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贵州频道
贵州频道 返回首页
>>信息展播>>正文

乘着开往春天的专列“回家”!记者直击出黔民工的千里复工路

2020-02-26 10:32:05  来源: 贵阳网

    2月21日至23日,连续三天,共计1673名黔籍民工乘坐浙江慈溪市派出的专人专列G2334次高铁返岗复工。

    来自贵阳清镇的罗兴国在慈溪打工24年,2020年给他的惊喜不止是一张免费的高铁票,还有在余姚北站慈溪市委书记送给他的一份特殊见面礼“防疫物资”。

 

    据贵州省人社厅就业局不完全统计,春节期间,贵州省返乡农村劳动力达251.8万人,其中跨省返乡199万人,返乡劳动力中有外出务工意愿的有220.2万人,占返乡人数的87.5%。

    贵州是全国脱贫攻坚的主战场,也是浙江对口帮扶的西部省份之一;就业即民生、就业助脱贫;疫情之下,千余黔籍民工" 点对点" 运输,黔浙两地,虽山水千里,双手再握更显情谊…… 

    1、一张免费的高铁票

    2月20日一大早,罗兴国挂掉电话,啪啪拍着大腿,入正月以来,妻子看见他少有的笑容。“可以收拾东西了,咱们明天就能回厂里。”

    电话来自1700公里外,浙江慈溪市益丹电器有限公司老板陈锦良。冷静下来,罗兴国突然想起陈老板几次重复的“最重要的事儿”——去村委会开张“ 健康证明”。在村委会,测量体温、填写表格,盖章,拿走这张“通行证”没用到十分钟。

    妻子找来蛇皮袋,腊肉、干辣椒装了二十多斤,又将衣物鞋帽压紧塞满两包。21日凌晨五点,罗兴国抱起熟睡的一对双胞胎孙女,由亲戚开车直奔贵阳,车窗外,天色渐明。

    7:55分,贵阳北站北入口,几名身穿红马甲的“慈溪人社志愿者”身边已围拢不少人。“掏出手机扫描《甬行码》,凭身份证过专列通道,请有序不要拥挤。”领队周群一边喊一边试图将手中的红色牌子举得更高些——“欢迎慈溪企业员工返岗”。

    人群中,有人嘀咕:甬行码是啥?“甬是我们宁波的简称,防疫期间扫码注册显示绿色才能进入宁波地区,类似于你们的贵州健康码110。”周群解释到。

    罗兴国注册完甬行码信息,在入站匝门处排队测量体温,怕有“意外”,特意把村委会证明和身份证一起递给安检员。

    上车是有序的,虽然没有纸质车票,但每个人的手机上头天都收到了车厢和座号信息。罗兴国说自己得的这个座位特别好,10号车厢的最前排,腿脚伸得直,距离厕所近,还有一小块空处,蛇皮袋倒地,4岁的双胞胎孙女正好可以骑在上面玩儿。

    8:49分,搭乘527名贵州籍民工的G2334次高铁驶出贵阳北站,这是浙江慈溪市年后对外开出的首趟“复工专列”。

    车厢广播里,在不间断地喊话:特殊时期,请大家不要摘下口罩,不要来回走动,我们乘务人员会加大服务频次,主动来到你的身边。尽管隔着口罩,听音就能知道“来路”。你是哪个村的?你那边防疫搞得严不严?你在慈溪哪个厂?工资高不高?年后老板打几个电话催着回去……

    朱德福逗着罗兴国的两个孙女乐,话匣子是从他赫章县野马川老家疫情管控太严打开的。“你都不知道我在家憋成啥样了,出不了门。”“我家住村口大路边,院墙上正好挂着一个条幅,写着:带病回村不孝子孙。”他摇摇头,说“谁也不想遭人骂,是吧。”

    “听说坐这趟车我们自己不用花钱,是不是真的哦?”“有可能是厂里先垫着,回头从工资里扣啊。”“厂里特别着急我们回去上班,他们可能要出一半吧。”一瞬间,附近打盹的人也坐起来插话。不善言语的罗兴国拿出手机,给他们看:“宁波市出资50%,慈溪市出资25%,用工企业出资25%。”

    慈溪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周群证实了这个说法。作为首趟专列“接人领队”他的手上还有另一份文件:2月19日慈溪市向上海铁路局宁波铁路段申请三列贵阳北至慈溪的“复工专列”,当天获批。20日周群和慈溪市卫健、公安一行五人飞往贵阳;21日接走527名贵州工人。

    “非常时期特事特办。”

    2、惊险的2小时14分

    杨汉美怎么也不会想到,疫情期间,列车上一直都备着的那套“防疫应急包”会被突然打开,自己在一分钟里还能冷静地穿上防护服、戴好医用手套和护目镜。

    尽管,接到值乘任务的头一天,她还琢磨了很多事儿。将平常售价15元的盒饭,2元的矿泉水,车上采购比例从以往的30%提高到50%;是不是要给晕车的人准备个塑料袋……

    13年里,她从一个普车列车员变身贵州首批高铁列车长。“但这次任务特殊,要护送我们贵州500多名农民工兄弟姊妹一起出远门,还是在疫情防控特殊期间。”她给自己鼓气“平安就好”。

