哈马村村民金务朋在旁边插话道,他不仅学会了插秧技术,还在基地务工,月收入3500元,加上妻子外出打工,可以支撑3个孩子上学。

  田间地头开良方

  这几天,贵州省晴隆县茶业公司副经理赵仁希正在为炼苗发愁。刚吃过午饭,赵仁希就拨通了电话。“喂,卢老师,我们茶园的茶苗出了点问题,能来看看吗?”赵仁希有点着急,受疫情影响才复工一个星期,就有茶苗出现黑枯。

  赵仁希口中的卢老师,是贵州省黔西南州喀斯特区域发展研究院高级工程师卢永成,本地茶叶种植方面的“专家”,实战经验丰富。

  约一个半小时后,卢永成和同事们赶到晴隆县沙子镇三合村茶苗基地。遮光棚和薄膜被掀开,一个工人正在往茶苗上喷水。“现在正是炼苗关键期,这样浇水不是炼苗,是毁苗。”卢永成说。

  他抓起一把土,捏了又捏,反反复复用手感受土壤的含水情况:“你这很可能是土壤湿度太大,挤压了茶苗的呼吸空间,导致缺氧而发黑枯死。”

  卢永成(右一)在茶苗基地会诊茶苗枯黑病。王新明 摄

  听完,晴隆县茶业公司技术人员汪级刚不服气:“不是吧,这明显是温度太高烧死的,因为这里是阳坡,日照强,温度高,就得把遮光棚和薄膜都掀开,让它们凉快凉快。”

  意见不统一,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争论起来。约半小时后,汪级刚被说服,方案出炉,共4条。赵仁希迅速把公司的技术人员、管理人员召集在一起,嘱咐他们按专家提供的方案操作。“这下心里有底了。”

  拔穷根科技要先行

  截至2019年底,贵州剩余贫困人口30.83万人,占全国的1/9。今年以来,贵州对剩余未“摘帽”的9个深度贫困县和3个贫困人口超过1万的已脱贫县展开挂牌督战。

  为集约高效利用土地资源,贵州以坝区提质增效和坡耕地结构调整为重点,发展茶叶、蔬菜、辣椒、食用菌等12个农业特色优势产业。

  脱贫攻坚胜,科技要先行。企业和群众翘首盼专家,各地政府也意识到了这一点,纷纷整合省里派遣的专家以及辖区内科研力量,组织脱贫攻坚科技先遣队,指导群众发展产业。

  黔西南州喀斯特区域发展研究院副院长赵伟说,科技先遣队聚焦70个贫困发生率超过10%的深度贫困村和22个500亩以上坝区,将最简单、最通俗、最实用的技术播种到山村,不仅扶贫产业发展了,还解决了科研与生产两张皮的问题。(王新明 潘德鑫)

[责任编辑: 吴雨 栾小琳]

相关阅读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9295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