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贵州频道
贵州频道 返回首页
>>信息展播>>正文

三都县麻风村管理员王胜林:怀揣赤子心 甘为孺子牛

2019-09-18 18:13:20  来源: 三都县融媒体中心

怀揣赤子心 甘为孺子牛

——记“孺子牛奖”获得者、贵州省三都水族自治县麻风村管理员王胜林

王胜林到菜场给老人选购猪肉。柏林勇 摄

  他不仅是父母的儿子,也是麻风村老人的儿子。1994年以来,他用自己的无微不至,为无依无靠的麻风病患者撑起一个温暖的家。25年,他往返麻风村的路程超过了215280公里,相当于绕地球5圈多。9000多个日日夜夜,他用一颗滚烫的心抚慰着麻风病患者,为老人们点亮生命的希望。

  他,就是贵州省三都水族自治县麻风村管理员王胜林。4月2日,王胜林获得民政部最高荣誉——“孺子牛奖”。

受伤的王胜林为马钉脚掌。韦永出 摄

  64年 三代人爱心接力

  在贵州省三都水族自治县三合街道的群山深处,有一个始建于上世纪50年代、深居大山深处的麻风村。当时,因为医疗条件的限制,防控手段不佳,流行于全国的麻风病成了难治之症。为了将病人进行隔离治疗,最初的70多名病患被送到了三合街道的大山之中。

  “大家都怕传染,政府想找人来管理没得哪个愿意。”离麻风村不远的排偷村村民李正香记忆犹新。

  由于麻风病导致人体外在器官扭曲、变形,让人闻之胆寒,避之不及。面对麻风村无人管问的现状,1958年,30多岁的王玉春抛弃世俗眼光、抵住身边亲戚朋友的歧视和压力,自告奋勇站出来承担照顾麻风村病人的工作。

  家人、村民纷纷劝王玉春不要去麻风村,免得被传染。“如果我被感染,我就住在哪,你们不用管我。”王玉春用自己的坚定安抚家人。

  日久生情,爷爷把麻风村的人当成了家人,5岁的时候,王胜林就开始跟随爷爷进入麻风村,去了多次以后,他也对麻风病人产生了情感,并与麻风村结下了情缘。但与此同时,村里的小孩不再跟王胜林玩了,小伙伴都开始叫他“小麻风”。

  每次进城购买物资,王玉春先是从排偷村步行约两小时,再搭马车前往县城购买大米、食盐、煤油等生活物资,回到家刨上几口饭,背上麻袋继续徒步赶路,到麻风村已是傍晚时分。不论严寒酷暑,这样的生活周而复始。

  王玉春一走就是三十多个年头,从年轻小伙变成蹒跚老人。爷爷王玉春去世后,没有人来接替,儿子王开国就主动承担了照顾麻风病人的责任。由于山路崎岖难行,两匹马相继成为了父亲王开国的伙伴,陪着他走进麻风村10多年。但过度繁重工作让他染上肺结核,弥留之际,却一再叮嘱王胜林:一定要继续照顾好麻风村的老人们!

  当时年仅15岁的王胜林,用他稚嫩的双肩继续挑起照顾麻风村老人的重担。他把麻风村当成自己的另外一个家,把村里的每一位老人都当成自己的亲人,用自己的全部精力和爱心投入麻风村。

王胜林杵着拐杖向大家讲诉一家三代人照顾麻风村的事。陈明珠 摄

  25年 献出无悔青春

  王胜林家居住的排偷村是一个苗族聚居村寨,地处偏远,信息不畅,以前,只要说到麻风病,大伙谈麻色变。王家三代,在村里被别人称为“大麻”、“二麻”、“三麻”,爷爷王玉春、父亲王开国在村里面吃酒席,别人都不愿意跟他们坐一桌,他们成了村里的孤独者。