    意外来得突然。16:30分,车近浙江衢州市龙游站,杨汉美叫醒10车厢最后一排临窗的熟睡男子。这是当天她和慈溪市接车小组沿途的第三次例行体温检测。

    “37.3 ℃ !”这是个零界点。“发现患者有发热(≥37.3 ℃)、乏力、干咳症状时,立即采取临时处置措施,动车组列车选定列车两端中的一节车厢作为隔离车厢,到达目的站或具备条件的车站后,将发热病人下交,由车站移交卫生部门;对疑似患者所在座(铺)位前后三格范围内的旅客均视为密切接触者……”这段规定,这段时期,她能背得一字不漏。

    杨汉美与慈溪市卫健局随车医生马雪峰默契一望,转身离开。打开“防疫应急包”将自己快速“武装好”,并在值乘日记上记下该男子的车厢座位号、测量时间与度数。杨汉美紧盯着手机,时间过得似乎有点慢。每隔五分钟,连续两次再测量。体温枪额测显示37.57 ℃,水银体温计腋下测量37.8 ℃。

    最后一节隔离车厢不再空静。周群在向慈溪市有关方面汇报;杨汉美在向铁路部门紧急汇报,一手一个电话,轮换着接打。此时,乘务员方宁正按照列车长的指令,对该男子座位的前三排乘客逐一登记信息。慈溪来的工作人员拿出六张A4白纸,六支笔,从车厢前后对传,并用扩音器喊话:“按照要求,你们下车前要做个信息采集,姓名、身份证、电话、下车后去往哪个镇、哪个厂区。”

    “不能引起恐慌,我们先这样撒个谎,不能漏掉这节车厢里的一个乘客信息。”这是杨汉美和周群等人共同的决定。

    车至金华站,工作人员以“核实信息”为由将该男子请入独立商务厢。这名来自六盘水的男子自称年前回家后,就没出过门,也没有任何身体不适。“不紧张,要放松,你可能是对空调温度不适应;也可能是坐车时间太久了。”工作人员安抚着男子的情绪,随时监测的体温,忽高忽低,但每一个度数都被记录。

    一路上,列车保洁对厕所马桶,门手把,洗手池等消毒频次极高,事发后,又加大对10车厢尤其是该男子座位的周边加大消毒力度。

    列车平稳地向着目的地疾驰,睡觉的人陆续醒来,有人开始起身慢慢收拾行李,做下车的准备。隔着防护服,帽檐下,能看见杨汉美额头沁出的汗珠。同样站立不安的还有周群和随车的慈溪市人社局志愿者们。

    18:44分,列车准点至余姚北。早已等候在站台的慈溪市卫健人员上车将男子专车带走,送往指定医院。21:45分,“那个发热旅客经严格筛查已经确认没事了,身体正常,可能是太紧张了。”杨汉美和周群先后都收到了这条信息。

  “虚惊一场,平安就好。”

    3、欢迎“新慈溪人”回家

    华灯初上,春风尚寒。走出车厢,罗兴国给孙女把领口的拉链向上提到最顶端。

    “慈溪欢迎你回家”“贵州老乡一路辛苦了”“宁波欢迎你专列伴你温暖返岗”等横幅牵扯得和志愿者站立的一样笔直。站台上,红马甲志愿者一字排开,手中举着指示牌:1号车古塘街道、2号车宗汉街道、5号车坎墩街道、6号车掌起镇、10号车附海镇等。

    “大家一路都辛苦了,盼着你们回来已经很久了,慈溪现在疫情很安全,但也请大家严格按照要求规范复工,慈溪感谢你们。”慈溪市委书记高庆丰在出站口,鼓掌欢迎,罗兴国和他的同乡还得到了一个手提礼盒,里面有一瓶消毒水,一个暖手宝,还有一封感谢信。

    年后因疫情没能及时返工,他没想到;头天通知他第二天乘坐免费高铁他没想到;得到市委书记的迎接和礼物,他更没有想到。

    提着三个大小不一的蛇皮袋,人群中,罗兴国的脚步跨度很大。他有点急切,急着回到他的出租屋,急着操控机床,急着挣钱。

    “他人踏实,工作挣钱,挣钱工作就是老罗的生活。”22日,在慈溪市匡堰镇倡隆村妙山5号院,陈锦良递给罗兴国一支中华烟,骄傲地说,老罗是他第一个外省的工人,也是他的好兄弟。1996年,老罗来的第一年还是拿每天20元固定工钱,那时陈锦良还只是一间手工作坊,老罗当年使用的手搬仪表车现在还在厂区一角陈列着,陈锦良说“这是24年的陪伴和交情”。

    厂房一外元磨数控车间,20台机器年后还没运转,这是“贵州车间”,陈锦良说这里由8个贵州工人负责掌管,“我喜欢请贵州工人,勤快,少是非。”

    只比罗兴国大三岁的陈锦良最清楚老罗的心思:“昨天坐10多个小时的车,今天就收拾下屋子,洗洗嗮嗮,明天再上班。”

