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贵州频道
贵州频道 返回首页
>>正文

从消费变迁 看贵阳居民生活巨变

2019-09-28 09:49:44  来源: 贵阳晚报

  9月27日,国家统计局贵阳调查队发布了新中国成立70年来的贵阳市城乡居民消费数据。透过数据来看,贵阳市城乡居民消费水平、消费领域等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生存型消费到发展型消费,从实物型消费到服务型消费,从消费单一到消费多元化。

  一、消费水平显著提高

  新中国成立初期,贵阳市生活资料严重短缺,农副产品以统购统销为主,消费品实行调拨分配,大多凭证定量供应,市场处于全面紧张状态,吃饱穿暖是最迫切的需求。

  改革开放后,随着经济体制政策的逐步深化,贵阳市持续完善消费市场的软硬件设施,着力构建良好的市场氛围,营造便利、安心、放心的消费环境,极大地释放了居民消费潜力,居民消费支出快速增长。

  2018年贵阳市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28250元,是1964年(当年称为生活费支出)的129.6倍,1980年的73.4倍,2000年的5.1倍,2017年的1.1倍,与1964年相比年均增长率为9.4%。2018年贵阳市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13164元,是1980年的72.7倍,2000年的9.1倍,2017年的1.1倍,与1980年相比年均增长率为11.9%。

  二、消费结构不断优化

  新中国成立初期,贵阳市居民商品消费主要以满足吃、穿等基本生活需求为主,随着居民收入水平的大幅度提高,在解决温饱问题的基础上,城乡居民开始从基本的吃穿消费向发展型消费倾斜。

  从1983年至今,贵阳市城乡居民八大类消费支出年均增速最快的前三位分别是交通通信、医疗保健和教育文化娱乐。

  从城镇居民的消费结构来看,城镇居民恩格尔系数由1983年的64.4%下降到2018年的31.5%。用于食品和衣着支出的比重由1983年的74.2%下降为2018年的35.2%。同时,城镇居民发展型消费(包括交通通信、医疗保健、教育文化娱乐服务、生活用品及服务、其他用品及服务)比重较1983年提高了28.2个百分点。

  从农村居民的消费结构来看,农村居民恩格尔系数由1983年的68.5%下降到2018年的28.7%,用于食品和衣着支出的比重由1983年的78.3%下降为2018年的30%。同时,农村居民发展型消费比重较1983年提高了33.8个百分点。

  三、消费方式不断变化

  新中国成立以来,贵阳市经济快速发展,与此同时,科学技术快速发展,互联网普及率大幅提升,电子商务迅速发展,人们的消费观念和消费方式发生了转变,网络消费渐渐走入了大部分的生活中。

  2018年城镇居民通过互联网购买商品和服务的人均支出达到459元,较2012年的人均64元增长了6.2倍,年均增长38.9%;农村居民人均网购支出达到58元,较2014年的人均11元增长了4.3倍,年均增长51.5%。

  更多的居民在满足物质文化生活的同时,更加注重精神文化生活,旅游方式越发多样化,从国内游到出境游,从跟团游到自驾游、自由行,旅游从曾经的“奢侈品”变为“常规品”,旅游消费成为新的热点之一。

  2018年,贵阳市城镇居民人均旅游消费支出784元,较1992年增长了27.2倍,年均增长13.7%。农村居民人均旅游消费支出61.3元,较2011年的人均55元增长了11.5%。

  四、交通通信快速增长

  新中国成立以来,贵阳市交通通信业迅速发展,基础设施不断完善,高速公路辐射全市,铁路交通进入高铁时代,国际航空线不断开通,建成了全方位、现代化的立体交通网络,促进贵阳市交通通信消费快速增长。

  2018年贵阳市城镇居民人均交通通信支出5091元,比1979年的人均3元增长了1696倍;农村居民人均交通通信支出2775元,比1983年的人均1.4元增长了1981.1倍。

  家用汽车进入了居民家庭,逐渐成为普通百姓家庭代步工具,手机不再满足于简单的通话功能,智能化、网络化的互联网手机迅速普及。

  2018年贵阳市城镇居民百户拥有家用汽车55.9辆,农村居民为46辆,较2002年(1辆和1.72辆)分别增长55.9倍和25.7倍。城镇居民家庭每百户移动电话拥有量247.7部,比1998年的每百户1.5部增加了246.2部;农村居民家庭每百户移动电话拥有量293.2部,比2001年的每百户5部增加了288.2部。

  五、服务消费成新增长点

  随着经济发展和生活水平的提高,城乡居民消费观念发生了较大变化,居民消费形态从单一的物质生活需求,向多样化的服务需求转变,信息服务、家政服务、文化娱乐服务等满足精神生活需求性消费大幅度增长,比重不断提高。

  2018年,贵阳市城镇居民人均服务型消费支出9531元,较2015年的3906.3元增长了1.4倍,年均增长34.6%,占消费性支出的比重较2015年的17.3%上升16.4个百分点;农村居民人均服务型消费支出3198.6元,较2015年的990.5元增长了2.2倍,年均增长47.8%,占消费性支出的比重较2015年的10%上升14.3个百分点。

  六、医疗保健意识增强

  随着城乡居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生活观念也逐步改变,防病治病意识普遍增强,越来越多的居民从“被动就医”到“主动预防”,琳琅满目、功能齐全的保健品和保健仪器受到不同年龄段人群的青睐,推动了医疗保健支出快速增长。

  2018年,贵阳市城镇居民人均医疗保健支出1787元,比1979年的3.1元增长了575.5倍,年均增长17.7%;农村居民人均医疗保健支出919元,比1980年的1.2元增长了764.8倍,年均增长19.1%。(高雯 记者 岳欢) 

[责任编辑: 邓娴 黄勇]

相关阅读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051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