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刀水苏维埃政府成立经过及历史意义
新华网 ( 2020-01-09)
稿件来源: 凤冈县融媒体中心   作者: 县委党史研究室
 

  编者按:1935年1月上旬,红军长征到达贵州遵义城,在遵义会议即将召开之际,党中央面对当时严峻复杂的敌情,为确保遵义城的安全和遵义会议的顺利召开,驻守在湄潭的红九军团按照中革军委指示将警戒范围延伸至凤冈偏刀水一线。1月14日,红九军团派200余名红军来到偏刀水开展革命活动,组织发动群众,捣毁偏刀水厘金征收处,成立了偏刀水苏维埃政府。1月15日下午又奉命返回湄潭。尽管红军在偏刀水只停留了两天一晚的时间,但却播下了革命的火种。红色薪火代代相传。为纪念偏刀水(琊川)苏维埃政府成立85周年,中共凤冈县委党史研究室,中共琊川镇委员会、琊川镇人民政府,凤冈县政协教科文卫体与学习文史委员会联合推出了《偏刀水苏维埃政府成立经过及历史意义》《红军长征到琊川带来的影响》这两篇文章,以飨读者。

  一、偏刀水苏维埃政府成立的经过

指挥部遗址。

  1935年1月3日,中央红军渡过乌江分多路向黔北遵义挺进,1月5日,随中央红军一起的红一军团一师、十五师和红九军团攻占湄潭,红九军团进驻湄潭县城后,又遵照中革军委1月6日《关于我军七日行动的部署》电令指示精神,于第二天派干部伍保善和另一名姓杨的同志,带领部份红军进驻到离湄潭县城约40余里与凤冈县接壤,地处黔东交通要道,当时商业较为繁荣的永兴镇,担任遵义城的外围安全警戒。红军到达永兴后,一边休整,一边组织宣传发动群众,开展革命斗争。

(黄升华、曹诣 绘画)

  当时,原驻守湄潭的黔军第八团万士炯部已逃往思南,正伺机想返回湄潭。而隶属追剿军中的湘军第五十三师李韫珩、六十三师陈光中两部共10个团的兵力也赶到了镇远、石阡一线聚集待命,准备北进。离乌江河闪渡不远的偏刀水(今琊川镇)固然就成了一个防御空缺。而此时,遵义会议即将召开,面对严峻复杂的敌情,为确保遵义城的安全和会议的顺利召开,驻守在湄潭的红九军团遵照1月12日中革军委的来电指示精神,决定将现有的警戒范围作适当延伸至凤冈偏刀水一线。并于1月14日上午,将驻守湄潭永兴正经锡落坪、天城塘、皂角桥到水鸭子(今湄潭兴隆)各处开展革命活动的部份红军(约100余人),与奉命从湄潭县城赶来水鸭子准备去偏刀水的100多名红军会合,共计200余人。由一位姓苏的红军干部带队,在曾以做小生意为掩护,到偏刀水侦察过的老田和小尹带引下,经水鸭子、杉树坳、十里溪、高院墙、张家大土由当天中午到达离偏刀水街上仅有一公里远的西南面三教寺。

  一听说红军要来了,偏刀水街上的地主老财、豪绅们便闻风匆忙外逃。惊恐仓惶的偏刀水区长付颖清带领一支约有50人的地方保警队,正准备逃走时,突然见派出去三教寺方向探听消息的区保警队兵丁薜成良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回来向他报告说:“付区长,从张家大土那边来的红军都已经打到街背后的三教寺啦!我一发现他们就赶快往回跑,结果有两个紧追上来就不停步,追得我气都喘不过来啦。”付颖清听后,急令身边的兵丁林狗儿(林少清)带着两人继续到场西南面去侦察,林狗儿马上带着两名兵丁小心意意的出桐子巷沿着街西边的城墙搜索行进,当走到中街杨家巷后面时,突然发现在前面不远处有几个红军正准备进街背后刘家大田附近的小城门,被吓得慌乱之中的林狗儿他们便赶紧朝那边开枪射击。正在小城门边的几名红军也立即散开边开枪还击,边大声喊道:“不要打枪!不要打枪!”这时区长付颖清又派了一个兵丁跑来对他们说:“林狗儿,付区长喊你们赶快回去跟他走,他叫我对你们说,千万别惹那些人哟,他们凶得很,在江西几十万国军都没有打得赢他们,我们这几个保警队,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赶快回去跟他走,我来的时候,付区长都已经在王虎成家门口坐上滑杆出水东门往万佛山方向去啦!话我己经带到啦!你们可要快点啊,要不然晚了,一会可追不上付区长他们啰。”那兵丁说完转身便跑。林狗儿他们一听前来报信的兵丁那么一说,也赶快站起身来随着那报信的兵丁撒腿就跑。

