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贵州频道
贵州频道 返回首页
>>正文

于浩:增强文化自信,坚持中西医结合抗击疫情

2020-03-12 16:20:31  来源: 天眼新闻

增强文化自信,坚持中西医结合抗击疫情

——访贵州省中医药管理局党组书记、局长于浩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贵州充分发挥中医药独特优势,坚持中西医并重、中西医结合,促进中医药深度介入诊疗全过程,及时推广有效方药和中成药,全省31家中医医院共派出231名医护人员奋战在省内外抗疫一线,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贡献中医药力量。

  贵州中西医结合救治新冠肺炎病人取得了良好效果,它在缓解病情、缩短病程、降低医疗救治费用等方面发挥了明显作用。数据显示,截至3月10日,全省累计确诊病例146例,接受中医药治疗的病例138例,占比94.52%。全省累计出院患者133例,其中接受中医药介入治疗的病例126例,占比94.74%。

  近日,记者采访了贵州省中医药管理局党组书记、局长于浩。

  记者:新冠肺炎至今仍有很多未知因素。早在1月21日至22日间,贵州省中医药管理局就组织知名专家讨论拟定、发布了预防新冠肺炎的中医、民族医处方。走在抗疫前列,当时主要基于什么考虑?

  于浩:实际上,从去年12月底,我们就从不同的渠道获知武汉发生的不明肺炎,科教、医政等有关处室一直在密切跟踪。当时,我们就决定要做好把中医药运用到可能暴发的疫情防治中去的准备。

  今年1月19日,我们第一时间组织省内中医药专家对疫情进行分析、研判,确认它为湿温疫病,并积极探讨论证运用中医药参与防治新冠肺炎的方式方法。21日,方案初步形成,经过反复论证,于23日向社会公布了《贵州省病毒性肺炎中医药防治参考方案》(2020年2月17日,省中医管理局再次根据临床实践经验修订下发了《贵州省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中医药防治参考方案(第二版)》——编者注)。

  “贵州版”诊疗方案与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制定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三版)》几乎同时公布,两者高度吻合、略有差异,这既印证了我们的研判准确、反映了贵州中医药的水平,同时,又体现了贵州与武汉在气候、饮食文化等方面的差异。

  我们制定、公布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中医药防治参考方案、预防处方,主要就是想科学应用中医药技术,发挥中医药独特作用,指导中医医师、社会公众进行预防和诊疗,早日击退病毒。

  记者:相对于等通知、传文件的“官僚习惯”,贵州省中医药管理局积极发挥主观能动性、创造性积极抗击疫情,有没有担忧其中的风险?

  于浩:全省中医药系统确实做了一些创新性的抗疫工作,有些步子甚至走在全国前面,包括发布“贵州版”诊疗方案、公开向社会征集民族民间治疗新冠肺炎秘方验方和技术方法,等等。

  创新就意味着风险,但从专业角度看,风险不大。为什么?自东汉以来,我国有据可查的较大瘟疫就发生321次,事实证明,几千年中,中医药为中华民族的繁衍生息和世界医学的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新冠肺炎,以现代医学的西医看,必须得搞清楚它的基因序列、传染源、传播途径等,但从传统医学的中医来说,其就是个瘟疫。历史反复证明了中医药对瘟疫治疗的有效性。这一次,我们也始终坚信。

  作为一个职能部门,贵州中医药管理局从一开始就主动担当,抢先一步。放眼全省,我省在这次疫情防控中也正是因为走在前面,也正是因为有了快速反应、实施了良好管控,才取得了后来的感染人数少、住院天数少、治愈率高等良好效果。

  贵州中医药管理局的做法,确实也引发了社会高度关注甚至激烈争论,比如,我们在公开征集治民族民间秘方验方和技术方法中,就引起了几千万人的关注,大家讨论激烈,但正向的多,很多人也提出了理性与建设性的意见。这是好事。

  记者:在这场没有预演的紧急大考中,贵州省中医药系统取得了哪些亮眼的表现?