  “路过他家门口都怕被传染,王胜林家人一出现,大家就都跑了,没有小孩愿意跟他玩。”村民王胜标回忆着小时候的情形。

  “别的小朋友上学都有父亲接送,而我的父亲经常不在家,更没有接送过我,所以我感觉他不是个好父亲。”王胜林正在读初中二年级的儿子王贵明这样评价父亲。

  “我不敢让他的同学看到我,我怕他被孤立。”说这话时,内向的王胜林深深埋下了头。王贵明永远不知道父亲刻意保持的距离是给儿子的最大保护。

  长期奔走于麻风村送物资,年复一年照顾麻风村老人,让王胜林无暇照顾到家庭。不能给自己妻儿一个安稳幸福的家庭是王胜林心中永远的内疚。

  看到老人居住的房屋年久失修,四处漏风漏雨,他从每月仅1000元的补贴中挤出钱来购买材料,人背马驮把材料运到大山里,叫上自家亲戚来帮忙修理。看到村里老人们用水不方便,王胜林又自己动手为村里接通了自来水,让村里的老人们喝上甘甜的山泉。

  在王胜林和民政部门的不断努力下,近年来麻风村的居住条件得到很大改善,老人们用上了电,看上了电视,住进了瓦房,用上了手机。为照顾麻风村的老人们,王胜林无怨无悔献出自己珍贵的青春。

  “听母亲说,我一岁的时候,生了一场大病,母亲特别着急,联系父亲让他赶快回来送我去医院,父亲说一会就回来,让母亲先送我去医院,可是在医院呆了一晚上,父亲还是没有出现。”儿子王贵明在一篇名为《我心目中父亲》的作文中写到。作文里,儿子王贵明对父亲充满了抱怨。。

  近几年来,排偷村有许多青年纷纷外出打工挣钱,有的回家买上了小轿车,有人盖起了新房子。看着村里的变化,妻子吴光云有时候会对王胜林发发脾气:“你看看你,别人现在都开上轿车了,你还在这里窝着,你出去打工都要比这个强。”

  “老人们都是我的亲人,我不去他们怎么继续生活下去。”面对妻子的抱怨,王胜林耐心开导后。妻子渐渐地由开始的不理解,变为支持。

  25年来,帮王胜林运物资去麻风村的马换了3匹,摔死了1匹,自己受伤20多次,但他从来不告诉别人,除了领取必要的经费和物资,王胜林几乎不会出现在民政局里,他的办公地点就是麻风村。

  “一两百,两三百,他都自己掏,对待麻风村的老人像自己家老人一样,在我来到民政工作十年期间,从来没有看到他来报销。”三都水族自治县社会救助局局长李克林说。

王胜林给民政工作队带路,将物资运送麻风村。陈明珠 摄

  坚守 一生只干一件事

  麻风村从“鼎盛”时期的105名病患者,到目前为止仅剩下4位年事已高的康复老人,王胜林祖孙三代几十年来,送走一批批老人,他们把麻风村老人当成自己的家人,披麻戴孝的为过世的老人送终,义无反顾的给老人家一般的温暖。

  2011年,麻风村“村民”莫让兰的哥哥去世,王胜林为其送终。至今提起这事,莫让兰依然感激不尽,1958年就进村的兄妹俩从来没有想过会有人为他们披麻戴孝。

  “没有他来照顾,我也早不在了,感谢胜林,民政局和政府。”麻风村老人莫让兰流着感恩的泪水说。

  去年10月26日下午4点左右,王胜林到一瀑布点勘察麻风村水力发电,攀爬中,由于瀑布湿滑,他不慎从20多米高的悬崖上摔下去,造成头部、手部、腰部、腿部等多处严重骨折。此后,王胜林的身体内被植入了10根钢钉。

  去年11月30日,出院才四天的王胜林接到消息,麻风村里一直病重不起的张德雨老人去世了。他坚持要去送老人最后一程。抵不过他的倔强,家人找了台农用车把他送到距离麻风村最近的山脚。他拄着双拐,沿着山路一瘸一拐地去给老人操办后事。

  在王胜林无法入村送物资的半年时间里,妻子吴光云开始背着十个月大的小女儿往返麻风村,代替王胜林给麻风村送粮,为老人们洗衣煮饭。

  80年代以后,麻风病早已不再是不治之症,可防可治,没有患者再往麻风村送。但是,住在麻风村的人与外界隔离了数十年,他们已经不可能再回到正常的社会生活,除了极少部分治愈后回到原籍生活,更多的,是在麻风村走完人生。目前麻风村只剩下4位平均年龄80岁以上的老人。

  “不管今后老人搬到哪,我会一如既往照顾好他们,直到送走村里的最后一位老人。”王胜林一直坚守这样的信念,年复一年继续行走在崎岖的山间小路上。(吴欣 柏林勇 韦永出)

[责任编辑: 栾小琳]

相关阅读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010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