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贵州频道
贵州频道 返回首页
>>信息展播>>正文

青春热血洒在“两个战场”上——追记兴义市公安局洛万派出所因公牺牲民警贺兵

2020-03-27 17:43:17  来源: 黔西南州委宣传部

青春热血洒在“两个战场”上

——追记兴义市公安局洛万派出所因公牺牲民警贺兵

  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今年的春天,注定让人心痛难过。洛万乡,这个散落在万峰湖畔,只有一万余人口的偏远乡野,此时此刻,万籁俱寂,人们的心,沉痛着!哀思着!哭泣着!

  2020年3月20日上午8时50分,一辆车牌贵E2303警车行驶在山道上,雾浓弯急、能见度低。兴义市公安局洛万派出所民警贺兵和辅警余兴才坐在车上,前往洛万乡未班村田坝组处理一起纠纷警情。意外发生——警车驶入小地名“周家水井湾”处时,连车带人滑到80余米的山坡下,致两人不同程度受伤,后被紧急送到兴义市人民医院抢救。

  15时24分,贺兵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因公牺牲,生命定格在22岁。当天,是贺兵坚守在疫情防控一线的第55天,也是他从警的108天。

  “他当面交给我的,让我抽时间组织点上的志愿者将宣传海报拿到码头和附近村组去张贴。”辅警查兰锋至今记得,3月19日16点左右,贺兵还驾车将最新印制的疫情防控宣传海报送到未罗兰码头疫情防控服务点。

  “天妒英才!”噩耗传出,惋惜和哀悼者络绎不绝。谁都不愿意接受,贺兵走了,永远离开了......

  一

  洛万乡派出所的情况是民警、辅警共13人,人少事多,必须一警多用、一警多能。所以,只要有新人进来,派出所的力量就会大大增加。

  说起贺兵的去世,兴义市公安局副政委杨海波最难过。

  和贺兵一批入职的,共5名新民警,而贺兵到洛万乡,是杨海波送到岗的。洛万是兴义相对偏远的乡镇,杨海波起初还担心贺兵觉得条件艰苦,但贺兵的话让他对这个小伙子第一印象很好也很深。

  “我就是农村人,不怕吃苦的,越是艰苦的地方越能锻炼自己!”杨海波说,做梦都没想到,这是贺兵和他说的最后一次话。

  3月26日,在洛万乡派出所,贺兵虽然走了,但贴在警务公示栏上的信息并未撕掉。公示栏里,贴着贺兵一张笑着的警官照,白底蓝衣,样貌秀气,可以想象,贺兵是个正值青春帅气的小伙子。

  洛万乡派出所所长左洪潮这几天因为贺兵的离开,一直未缓过神来。“刚到所里,为了尽快熟悉工作,他从接警、处警、户籍业务、调解纠纷、案件办理等细节着手,他说,什么都要学,将来都有用!”

  除了工作认真,生活中,贺兵最贴心。

  “别看他年纪小,却像个大哥哥,只要到市里办事,都会给我们带点蛋糕、糖果之类的东西回来,每人一份。”郎武贞与贺兵工作不到6个月,但对贺兵的感情最深。

  基层派出所的工作琐碎繁杂,经常会遇到形形色色的困难,贺兵在遇到困难时没有退缩、畏难,总是在积极请教学习的同时,想方设法把工作做好。

  因为洛万乡刑事发案少,为了熟练掌握刑事案件办理要领,贺兵主动向所长左洪潮申请,利用休息时间到本局业务量相对较大的丰都派出帮助工作,在学中干,在干中学。

  因为相处时间短,大伙对贺兵的了解相对少一些,但他大学期间的表现,足以证明他的优秀:在南京森林警官学院读书时,连续三年获得学校的“精神文明奖”,先后参加杭州G20、国家公祭日、北戴河植树、青岛上合峰会等重大安保任务,荣获个人嘉奖一次。

  对很多接触过贺兵的人来说,刚入警的贺兵,绝对是公安队伍里的好苗子!

  二

  “贺兵,不要你守,我只想要你回来......”所里,民警杨占天和贺兵相处的时间最多,所以,他对贺兵的感情,也是最深。

  贺兵来到派出所以后,和杨占天学习办理刑事案件,他说:“杨哥,我现在只会办理行政案件,有刑事案件你带上我,多学学,多练练。”

  “这个臭小子,一来就闲不住,没事的时候,就把所里面的老相机、旧的打印机翻出来,说要修理修理。”在派出所的储藏室,几台老旧相机和打印机,整整齐齐放在柜子上,被这个小伙子擦得一尘不染。

  杨占天说,从大年初二开始,直至牺牲那一天,55天,贺兵一直坚守在疫情防控的岗位上。

  空闲下来,杨占天就禁不住想起贺兵,总是不自觉地打开手机微信,一遍又一遍地翻着贺兵的朋友圈,哽咽自语。“你有一个包裹在我的房间,还没有打开。”“贺兵,你说话不算数!”

