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贵州频道
贵州频道 返回首页
>>信息展播>>正文

贵阳各行业复工记:万事俱备,只欠客流

2020-03-06 10:11:58  来源: 贵阳网

    年初这场新冠肺炎疫情扰乱了大家原本一如往常的生活。能够顺利复工,对很多人来说已是庆幸。

    在复工返岗的各环节中,每个岗位的从业者都在努力拼搏,希望疫情早日过去,希望拥抱春天……

    受访者:周小碗

    职业:颌面外科医生

    作为一名医生,说起复工确实有点惭愧,因为那么多身边的同事都在一线抗疫。但由于我们科室的特殊性,疫情期间,我们停诊了。这一休,就休了我从业十几年来最长的一次假期。

    近期我们恢复了一些科室,主要是针对急诊,牙痛、牙外伤、口腔颌面部创伤和感染的患者居多。我也算是半正式复工了,所谓“半正式”,意思就是我一周只用上两天班,一天门诊、一天值班。

    复工后的急诊班,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有个醉酒后把整个面部摔得稀烂的患者。救护车把他送来,分诊到我这里,我一看,面部多处创伤,这得喝得有多醉才能摔成这样啊?最让人哭笑不得的是,上了手术台,他还依旧说着酒话:来来来!喝喝喝!一直拉着让我陪他划拳。我特别不明白的是,政府天天三令五申让大家不要聚会不要聚会……总是有这种不听话的人,哎,好心焦!

    在家休息期间,我时常会想起那些我认识或是不认识的去湖北支援的同行们,每天都很焦虑。可能身为同行,我们更能感同身受,更知道他们在一线的不容易。

    嗯,说点开心的。复工后,由于在医院工作的特殊性,我和两个同事一起住到了学院的家属区。因为我也有点担心万一……或者……反正那种感觉……我不想连累家人。

    正因为又住到了一起,有点回到大学宿舍的感觉,有很多不言自明的开心。不当班的时候,我们就一起做饭、一起跳操锻炼、一起追剧、一起学习……做饭的话,一般都是我和其中一个同事做,第三个同事负责收洗,分工明确,也不扯皮。这也是很多年后,让我重拾对做饭的热爱,同事们都夸奖我是“外表冷静的做菜小天才”。

    春天来了,我相信我的那些去一线抗疫的同事们也要回来了!我答应了好几个很熟的同事,等她们平安回来,我会唱歌给她们听,随便点的那种。 (欢喜)

    受访者:徐晓东

    职业:赤佑乐队吉他手

    3月3日,工作室接到了新年的第一个录音单。我骑着滑板车从花果园1期的家到花果园M区4栋的工作室,路上只花了8分钟,但这是我过年之后,第一次到工作室。

    本来1月31日就要开张的,因为疫情,很多计划都取消了。去之前我就特别担心,快两个月没有动过的机器会不会受潮氧化。果然,录音时,有个控制台出现了杂音。

    这个工作室,可是我们乐队中的部分成员一路演出一路存钱买设备,去年10月才攒起来的。工作室成立时,大家都很开心,计划今年2月发布新专辑。谁想到,现在乐队不能在一起录音,计划也不知道要推迟到什么时候。

    3月,原本是音乐节、户外演出频率渐高的时间,最有利于乐队的宣传。但是,现在国内所有的演出行业都已经停止。目前,我们乐队一个演出邀请都没有接到。

    我和乐队成员已经两个月没有见面,这是乐队成立4年以来第一次这么长时间没在一起排练。两个月没有排练和演出,我们之间的默契和熟练度一定会受影响。想要恢复,还需要一段时间,一段比疫情更长的时间。

    收入虽然减少,支出却没有变,今天,我还去交了半年的物业费。我和成员们算了一下,疫情期间我们损失了差不多4万块。如果疫情再持续下去,我怕乐队会撑不下去,哪怕再有一个月,都怕。(董容语)

    受访者:刘洋

    职业: 树厨创始人

    直到2月中旬,我都还在考虑要不要外卖,3月1日,我终于在朋友圈发布了要开始外卖的信息。我的第一条外卖信息就像是自己的一段独白,标题就是:树厨老板为何被迫成为微商?第一次做外卖,第一次当微商,第一次自己接单,除了有点手忙脚乱,内心却是喜悦的。

