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贵州频道
贵州频道 返回首页
>>正文

住院要预约、跨省来看病,这家“村级”医院火爆有何启示?

2020-03-27 08:50:39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社北京3月26日电(记者段羡菊、刘智强、崔晓强)3月26日,新华每日电讯微信公号刊发题为《住院要预约、跨省来看病,这家“村级”医院火爆有何启示?》的评论。

  正当支援湖北的医生分批离鄂,湖北民众以“追车”“叩谢”“十里长街相送”等各种方式依依惜别,新闻机构竞相聚焦报道时,贵州一家受到农民欢迎的“草根医院”,也得到媒体关注。

  这家名叫“济世康医院”的“另类”民办乡土医院,地处深度贫困的毕节地区威宁县。就像乌蒙山地区“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它默默地生存发展。当记者“偶遇”调查、新华每日电讯报道之后,立马引发媒体转载、网民热议。网友p.shmily:“如果有需要,我们这些刚毕业的小同志随时都可以听你的召唤。”网友“笑颜观世界”:“我一定找时间去看看这家民营医院!……我都想到这里奉献我的余热啊!”

3月19日,田野中的济世康医院。沈光勇摄

  办在偏僻山村里却吸引外省医生来执业,前身只是一家村卫生室却吸引邻省患者来看病……许多人眼中奇迹般存在的“草根医院”样本,为何能够“逆袭”,能够给当前基层公共医疗尤其乡村医院什么启示呢?

  启示一:公立也罢私立也好,有医术有仁心就是百姓的“宝”

  办在村里的“村级”医院,本来全国少见;这家医院受到农民欢迎的程度,也令人拍案称奇——从本县到周边市县很多农民是它的“忠粉”,跨省云南不少地方的患者也慕名而来;看病出现排队,是常有的现象;每年冬春之际,住院甚至要预约。正所谓:酒香不怕巷子深,疗效才是硬道理!

  这里医术杠杠的,医德故事也口口相传。对于贫困农民,“钱可以先不付”,医院“从不催账”。一位贫困村民11年前欠下的医药费,有了能力后今年才来还。被“不给科室下达创收任务”“服务农民第一”的办院理念吸引,11个执业医师中有8位是外省人,最远的医生来自黑龙江。事实证明,好医院不只是患者的福音,也是医生圆梦的家园。

3月20日,济世康医院内患者众多。袁永江摄

  在社交媒体上,有的读者留言对其成效“难以置信”。这种怀疑心理凸现了公众对一些民营医院的“不信任感”。的确,近年来,部分民营医院,或者单独干,或者承包公办医院的科室,收买网络搜索,干了不少坑害患者、伤天害理的事。“魏则西事件”就是案例之一。可以说,小病大治、过度治疗——包括民营医院在内的不少医院,已经在不少民众当中形成了刻板印象。

  正是在此背景下,贵州这家草根医院的横空出世,让读者有“柳暗花明又一村”新鲜感。有的读者得出结论:不管私立医院还是公立医院,能够将现在的“医疗技术水平”加上传统的“职业精神”,才会得到老百姓的认可。

  这家“草根医院”能不断壮大,证明了现实发展的逻辑:医疗机构只有把社会效益摆在第一位,才能真正得到老百姓欢迎,从而实现自身的发展。

  启示二:越是艰苦落后地方 ,“草根医院”越有“存在感”

  威宁县是贵州面积、人口第一大县,又是剩余绝对贫困人口最多的县,靠财政来办医院以解决民众看病问题,压力很大,有的医院曾把走廊隔成诊疗室。威宁县支持民营医院发展,虽然财政没有直接投入一分钱,如今全县民办营院的床位和医护人员数量,却已经与公办医院旗鼓相当,从而有效缓解看病难问题。

  当前,公立医院的优质资源主要集中在城市。即使民办医院,也绝大部分布局县级或以上城市。像威宁全县42家民办医院,办在村里的仅仅有2家。放眼国内,像在村里办有医院的县可谓少之又少。近些年,各级政府大力气建设乡镇卫生院、村卫生室。但不容回避,全国不少乡村医疗服务水平低,导致基层医疗体系健康预防能力不足。一些农民小病拖成大病,到大城市求医遭遇“看病难”“看病贵”。因病致贫,成为农民难以摆脱贫困的重要诱因。

  “最有成就感的医院、学校,应该建在最落后的地方,给世世代代生活在那里的人民以希望!”经历创业千辛万难从而成长起来的“草根医院”,填补了乡村医疗服务的薄弱环节,找到了“用武之地”。解剖这家医院的成功之道,可以发现它努力发挥了自己优势:由于是民办,吸引人才、薪酬发放等方面具备灵活机制;由于办在农民中间,知需求,接地气;又由于都是熟人社会,相应受到更多道德约束、提升诚信水平。多年来,这家“草根医院”不仅仅帮助农民看病,而且在扶贫攻坚、疫情防控当中,都体现了不可替代的价值。

  如果说公共卫生医疗系统是打仗的主力军,那么“草根医院”可以是增援的生力军。人们为草根医院点赞,实则寄托了对医院革除弊端的深切期许。“一些公立医院尤其是社区医院,的确是医生积极性不高,这点说的没错,需要竞争机制才能调动起热情。”正如读者针对报道的点评留言,“草根医院”的兴起,也能够对公办医疗机构起到“鲇鱼效应”。

  启示三:给点阳光就灿烂,民营医院呼吁“公平待遇”

  从一家村卫生室,发展到有11名医生、7个科室、80个床位的一级综合医院,拥有数字化摄影(DR)、彩色多普勒超声机、心电图机、心电监护仪等现代医疗设备。像济世康医院这样的“草根医院”,能够在乌蒙山上播种、长成,并非偶然。重要原因是威宁县给民营医院创造了宽松的环境。当记者在调查中询问,本县给民办医院有什么特殊政策?当地医政管理部门答曰,无他,就是把上级的政策落实到位。比如,只要符合条件,积极审批民营医院设立;再比如,这家“草根医院”像公办医院一样,被纳入农村合作医疗定点机构,这对于医院就近吸引住院病人、拓展业务,创造了重要条件。

  早在2010年,贵州省卫生厅就出台促进民营医疗机构发展实施意见。意见明确,坚持竞争准入、公平待遇原则,落实民营医疗机构在医保定点、科研立项、职称评定和继续教育等方面与公立医疗机构享受同等待遇。

  这些鼓励民营力量的政府文件,不但在贵州,在其他地方也有;不但在医院,在其他经济发展、公共服务领域也有。但是否执行到位?威宁县政府职能部门的可贵之处,就在于较好扮演了执行者角色。政府对民营医疗给予“公平待遇”,从而促进其快速成长。

  “草根”虽然接地气,受欢迎,同时也往往粗粝,并不完美。这家“草根医院”在成长过程中,在建设、诊疗服务等环节也曾出现过不规范的现象,当地医疗管理部门在履行管理、监督职责时,同时提供了指导、服务。

  “草根医院”在招聘医生、医院管理、生活住宿等方面存在很多困难、短板。有的乡土医生虽然行医受农民欢迎,但由于学历等“先天不足”因素,难以拿到执业医师资格证。有的乡土医生中药治疗技术,需要加以整理、检验、传承。这些方面需要政府职能部门严加管理,也需要热心扶持。

  “春风啊春风你把我吹绿,阳光啊阳光你把我照耀,河流啊山川你哺育了我 大地啊母亲把我紧紧拥抱”。让更多像济世康医院这样受到农民欢迎的乡野“小草”,生长得更猛烈些吧。

[责任编辑: 栾小琳 吴雨]

相关阅读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7747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