  于浩:抗击疫情以来,贵州省中医药系统按照党中央、贵州省委、省政府决策部署,坚持中西医并重,穷尽一切办法救治患者、挽救生命,积极发挥中医药独特优势作用,加强中西医协同治疗,全力守护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

  首先,整个中医药人政治站位高,讲奉献、能吃苦。全省5000名医护人员主动请战,全省中药企业积极捐赠物资,体现了贵州中医药人应有的担当。其次,响应及时,对疾病发展的规律掌握得非常好。在整个过程中,省中医药管理局着重抓研究,找到了疾病发展的规律,目前,全省中医药系统有231名同志在抗疫一线作战。再次,协同作战,强化上下贯通内外联动。全省中医药系统不分层级和条块,团结协作,同时,积极配合疾病防控部门,并运用和发挥了中医药在疾病预防、治疗、康复中的特殊作用。

  铜仁一名重症患者,曾经持续高热,在采用中医专家使用痰热清注射液的建议后,体温就降下来了。全省中医介入做得好的黔南、遵义、黔西南等市州中,黔南的首例确诊患者,从一开始就用了中药,没有转为重症,在遵义,有患者5、6天就治愈出院。

  总体而言,我省中医药介入救治新冠肺炎工作不断取得进展和成效,中医药介入疗效显著,能够迅速改善患者症状,有效阻断病情进展。中医药介入覆盖率不断提高,中医药在缩短病程、提升治愈率、降低恶化率、降低救治成本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记者:贵州的医疗资源尤其是优质资源相对不足。贵州省中医药系统“两线”作战,如何做到科学调度、统筹推进确保“两线胜利”?

  于浩:省中医药管理局第一时间成立了省中医药防控疫情领导小组,建立健全统一领导、密切配合、协调一致、信息共享的中西医结合救治工作机制,建立完善中西医会诊制度。

  同时,全省建立了以贵州中医药大学两所附属医院为龙头、市州中医医院为支点的中医药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防控体系。从组织架构上对专家资源进行合理分配,组建贵州省中医药应对疫情防控工作专家组,由国医大师和全国名中医任顾问,两家省级中医医院的有关专家为成员,负责全省中医疫情防控工作相关技术指导和临床治疗指导,科学规范防控疫情、积极开展应急救治。

  我们组建了三个专家团队分片包干指导全省9个市州开展中医药介入工作;抵近一线指导贵州省将军山医院和贵州省职工医院两所主力定点医疗机构开展中医临床救治工作;此外,还组建市级专家团队指导18家市级医院开展中西医结合治疗。

  在湖北战线,我们分别向武汉、鄂州派驻从全省精心筛选精兵强将组成的中医医疗队。如进驻鄂州市雷山医院22人规模的贵州省援助湖北鄂州中医专家医疗队,其中有15人具有副高以上职称,服务能力、技术水平代表了贵州中医的最高水平。

  此外,我们还利用远程医疗,把前端和后台有机结合起来。前端医生采集患者信息与把关专家讨论后开具处方,再传给后方专家组指导。形成一个团队服务一名患者的诊疗模式。在将军山医院,患者喝的汤剂,医生当天开好方子,团队成员在专业化的中药制剂中心熬制好汤药再送去给患者喝。效果非常好,对疾病的转归产生了发挥了积极作用。

  记者:在湖北战线,我们唱响了哪些中医药的“多彩贵州好声音”?

  于浩:目前,我们向湖北共派驻了4个批次的医疗队。在鄂州市雷山医院,我们的医疗队还从贵州带去了不少中药制剂、民族药品以及10吨道地药材和13台医疗设备等物资,这相当于把弹药和“兵工厂”一并搬到前线去支援了,在一线建立了移动的中医院和中药房,患者能服用汤剂,这为专家实现对所有患者精准施治、一人一方奠定了坚实基础。

  在湖北,贵州中医药人的支援取得了很好的治疗效果,医疗队积极参与危重症病人的抢救,有效降低了当地的重症发生率、缩短了病程等。受到了当地老百姓的欢迎和支持。

  记者:此前,有关中医药、西医药的争论一直不绝于耳。这次抗疫中,同样具有中西医结合“谁为体、谁为用”、谁“更管用、功劳更大”的争议。在我看来,全省中医药系统这次没有陷入这些无谓争论中,而是用实践作了回答。

  于浩:我从小在医院长大,长辈中从事西医、中医的人都有,我也受到西医中医两个体系的熏陶。应该说,中、西医各有优势、各有特点,是完全不同的两个理论体系,但无论中西医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那就是治病救人。两个体系都只是从不同的角度去认识、分析、判断疾病,作出相应的对策,两者实际上不矛盾。我们没有必要去人为划杠杠。