  付颖清带着几个喽啰和一大群区保警队的兵丁们从水东门刚刚跑出偏刀水,过孙家坡还没有走到大湾,红军的大队人马就从三教寺方向来到了中街背后,他们沿着街后的石墙,兵分南北两路,从上下场口进入偏刀水。居住在偏刀水街上的周绍齐、刘锡彬、田恒久、刘云超、刘烟然、陶清榜、杨永升、陈吉鑫等人立即带领群众,燃放着鞭炮,在上下两场口迎接红军入场。

  红军进入偏刀水后,纪律严明,秋毫无犯,鸡犬不惊。办事处设在上街的禹王宫里,红军的几名指挥员就住在离禹王宫不远的刘定伦家,其余战士则分别住扎在上街猪市坝旁的李绍周家、中街烟行的刘帮亮家和下街的刘文超家。红军安顿驻扎下来后,于当天下午,就分别走上街头访贫问苦,慰问受苦群众,并启发他们揭发街上的土豪恶霸欺压群众的罪行。

  他们通过走访并与街上群众们的广泛接触,对街上群众的生活困苦有了进一步的了解。街上的群众们生活极度贫困,衣不蔽体、忍饥挨饿。要想改变这一现状,就必须得尽快组织街上的群众们起来进行革命斗争,建立自己的政权才行。

  当天晚上,在刘帮亮家,红军召集街上进步群众周绍齐、田恒久、刘云超、王习瑞、刘金廷、刘锡彬、刘志刚、陶清榜、陈来明、雷四、王六清等20余人开会,首先成立了偏刀水抗捐委员会,由刘志刚(另一说法是田恒久、陈来明)任抗捐委员会主任,成员有周绍齐、田恒久、刘云超、王习瑞、刘金廷、刘锡彬、等20余人。

(黄升华、曹诣 绘画)

  第二天上午,抗捐委员会在红军们的带领下,捣毁了偏刀水厘金征收处,并宣布今后偏刀水的群众们做买卖不再缴纳厘金和税款。他们还封存了街上刘帮亮、杨宾宇、刘文超、付颖清等土豪财主的财产。并将街上财主刘文超、刘银生和付颖清家里的大肥猪拉出来杀了,带毛割成条块,拿到万寿宫(当时的区公所驻地)发放给街上的群众。他们打开财主们的粮仓,将仓里的白米、谷子散发给群众。他们将从财主家里没收来的衣服,集中到万寿宫里,让街上那些衣不蔽体的群众们前来领取。每家猪肉一块、白米几升、谷子一背兜,还有衣被等等。红军还在街上张贴“打倒土豪劣绅”“废除一切苛捐杂税”“红军万岁”等标语。对红军和抗捐委员会的这一作法,偏刀水街上的群众们无不兴高采烈,拍手称快。

  中午,红军又组织众多群众在禹王宫里召开民众大会,会场井然有序,盛况空前。大会由红军负责人苏同志和新成立的偏刀水抗捐委员会主任刘志刚主持,红军李连长首先登上戏台讲话,他说:“穷人兄弟姐妹们,你们不要害怕,我们是一家人,我们打的是土豪劣绅……”李连长讲完后,苏同志站在禹王宫里的戏台上宣布偏刀水成立苏维埃政府,下设抗捐、贫民和除奸三个委员会,接着他又向开会的群众宣讲了红军的主张、政策,红军的任务,红军为什么是穷人的队伍?中国革命的前途是什么?抗日救国的根本方针是什么?会议期间,不时有参会的红军战士站起来领呼“中华苏维埃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红军万岁!”等口号。会后,红军及全体开会的群众整队从禹王宫的小山门出发,红军在前,群众在后,经米店上街,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游行,以庆祝偏刀水苏维埃政府的成立,游行队伍呼喊着口号,从上街川主庙一直游到下街的鲁班庙。