    目前我们直营门店就有10个,员工200多人。面对这么多的门店和员工,房租、人工还有对未来市场的担忧,几乎让我每日寝食难安。但我一直没有考虑裁员,我不太想裁员,现在员工的工资基本是通过协商来发,或者直接停薪待岗。

    房租、人工还有对未来市场的担忧,其实在餐饮界广泛存在,因为疫情停工半月之后,不少餐饮业开始复工,把外卖当成主要的突围方式。虽然我知道很多餐饮企业都已经开始做外卖,但我们一直没有动静,因为在没有考虑清楚外卖同时如何保证品质这个问题之前,我不会轻易开始外卖,我不希望外卖让品质下降。

    经过我和团队的努力,3月1日,终于推出了两款外卖套餐。全程都是自己的员工配送,消毒和防护到位。开始外卖之后,我本人时常在送餐的路上,我心爱的座驾后备厢塞满了外卖盒,每天深夜12点都还在忙着在网上接单。 (问菩)

    受访者:岑小静

    职业: 文旅行业创业者

    说起复工难,我想可能没有比旅游行业从业者复工更难的了。同行之间流传着一个段子:别的行业宣布人员失业都是HR通知,而我们旅游行业不一样,都是官方新闻宣布旅游从业者“失业”了。这次新冠肺炎疫情让所有旅游行业从业者陷入了停摆状态。

    今年元旦节,我辞去了知名文旅集团的稳定工作,和几个小伙伴一起准备继续在这个行业创业。敲定了办公室、组建了团队、办好了手续准备年后大干一场,然而谁能想到新冠疫情如此凶猛。就目前情况来看,疫情对我们旅游行业的影响估计将持续3—6个月。

    一个人复工的这段时间,我尝试着做了几个商业故事的视频,比如携程网创业四君子、比如京东创立的前世今生。自己整理新闻素材写文案、自己找图片和影像、自己配音、自己剪辑……把成品分享给了几个要好的朋友,大家都表示看得津津有味。这让我动力倍增,准备再多朝这个方向尝试。

    自我复工之前,唯一的一次下楼,是在业主群看到有邻居在问谁有消毒纸巾,我发私信给她说可以给她一罐。于是我们全副武装地在小区广场上匆匆见了一面,隔得有一米远,谁也不认识谁。我把消毒纸巾递给她,她递给我一挂香蕉。

    刚才,好消息来了,约了很久的客户答应面谈,我要拾掇好自己,正式出门复工了。(欢喜)

    受访者:邹仁靖

    职业:乐转城市书房店长

    结束了一天繁忙的工作后,我长舒了一口气,稍微整理了一下戴在脸上的口罩,走出鸿通城外,此刻,贵阳的街道已是灯火通明。相比于去年的热闹,现在的鸿通城人烟稀少。疫情来袭,造成的影响不仅仅是人流的骤减,还有对实体服务业的冲击与考验。

    疫情之下,我们书房停业了19天。我只能待在家里,一遍遍地刷新着疫情新闻,久久不能复工,让我变得很焦躁,这种只能等待的境地实在太折磨人。

    2月11日,我们店的线上商场开启,这是我们所有人的努力。进行了从线下到线上的策略调整,让顾客足不出户就可以买到自己需要的商品,商城开启后,我们收到了很多顾客的积极反馈。

    2月19日,线下门店恢复营业。我们做好了最全的准备,佩戴口罩,每日对店面进行消毒,每天对员工进行三次体温检测。

    刚复工时,线下门店顾客稀疏,人气低迷,这让我有些忐忑,但是心情远比之前的焦躁好了许多。我始终相信,在不久的将来,贵阳就会重新恢复生机勃勃的景象,脚步匆匆的人们会放慢步伐,走进安静的书店,在一丛丛图书里流连忘返,享受着来之不易的闲情逸致。(岳欢)

    

[责任编辑: 邓娴]

相关阅读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6706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