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贵州频道
贵州频道 返回首页
>>信息展播>>正文

与3个不同年代的女卡车司机对话

2020-03-08 12:05:18  来源: 满帮集团

  2020年的国际妇女节,注定要将聚光灯投向奋战在一线的女性医护人员,她们艰苦卓绝的奉献,给疫情中的国家带来希望与复苏。如果说白衣天使是白细胞,与病毒为战,那么还有一个女性群体就像红细胞,持续向全国各地输送“养分”助力生产与生活,她们就是——卡车司机。

  三八妇女节之际,满帮平台上3个不同年代的女卡车司机讲述了自己的故事,带大家走近她们的工作与生活。

  60后王金芝:硬核母亲培养男神

  身材挺拔,头不白眼不花,如果不问,谁也猜不到,王金芝已经58了。1996年取得驾照,只身开了20多年大卡车。“全国我只有西藏没有去过了,还有几个月,我的贷款也要还完了,儿子也要毕业了,没有什么压力了,或许我会去一趟。”北到内蒙古的满洲里口岸给俄罗斯送货,南到广西穿过友谊关到越南送货,运过贵州大山里的美味“黔货”,也拉过西北大漠的西瓜,大江南北都留下了王金芝奔驰的身影。

  王金芝非常“硬核”。从湖北拉橘子去北京,货主一看她是个女司机,不信任她,不给她货,看着附近同样在等货的几个男司机,她灵机一动来了一嗓子,“谁来给我演老伴儿,我请他吃烤鸡!”就这样,她揽下了这车货,独自北上完美完成配送。“去年双十一,我一连干了12天,没洗澡,最多的一天挣到了2400。”靠着满帮平台,她精细地规划着自己的线路,创下了自己的收入记录。

  令王金芝骄傲的不是跑了多少路赚了多少钱,而是她的儿子王亮。有一次,王金芝送一单出口到俄罗斯的货,通关时出了问题,只好花1000块钱找了翻译,她当下就想,儿子也可以学俄语啊。回家后,王金芝和王亮一拍即合,儿子也很争气,学入了迷,“上厕所都在叨咕俄语”,后来儿子和妈妈商量以交换生的途径去俄罗斯留学,“我得支持,马上贷了10万块钱把他送到俄罗斯去了”。回国后儿子一鼓作气考上了黑龙江大学的俄语专业研究生,今年就要毕业了,理想是做一名老师。

  “儿子今年毕业,我打算找个地方,宰两头猪,庆祝一下!”

  70后王云侠:卡车、手机闯出一片天

  在王金芝的儿子即将研究生毕业的同一年,安徽的王云侠的工作与生活也将取得新的成就,她正在为自己挑选一辆新的13米大卡,女儿也将成为一名小学生。

  王云侠出生在一个卡车世家,父亲、哥哥,家族中好几位亲戚,都是卡车司机。2007年,王云侠也考上了驾照、买了属于自己的卡车。

  千里走单骑,作为一名女司机,在路上最怕的不是夜晚的黑暗、长时间驾驶的孤寂,而是事故。“事故处理起来很麻烦,有一次有人追了我的尾,报警,打120送医院,处理了很久才处理好”。有一年下大雪,走到河南濮阳黄河大桥,前面出了事故,堵了三四天,“没有吃的,路上的卡友互相帮助,有分方便面的,有自己做饭的,最后我们走路几公里到当地人家里要馒头吃。”。

  王云侠用卡车和手机带大了6岁的女儿,给娘俩闯出了一片天。“我当时跑到河北,感觉要生了,就住进了河北当地的医院,孩子7天开始就跟我上路跑车了。”就这样,女儿跟着王云侠在车上长大,“挺好带的,喜欢听音乐,一听就笑。一岁多,有一天把她从车上抱下来,突然就会走路了。后来会说话了,还能和我聊聊天。”如今,女儿上学前班,9月份就上小学了。

  辞旧迎新,2020年元月1号,王云侠刚把旧车卖了,“打算从原来9米6的车换成13米的,还是贷款买,没有压力没有动力嘛”。等疫情过去,王云侠就打算继续上路了。

  80后张丹:侠肝义胆敢闯敢爱

  “你瞅我这忙了一下午。和我一起拉货的卡友,雨布没盖好湿了400多箱货,运费没拿到,还得陪钱,这才帮他联系好了人,帮他卖掉货”。原来,热聊中的张丹突然下线,是帮卡友联系买家挽回损失。当晚,张丹特意陪卡友吃了顿火锅,“跟他唠唠,怕他赔钱上火,在外跑车都不容易。”

  张丹经常在群里帮遇到困难的司机募捐,作为群主,她通常是第一个捐,捐得最多,“我必须以身作则”。爱打抱不平的性格,让张丹走到哪里都有朋友。

  今年春节,因为疫情,张丹和卡友们在广东过的年。1月17号张丹从福建拉青菜到广东,等到卖完,疫情严重起来了,张丹干脆决定不回去了。“我把车停在茂名的停车场,和几个认识的卡友,AA制买了肉菜,一起过了个大年!”

  张丹从小就爱车,不仅驾驶技术了得,找货也是一把好手。宁夏什么时候摘西瓜了、新疆什么时候产葡萄了,她都门儿清,现在通过满帮平台配货,更是让她不愁货源。

  张丹敢闯。她拉过好几年大件,大件就是超长超重的货物,比如风力发电设备。货值高,怕货损,每到一个地方得办超限证,跑得慢……让很多男司机都望而却步的货物,却吸引了张丹,“算算能挣钱,我就拉!“

  为了圆自己的布达拉宫梦,2018年,张丹特意找了一车去拉萨的货物,从成都装货,一路经过汶川、阿坝、久治、花石峡、香日德、……到了格尔木,她开始有高原反应,“幸好雇的副驾有经验,提前带了氧气瓶。去了一趟算是圆梦了,我心脏不好,不能再去了。”

  张丹说,可能的话,她将来要成立车队。“我喜欢开车,想一直开到开不动了为止!”

  张丹的话也代表了大部分女卡车司机的心声。上百万里程的风景,对方向盘的热爱,让她们在历尽千般之后,仍然选择坚守这条道路,继续为了自己的梦想,为中国的物流奔跑着。

[责任编辑: 吴雨]

相关阅读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6803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