  游行庆祝结束后,当天下午,红军苏同志和抗捐委员会的刘志刚商量,正集合队伍,准备叫熟悉当地情况和道路的刘锡彬带领一队红军到万佛山,刘志刚带领一队红军到蚂蝗沟。同时搜查清理土豪劣绅逃离时窝藏两地的粮食、财物时。一个跑得汗流满面戴草帽的老年人,从衣袋里急匆匆地拿出一封信交给了正站在队伍前面讲话的苏同志,苏同志看完信后,便立即转身给站在一旁的刘志刚作一番交待嘱咐,又从衣袋里掏出了一大把苏维埃券递送给了刘志刚和周绍齐。刘志刚、周绍齐他们一见红军要走,匆忙之间,便收拿了不少土特产、干菜让他们带着路上吃。不一会儿,前来偏刀水的红军们,便分两路撤离了偏刀水。一路经锡落坪、龙潜乡回永兴;另一路仍经十里溪、杉树坳、鱼龙山绕道回湄潭。带路来的老田和小尹也随红军一道去了湄潭。

  红九军团的两百余名红军为确保遵义会议的安全顺利召开,来偏刀水负责警戒,虽然只停留了短暂的两天一晚,但却给偏刀水街上的群众们留下了希望与信心。让他们知道在中国,当时只有共产党领导下的工农红军才是诚心诚意为穷人闹翻身,为救国救民打天下的。红军走后,尽管当地反动武装卷土重来,对街上的群众凶恶残暴,但仍阻拦不了当地的群众们向往红军,用各种方式起来与反动派进行斗争的信心和决心。红军撤走后,在偏刀水的群众中流传着这样两首民间歌谣:“我们偏刀水,有了苏维埃。干人们,大家干起来!官僚恶霸,土豪劣绅,交出字笔(地契),投降苏维埃。”“我有苏维埃,哪个敢来挨,区长、保长和甲长,红军回来掉脑袋。”

  二、偏刀水苏维埃政府成立的历史意义

  1、标志着偏刀水已纳入川黔边根据地范围。1935年1月14日中午红军进入偏刀水驻扎下来后,就分别走上街头访贫问苦,当天晚上,又在街上刘帮亮家召集街上进步群众周绍齐、田恒久、刘云超、等20余人开会,商量建立偏刀水苏维埃政府事宜,当晚还成立了偏刀水抗捐委员会。第二天上午,在红军的带领下,新成立的偏刀水抗捐委员会捣毁了偏刀水厘金征收处,宣布今后偏刀水的群众做买卖不再缴纳厘金和税款。并且还将没收的地主老财财物集中散发给街上群众,抗捐委员会还帮红军在街上到散发和张贴“打倒土豪劣绅”“废除一切苛捐杂税”“红军万岁”等标语。中午,红军又组织街上群众在禹王宫里召开大会,宣布成立偏刀水苏维埃政府,下设抗捐、贫民和除奸三个委员会。会后又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游行,以庆祝偏刀水苏维埃政府的成立。这表明当时红军已把偏刀水纳入准备新创的以遵义为中心的川、黔、边根据地范围。

  2、见证了长征中两个重要会议中央战略决策的转变。红军在1935年1月初进入遵义区域后,就立即深入到遵义、桐梓、湄潭、余庆几县驻地附近,广泛宣传发动群众,建立基层革命政权。1月15日,就在遵义会议召开的第一天下午,偏刀水苏维埃政府宣布成立军民共同庆祝游行后,驻扎在偏刀水的红军就收到了红九军团让他们立即回撤湄潭的命令。这在当时错综复杂的敌情下,尽管遵义会议刚刚召开,但到达偏刀水负责安全警戒的红军仍是执行党中央在黎平会议上提出的“新的根据地区应该是川黔边地区,在最初应以遵义为中心之地区,在不利的条件下应该转移至遵义西北地区。”这一战略方针。1月15日下午,根据突变的敌情,党中央已经在开始将黎平会议原定政策调整为“由黔北地域经川南渡江后转入新的地域,协同四方面军,由四川西北面执行总反攻,并争取四川赤化的基本方针。”收缩部队,开始作战略转移北渡长江的准备。红九军团到偏刀水虽然只停留了两天一晚的时间,就在遵义会议召开的当天建立了偏刀水苏维埃政府。尽管当年偏刀水苏维埃政府建立存在的时间极短,但他却是红军长征中黎平和遵义两个重要会议中央战略决策的转变见证者。

  3、坚定了偏刀水群众的革命信心。红九军团的两百余名红军在偏刀水虽然只停留了短暂的两天一晚时间,建立了偏刀水苏维埃政府,尽管存在的时间短,但却留下了革命的火种。坚定当时偏刀水街上群众的革命的信心,给他们带来了翻身求解放的希望。红军离开后,偏刀水的大批进步青年、爱国人士在当年红军革命精神的鼓舞下,如黄培纪、刘国镒、任吉麟等人,都积极投身参加了革命。

 
(责任编辑: 吴雨 )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4416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