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贵州频道
贵州频道 返回首页
>>正文

张再杰:农村产业革命是“决战书”“主抓手”“新动能”

2019-11-12 16:20:20  来源: 新华网

  图为贵州财经大学中国西部绿色发展战略研究院院长张再杰做客新华访谈。新华网 周远钢 摄

  新华网贵阳11月12日电 日前,贵州财经大学中国西部绿色发展战略研究院院长张再杰做客新华访谈,就贵州开展农村产业革命的内涵和背景、具备的基础和条件、取得的成效和经验与网友进行交流。

  新华网:去年,贵州省提出“来一场振兴农村经济的深刻的产业革命”。首先,请您简单介绍下贵州开展农村产业革命的内涵和背景,以及具备了哪些基础和条件?

  以下是访谈摘录:

  贵州财经大学中国西部绿色发展战略研究院院长张再杰:贵州在深刻分析新时代“三农”工作面临的形势、任务和使命后,作出了农村产业革命的重大部署,其出发点和立足点在于:以革命性的、超常规的举措,推动农业组织形式的创新,探索龙头企业+合作社+农户等模式,构建新型的农业经营主体,为传统农业“赋能”和“充电”,着力解决现阶段农村生产关系中存在的束缚生产力发展的制度性问题,解放和发展农村社会生产力。因此贵州农村产业革命是对接乡村振兴、为山区特色农业发展增加的“新动能”。

  从短期看,农村产业革命是决战脱贫攻坚、决胜全面小康的“决战书”。从中期看,贵州农村产业革命是解决当前和今后一段时期农业结构性矛盾的“主抓手”。从长期看,贵州农村产业革命是推动生产关系适应生产力发展,对接乡村振兴、构建山区现代农业体系的“新动能”。

  近年来,贵州农村产业条件发生了重大变化,具有农业工业化的典型特征,符合发展经济学产业变革的基本规律。怎么看待贵州农村产业革命的基础和条件呢?我理解,有两个方面。一个是产业本身的发展基础,另一个是产业发展的外部条件。

  从产业本身的发展基础来看,可以从三个维度来理解。

  第一个维度,一定规模的产业基础。对于资源禀赋先天不足的贵州农业而言,通过区域种植规模化实现农业的规模效应是一条重要途径。贵州农村产业革命以调整农业产业结构起步,一个重要目的就是要实现适度规划化。以地方独特优势产品作为产业选择的准则,构建“一县一业”“一乡一品”,形成具有贵州山地特色的规模化生产。2018年,全省茶叶、辣椒、火龙果、薏仁、刺梨等5种产业的种植规模居全国第一位,马铃薯、蓝莓种植规模分别居全国第二位和第四位,蔬菜种植面积居全国第七位。这是第一个产业基础。

  第二个维度,已具雏形的组织形式。当前,贵州各地普遍发展和采用了“龙头企业+合作社+农户”组织方式。2017年全省土地流转近1000万亩,为规模化铺路;农民合作社近1.7万个,省级以上示范社330余家;省级以上农业龙头企业700多家,其中国家级25家,省级686家。这些新型经营主体,采用了合作化经营、商品化生产、高科技支撑,具有现代农业发展的特征。它最大的贡献就在于:变“为吃而生产”为“为卖而生产”的发展思路,基本形成现代农业完整的产业链,聚焦生产、加工、流通、营销四个关键环节,强化农村生产发展产业链的弱质链条,组织了农民,扩大了生产,融入了科技,吸纳了资金,对接了市场,对称了信息,增收了农民,就是我们说的“补链”,从农业生产的机理上发展农村社会生产力。

  第三个维度,逐渐跟上的农业科技。贵州实施农村产业革命,需要靠科技支撑和培训农民。目前贵州农业技术已有以下几方面的良好基础。

  一是现代农业产业技术体系基本完整。蔬菜、肉牛、中药材、马铃薯、精品水果、水稻、玉米、油菜、茶叶、特色水产等现代农业产业技术体系,为贵州决战脱贫攻坚、实现全面小康作出了重要贡献。水稻优质稻品种和“五五”精确定量栽培技术、蔬菜“321”高效种植技术,有力支撑我省水稻和蔬菜产业大发展。

  二是基层农技推广体系全覆盖。县级设置种子站、农技站、植保站、土肥站、畜牧兽医站、农经站,部分设置经作站、水产站、品改站、草地站等,乡级设置农业服务中心。全省县乡两级基层农技推广队伍长期稳定在1.5万人左右,组成“科技副职+特技特派员+农业辅导员+农业创业者”农业特色专家团队,扎根基层开展农业科技服务,促进农业增效、农民增收。

  三是农业技术研发服务机构平台逐渐夯实。省内农业科研院联合外面的研究机构在农业技术推广体系建设中起到了支撑作用。我省充分发挥全国农业科教云平台、12316三农服务热线、中国农技推广APP、云上智农APP专家库等益农助农平台的作用,借助大数据和网络平台,提高服务精准性和实效性。

  贵州农村产业革命的外部条件主要看三个方面,一是交通等基础设施、二是大数据服务农业准备、三是城镇化带动。

  首先,基础设施特别是交通格局根本性改变为贵州农产品流通创造了良好条件。近年来,贵州涉农基础设施加快建设,特别是交通条件在西部率先实现“县县通高速”,“市市有高铁”项目全部获批建设,现代综合交通运输网络已基本形成,贵州作为西南重要陆路交通枢纽的地理区位优势越发凸显,交通格局的改变使人流、物流、信息流、资金流大幅度增加,资源开发利用水平显著提升,为农村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发展空间。

  其次,大数据迅猛发展为贵州农业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我国大数据发展和应用已取得显著成效,农业电子商务迅猛发展,农产品电子商务网络零售总额高速增长,已进入整省推进的新阶段,全国农业物联网区域试验示范扩大到9个省份,农业部制定印发了《关于推进农业农村大数据发展的实施意见》,一些互联网、大数据企业纷纷进军农业农村这片“蓝海”。贵州是国家级大数据试验区,在全国实现了很多个第一,大数据不仅要应用在工业,也要应用在农业;不仅在城市用,更要在农村用,这是贵州发展智慧农业的重要基础。

  第三,城镇化为贵州农业发展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空间。贵州常住人口城镇化率已达47.52%,一批特色小镇正在形成,中国特色小镇数量位居全国前列,西部第二,城镇化带来的就业和消费将会有力地带动农村产业发展。

[责任编辑: 刘昌馀]

相关阅读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217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