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贵州频道
贵州频道 返回首页
>>信息展播>>正文

探访“战疫”一线的两名90后白衣女党员“非常8小时“

2020-02-04 15:23:27  来源: 都匀市融媒体中心

  “为了抗击疫情,自愿推迟婚期,主动请缨赴一线,直至战‘疫’胜利”。

  面对笔者突然采访,她俩脱口而出。

  白衣女战士满脸褶痕

  时间定格:2020年1月31日16时整。

  都匀市融媒体中心笔者如约来到都匀市人民医院呼吸消化内科见到的镜头:

  两名年轻漂亮的白衣天使一同走出禁止其他人通行的“医学观察隔离区”,看上去有些疲惫,其衣服上佩戴的党徽熠熠生辉。

  走出“医学观察隔离区”后,她俩首先要做的事就是去卫生间方便;严格按照步骤进行清洗消毒;再喝一杯温开水润喉;赶紧用微波炉将同事为她俩准备的已经冰冷的午饭加热后,“狼吞虎咽”的吃起来,填饱早已咕咕叫的空肚子。

  身材矮小的她俩,穿着宽厚严密的全套防护服,在“医学观察隔离区”不吃不喝不上厕所,持续战斗了8个小时,实在又饥又渴。

  由于长时间戴着防护镜和防护口罩,她俩红润的脸庞出现了浅红的勒痕,过了许久才恢复正常,微笑起来依然是那么灿烂、漂亮。

  推迟婚期请缨赴“战疫”一线

  她俩一边吃饭一边分别作了自我介绍:

  “我俩虽然在同一医院工作多年,由于不在同一科室,每天上下班不一致,平时不认识,是这次战“役”才并肩作战的,很快成了好姐妹。”

  “我叫米吉利,现年24岁,共产党员,来自福泉市一个普通居民家庭,受爷爷奶奶都是共产党员的影响,我2014年在学校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2017年从黔南民族医学专科学校护理专业毕业后,考入都匀市人民医院外科护士岗位工作至今。”

  “我叫何利红,现年27岁,共产党员,来自省独山县基长镇上道村一个普通农民家庭,2014年在遵义医学院护理专业学习时,加入中国共产党。2015年毕业考入都匀市人民医院妇产科护士岗位工作至今。”

  米吉利说,她与男朋友恋爱2年多,2019年11月11日办了结婚证,计划今年5月举办婚礼。

  2020年1月25日,都匀市人民医院党委向全院发出号召,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形势严峻,需要抽调医护人员驰援防控一线,希望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能够发挥先锋模范带头作用,冲锋在第一线。

笔者采访白衣女战士何利红(右)和米吉利(中)

  在医院党委的号召下,全院党员医护人员纷纷写下“请战书 ”:“我自愿,我报名,如有紧急情况我愿第一个奔赴一线,随时听从组织调配,守土有责,时刻出发,坚决打赢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阻击战”。

  米吉利说,当时,我向在福泉老家的父母及爷爷奶奶、在监狱系统工作的未婚夫说,我要报名去疫情防控第一线,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有可能要推迟婚期。家人不但不反对,还鼓励支持。于是,我毫不犹豫地在“请战书”上写下了“米吉利”。

  何利红说,当时,我也打电话向独山老家的父母说,想报名到一线去抗击疫情,没有想到,我父母虽然是地地道道的普通农民,他们也支持我的决定,鼓励我好好工作。

  我和老家是河南新乡的男友原计划是今年正月初五在独山订婚,五月份举行婚礼。他得知此情况后,也“手指拉钩”表示支持。他说,你安心工作,我会向河南老家的父母解释原因,等这场战“疫”结束后,我来娶你。

  她俩说,正因为有了家人的支持,我们工作起来才更加有劲。刚开始,我们以为是去驰援全国重点疫区武汉,后来才晓得是在本院防控第一线。不过,不管是去重点疫区还是在本院一线,都是为了抗击疫情,我们都会毫不退却,不当逃兵,勇当逆行者。

  白衣女战士的“非常8小时”

  米吉利和何利红向笔者首次讲述其在“医学观察隔离区”是怎样坚持不吃不喝不上厕所而度过“非常8个小时”的?

  1月31日上午7时30分,她俩吃完早餐后,提前赶到市医院呼吸消化内科,换衣穿上宽厚的防护服,从头到脚,全副武装。

  8时正,两人一同进入“医学观察隔离区”,与上一班的护士进行了工作交接,开始了持续8个小时的战斗。

  在“医学观察隔离区”,我们不能使用手机、电脑等通讯工具,主要的工作就是,为留观病人测量体温、雾化治疗等,随时观察记录留观病人身体变化状况,按时送饭。留观病人一旦需要什么、或者出现什么异常,就用对讲机通知隔离区外医护人员进来处理。

  有的留观病人隔离时间久了,心理有些烦躁,骂骂咧咧的,还负气不吃东西。我们都尽量克制自己的情绪,耐心地进行心理疏导,避免语言上冲突,多传递党和政府都十分重视,全社会都关心关注等各方面正能量信息,大多数留观病人都理解并配合我们的工作。

  比如,我们会对留观病人说:看着你们吃饭香香的,我俩肚子饿得咕咕叫,也很想吃。你们在这只是短暂的留院观察,每天早中晚按时吃饭,可以看电视、用手机玩微信抖音,还可以与家人通电话了解家庭情况。在这里暂时的隔离,都是为了你和家人以及大家的身体健康安全。

  在“医学观察隔离区”工作遇到的主要困难和麻烦就是,我俩个子矮小,仅1.55米左右,穿着宽厚的防护服,戴着厚厚的防护镜、防护口罩和三层手套,呼吸和行动都吃力,走路像企鹅一样,一摆一甩的。

  我们上班前,要吃饱,尽量少喝水,进入“医学观察隔离区”战斗8个小时期间,不能吃喝,不能上厕所,因为目前防护物资紧缺,防护服是一次性的,脱下就废了。防护服不透气,持续战斗8个小时后,身上的衣服都被汗水浸湿了,尤其是防护镜雾化后挡住镜片模糊,看不见东西,只有等雾化结成水珠自然流掉,或请同事用手指轻弹镜片。

  从恐惧感到信心十足

  她俩说,说内心话,我们第一天进入“医学观察隔离区”战斗时,心里或多或少还是有些压力的,也不免有些担心和恐惧感,因为毕竟是零距离接触,可恶的病毒是无情的。

  但是,经过几天紧张有序的战斗后,我俩已经慢慢适应和熟悉了“战疫”环境。比起在武汉等重点疫区战斗的战友来说,我们的工作算不了什么,轻松多了。

  她俩从早上8时走进“深邃神秘”的“医学观察隔离区”,直到下午16时才走出禁止通行的隔离区大门,首先就是好好地、深深地呼吸着清新空气。

  在这场抗击疫情的阻击战中,白衣战士每值一个班,需要八个小时,在这“非常8小时”里,她们所克服的困难,无法用完美的文字来表述,也只有经历过这不平凡的战斗时段的她们内心才清楚。

  她俩说,相信通过无数像我们一样的白衣战士以及各行各业坚守在防控一线的战友们的共同努力,我们一定能够早日打赢这场没有硝烟的疫情阻击战。

[责任编辑: 邓娴]

相关阅读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5290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