  “这么好的娃娃,怎么说走就走了呢!”恍如昨天,洛万乡平寨村治保主任刘国华接到贺兵去世的噩耗,两腿一软,瘫在地上,说不出话来。他怎么也不相信,前几天还活蹦乱跳和他一起做信息排查的贺兵说没就没了,没有一点征兆。

  刘国华认识贺兵,是在一次矛盾纠纷调解过程中,他第一眼就喜欢上这个说话和气的小伙子。

  刘国兵打开手机相册,翻出一张他和贺兵一起走访排查的工作照:贺兵带着微笑,在老乡家院子里,商量着事。刘国兵声音沙哑地说,贺兵比他儿子还小两岁,但是很懂事,处事很稳重。说话语气又温和,对群众也很有耐心。“我很多时候,都把他当成我的儿子一样!”

  所里的人都知道,贺兵和贾德才老人“最亲”,这让很多人羡慕。

  2019年10月,贺兵被分派到兴义市公安局洛万乡派出所,除了完成本职工作外,还负责包保秧木村林场组精准贫困户贾德才。

  贾德才今年77岁,听力残疾二级,给老人的正常生活带来了诸多不便。加之儿女常年在外打工,孙子孙女在市区上学,一个人独自居住,生活困难。了解情况后,贺兵坚持一周一次走访,每次上门都是自掏腰包买大米或菜籽油等给老人,时间一长,变成了“亲人”。

  因为老人身体原因,贺兵牺牲的消息,所里一直瞒着。

  “他说等他处警回来就处理。”在洛万派出所户籍室的电脑上,有一份文件需要贺兵签收,户籍辅警许明琴眼圈发红。“说好等他回来,我们一起去学习档案整理的。”许明琴转过身,擦掉眼泪。

  许明琴说,贺兵喊她大姐,遇上不出勤的日子,贺兵就在内勤室,找来各种资料和档案,学习治安管理、禁毒预防、刑事案件处理等业务知识。

  “小兵,你这么努力,将来肯定会找个好媳妇。”许明琴总是喜欢和贺兵开玩笑。

  “哈哈,如果我真找个好媳妇,将来结婚,许姐要给我封个大红包哦。”

  “一言为定哈!”可是,许明琴再也吃不到贺兵的喜糖。

  说起贺兵的牺牲,家人、领导、同事、朋友,以及和他共事过的人,始终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你说等我到洛万,就来派出所坐坐,我来了,你却走了。

  “你说疫情不退你不退,可是现在形势大好,你却走了。”

  “你说等你将来结婚的时候,我要给你封个大红包,我说好,可你却走了。”

  ......

  三

  “请党组织在一线考察我的初心,考察我的动机,我会以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时时处处彰显一名合格党员该有的形象作为......”新冠肺炎疫情蔓延,贺兵火线申请入党,在申请书中如是写道。

  贺兵满怀信心,等待着组织的考验,然后,在写好入党申请书的第32天:他走了!

  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与广西交界的洛万乡,自然成为“外防输入”的前沿阵地。

  贺兵闻令而动,返岗请战,55天不曾有丝毫懈怠。在贺兵的微信朋友圈,2月份以来发布的信息都是抗击疫情的新闻报道或是疫情防控的宣传。据不完全统计,洛万乡疫情防控工作启动以来,贺兵共参与车辆排查1220余台次,人员核查10989人次,除9523名本乡常驻人员外,还排查了1466名务工返乡人员及外地进入洛万人员,确保了洛万乡疫情零发生,保障了辖区群众生命安全健康。

  “由于洛万乡偏远,很多年轻人在这都待不住,可贺兵不仅能待住,还能踏踏实实地干工作,并且还将工作做得很好。”洛万乡政府移民站工作人员罗地国说,当地老百姓都很喜欢贺兵。

  秧木村的治保主任王成平这样评价贺兵:“贺兵刚来,参加工作的时间不是很长,开始对我们村的情况不太熟悉,每次下队走访贫困户都主动和我联系,喊我带他一起过去,这个年轻小伙下队很多次,工作很下细很扎实。”

  “他在工作上秉公执法,遇事总是耐心地开导我们,对他的工作态度直接是百分之百点赞。”村民肖官龙说。

  特殊时期,特殊使命,用青春热血铸“警”魂!身着蓝色的警服,头顶熠熠国徽,从警的108天,贺兵始终在战贫和战“疫”一线,用实际行动践行他的初心使命,用辛苦付出赢得群众的一片喝彩,用生命诠释了新时代人民警察的责任和担当。

  3月22日上午9时,贺兵的送别仪式在兴义市福禄山殡仪馆举行。战友们拉起了“从警无悔守初心”“无悔青春 铮铮铁骨”等横幅表达敬意,亲属及生前同事、同学、好友代表,怀着无尽的哀思为他送行......

  从那一刻起,大家才恍然醒悟:贺兵是真的走了!

  是的,贺兵永远离开了我们,但他,却以另一种方式,永远活在我们心中。(许新晓 肖雄 钱凌云)

[责任编辑: 吴雨]

相关阅读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778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