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长征到琊川带来的影响
新华网 ( 2020-01-09)
稿件来源: 凤冈县融媒体中心   作者: 县政协教科文卫体与学习文史委员会
 

  1935年1月14日,留守湄潭,负责为遵义城警戒的红九军团奉命派出200余名红军从水鸭子、杉树坳经张家大土,于当天中午到达偏刀水。红军到偏刀水驻扎下来后,便立即发动当地群众,着手开展打倒地主老财和土豪劣绅,创建偏刀水苏维埃政府的革命活动,并于当晚成立了抗捐委员会。

  笫二天一早,红军组织抗捐委员会捣毁了偏刀水厘金征收处,没收了街上地主老财们的浮财,分发给街上的贫苦群众。当天中午又组织街上群众在禹王宫召开大会,宣布成立偏刀水劳苦大众自已的政权——苏维埃政府,激发了偏刀水街上群众的革命热情,下午红军突然接到上级命令分两路返回湄潭。

  一、红军的到来,唤醒了沉睡的偏刀水民众

  2016年上春,据当时琊川街上92岁的尚强高老人回忆:“红军来偏刀水那天,街上的人们见平时那些凶神恶煞的地主老财们是那样地惧怕红军,一个二个的都拥出水东门往万佛山方向跑,就连平时在街上经常欺打骂人的区丁们,也被吓得夹着尾巴,跟着他们的付颖清区长仓皇逃离琊川。当时街上的刘志刚、周绍齐、田恒久、刘锡彬等人一见状,既然是区长付颖清那一伙有钱人都那么惧怕的人,那么要来的这些人就肯定是和我们穷苦人一伙的,那我们就该欢迎帮助他们来偏刀水,把付颖清那些有钱人打倒或赶跑,分了他们的财产,我们才有好日子过。于是便组织起来,燃放着鞭炮,打开上下两场口的大门,迎接红军进入偏刀水。”偏刀水街上的穷苦群众,当年凭着直观朴实的感觉,将红军迎进了偏刀水。

  进驻偏刀水的红军,纪律严明,秋毫无犯,安顿驻扎下来后,便立即组织战士走上街头,访贫问苦,向街上穷苦群众宣传红军的政策和主张,这让街上的穷苦群众们明白了,红军真是咱穷人自己的队伍,是专为天下的穷苦群众申冤出气打天下的。穷苦群众只有听红军的话,照红军所说的去做,才会有饭吃有衣穿,才不会再受街上地主老财们的欺压。街上觉醒了的刘志刚、田恒久、刘锡彬他们,便主动跟随帮助红军在街上张贴标语,为红军提供情况,与红军一道开会商量成立琊川苏维埃政府的事宜。

  二、红军的宣传,让群众主动跟着他们闹革命

  积极的发动,简短的动员,仅一个下午的走访和宣传,红军就让那么多街上的穷苦群众跟着他们一起闹革命,这足以见当时红军所提出的政策和主张是代表了当时社会最低层的穷苦群众的根本利益,是深受劳苦大众欢迎和拥护的。红军来偏刀水带领群众所作的这一切,都让偏刀水街上的进步群众刘志刚、田恒久、刘锡彬、周绍齐等人看到了他们今后生存的希望所在,甘愿冒着被坐牢杀头的危险,义无反顾的跟着红军闹革命。

  1935年1月15日一大早,新成立的偏刀水抗捐委员会,在红军的带领下,捣毁了偏刀水厘金征收处,宣布今后偏刀水的人做生意不再缴纳厘金和税款;封存了街上刘帮亮、杨宾宇、刘文超、付颖清等财主土豪的财产,分发给街上的穷人,并将刘文超、刘银生和付颖清家里的大肥猪拉出来杀了,带毛割成条块,发放给街上的穷人。他们组织街上的穷人到禹王宫召开群众大会,宣布成立偏刀水苏维埃政府。会后,他们又准备为红军带路,去万佛山、蚂蝗沟一带取街上地主窝藏在那里的浮财。

  三、苏维埃政府的成立,激励了一代又一代的琊川人

  尽管当年红军只在偏刀水停留了两天一晚,但红军那种雷厉风行、脚踏实地、执着专一干革命的作风,通过当年知情者们的摆谈流传,激励着后来的琊川青年们一代又一代的走上了革命之路。1937年,“七七事变”后,在湄潭中学读书的琊川籍青年黃培纪、刘其华毅然加入“湄潭学生抗日救国团”和“飞鹰抗日宣传步行团”,从湄潭步行到贵阳,一路宣传抗日救国思想。

  1944年,琊川进步青年刘国镒,在遵义读书期间,积极联络在外的同乡和凤冈籍同学、朋友,筹集资金,创办进步革命刊物《凤声》,散发到凤冈的场镇、乡村,引起很大轰动。从1935年到1949年凤冈解放前夕这15年的时间里,偏刀水的进步青年、爱国人士傅文英、刘俊明、任吉麟、任智、邱宗琪、刘定全、范启华等等,都是在当年红军革命精神的影响下,毅然投身到抗日宣传,解放贵州,建设贵州的革命浪潮之中。

 
(责任编辑: 吴雨 )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4416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