    罗兴国租住的房子与厂区一墙之隔,一间十几平方的单间,一米宽的过道对开门处有张木桌架起的灶台,尽头是个帘布遮挡的厕所,房租每月100元。

    “我想多挣钱,都是为了这两个孙孙。”两个孩子在他身后的木板床上翻滚,打闹,你笑我哭,我笑你哭,时不时又来。

    “两孩子生下来三个月,儿媳妇悄悄摸摸地跑了;一个2斤8两,一个3斤8两,在保温箱呆了一个月,出来黄疸高,贫血又住院20多天,花费了近20万;最小的孙女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快四岁了还不能说话,耳朵也听不见;媳妇跑后儿子打击很大,在家附近做点临工,也没能力带这两个孩子。”罗兴国使劲咂了口烟。

    作为一名熟练技术工,罗兴国的收入不算低,平均每月拿到手的工钱在7000元左右。此外,还有厂里十多年前就给他交齐的“五险”,上个月,他个人缴纳371.6元,厂里缴纳842.3元,共计1213.9元。

    俩孙女跑到出租屋后面,沿一片菜地的田埂捻野花。陈锦良的妻子“老板娘”,远远望着:“第一次来,还不会走路,奶奶给她们买个一排两座的双胞胎推车;现在不也都长大了嘛,老罗不急都会好的,有困难开口,慢慢来哦。”

    他们都笑了,午后,阳光正暖。

    4、慈爱助黔此情不移

    23日11:26分,一辆浙江牌照的大巴车,缓缓停靠在慈溪市附海镇南工业园区先锋电器厂大门口,车上27人提着行李下车集合,车头处挂着一红色条幅:安龙县“爱心岗”外出务工直通车——浙江。

    吴装金、何德敏夫妻俩不能讲话,拍摄合影时在站队中间比出一个爱心造型,隔着口罩,依然能看到眼角流露出的笑容。测量体温,填写职工信息表,吴装金夫妻俩被特殊照顾,分到一家夫妻宿舍。考虑到夫妻俩“身体特殊”,通过实地摸排,安龙县人社局早前在和慈溪市人社局对接时,还把吴装金的妹妹、妹夫、大嫂一起安排进先锋电器厂,互相照应。

    这是自2月16日以来,贵州省黔西南州安龙县和兴仁市第五批赴慈溪“爱心岗位”直通车。贵州是全国脱贫攻坚的主战场,也是“东西部扶贫协作”浙江对口帮扶的西部省份之一。浙江宁波市自2013年起对口帮扶黔西南州,而慈溪市目前对口帮扶的正是安龙县和兴仁市。

    “我们对扶贫就业零门槛;政府用心,企业诚心。”慈溪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龚敏捷坦诚地说,为了能寻找到更多的“贫困户劳动力”,年前1月13日至14日,他带领企业招工负责人还特意跑到贵州安龙和兴仁,“就是想在年前腊月做通他们年后去向的思想”。

    就业即民生,就业助脱贫。2019年,慈溪市共开发“爱心岗位”438个,定向招收安龙、兴仁两地建档立卡贫困劳动力283人。另据慈溪市人社局出台《关于加大东西部扶贫协作对口地区就业扶贫政策支持力度的通知》和《关于完善就业扶贫有关政策的通知》,明确规定安龙和兴仁市户籍的建档立卡贫困劳动力在“爱心岗位”就业的,可享受就业扶贫岗位补贴。

    慈溪市人社局相关负责人解释说,以吴装金夫妻俩为例,两人都是建档立卡贫困人员,此次前往先锋电器“爱心岗位”就业,除了能拿正常工资外,若稳定就业9个月及以上,还可以享受每人2万元的岗位补贴。

    这无疑是吴装金来到慈溪当日的一份“厚礼”,学历不高,却在员工信息登记表背面工整地写下几个字:“我要奋斗!不要贫困户!”

    关于“贫困户补贴”,罗兴国心里的疙瘩年前返村才解开。“2016年起,连续三年,我的两个孙孙每年每人都有两千元帮扶款,去年突然就停了。”罗兴国说贵阳市公安局的领导亲自去自己家里送过几次钱,他们不在时,还会把钱交给他的老父亲。

    贵阳清镇市卫城镇克乃村村支书周健给了他解答:“那几年我们村被定义为‘低收入困难村’,有很多贵阳、清镇的单位来定点帮扶,现在村里贫困帽已摘除,你家又不在那建档立卡重点扶贫的18户37人里面。”

    “贫困村、贫困户,讲起来还是难听狠;还不如不要的好。”23日,三台数控机床同时运转,罗兴国置身中间,左右兼顾忙而不乱。

    早上起床,罗兴国接到女儿从老家打来的电话:“爸,我今天回原来的地方上班,还是帮小孩子排课表;我哥昨天出的门去给人家做安装了。”

    “我们都得好好干,今年都不容易。”罗兴国挂完电话,心踏实了。(记者 张志红 石照昌 浙江慈溪)    

[责任编辑: 邓娴]

相关阅读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6268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