  在我看来,中医是传统医学,西医是现代医学。现代医学研究方向是微观,越来越精准、越来越细分,优点是机理很清楚,但问题是把完整的事物只看到了一个点,而没有看到互相之间影响造成的变化。中医讲究天人相应,讲的是疾病的发展和变化,是整体观,是一个大的客观规律。两者的融合,一定会成为今后大的发展趋势。

  我们没有必要去人为划分对立,而是应该从中去寻找更加有效治疗疾病的方法,改善人类的生命质量、生命尊严。这才是中医和西医共同追求的目标。

  所以,在这个问题上,一定要加大现代医学生、传统医学生的文化交融教育,作为一名中国医生,能西能中最好不过。要让很多人明白:中医既不是慢郎中、包打天下,西医也不是对任何疾病都有好疗效、能包治百病。两者是一个协同关系,没有谁为主谁为辅。

  记者:医护人员首先是人。在战疫中,我们既需要英雄主义,但更需要科学理性。省中医药管理局采取了哪些措施来关心关爱他们的自身安全与健康?

  于浩:从一开始,省中医药管理局就高度重视医护人员的自身防护,目前,做到了零感染。

  第一,加强培训和实践。教育和告诫医护人员,只有保护好自己,才能救治他人。所以,我们下大力气对他们加强培训,特别是对进入实战一线的中医医院的医护人员,作了几轮院感培训,提高他们的防护意识,确保自身安全。

  第二,做好物资保障工作。我们千方百计为医护人员筹集、征集防护物资、保健用品,努力为一线作战人员做好保障。前期,我们除了接收省卫生健康委统一调配的资源外,还自筹了1000套防护设备。要知道,当时物资十分紧缺,但我们还能广泛动员在计划外筹集到,殊为不易。

  第三、做好人员准备和轮换工作。全省中医药管理系统储备了250名医护人员,随时待命和接班。我们已对将军山医院的医生进行了多个批次的轮换,很多医生连续奋战、无私奉献、大爱仁心。比如,陈阳医生完成将军山医院任务隔离结束后,个人马上又申请去了鄂州支援,很感人。

  第四、各级党委政府、卫生健康部门、医院积极关心帮助一线战斗的医护人员及其家人。各方合力解决前方战士的后顾之忧,确保他们轻装上阵。比如,我们不定期向援助湖北的医疗队寄送刺梨汁、足浴粉、驱疫香囊,增强他们的免疫力。

  记者:以这次战疫为观照,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中,贵州中医药的防治体系和防治能力主要还有哪些完善与提升之处?

  于浩:这次大考,我们发挥出了强大的战斗力,令人骄傲。但我们也清醒认识到,贵州中医药服务体系和能力存在的巨大差距。

  从体系上看,全省69家中医医疗机构,一部分综合规模较小,另外,还有很多县市没有按要求建立独立的中医医疗机构;从学科建设上,全省中医医疗机构在传染性疾病和急救能力上亟待提高,设立传染科室的医院很少,人才匮乏、服务能力不高的矛盾依然突出。

  今年起,省中医药管理局重点从3方面加强质量提升。首先,加强院内急救能力建设;其次,加强医院感染科室建设;再次,加强老年病和康复科的建设。

  新冠肺炎是没有预演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充分暴露了我们中医药对突发疾病研究能力和水平不足。贵州有丰富的中医药资源和文化内涵,很多值得去挖掘整理提高利用。今年,我们其中一项重点工作,就是要加大投入去深入挖掘贵州民族民间医疗资源和文化,形成贵州民族医药的成果。

  同时,我们在这次团结协同抗击疫情中,积累了宝贵经验。今后,还要从服务体系和服务能力着手,进一步增强和提高统筹指挥、协调管理的能力与水平。

  此外,我们要加快中医药的信息化系统建设。全省建立了4级远程医疗体系,中医在该体系中的应用与我们的要求还有差距。下一步,我们将在原有资源基础上,对平台和系统进行优化、增强。

  记者:在这次中西医结合抗击疫情中,你收获的最大启示是什么?

  于浩:最关键一点是要增强我们的文化自信。因为,没有了文化自信,就没有了中医药传承发展的空间,没有了优秀的中华传统文化,就没有了中医药传承的根基。中医药文化教育要从娃娃抓起,全社会共同参与。

  文化很关键,它是一个民族、国家最根本的命脉所在。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最可怕的是文化的消亡。真正的中医,它不仅仅是医疗技术,它暨是科学,又是社会学,更是哲学。值得我们深入去挖掘,加以提高。(记者 陈玉祥)

[责任编辑: 刘昌馀]

相关阅读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7018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