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贵州频道
贵州频道 返回首页
>>信息展播>>正文

从教33年老教师讲述大龙教育变迁

2019-08-30 18:32:56  来源: 铜仁日报

  时已初秋,天很高云很淡,气温却不见低。大龙开发区敬老院旁门球场内,吴久英跟球友们练着球。隔着沪昆高速公路双向四车道的另一边,她已任教19年的大龙中心完小掩映在一片苍翠树木后。

  上世纪七十年代,大龙还是穷乡僻壤,所谓街道不过是沿着过境国道有几家商铺。1975年,7岁的吴久英走进村小校门。因为尚未走出家乡去认识城区学校,她没觉得以稻草帘子作门窗遮风挡雨有什么简陋,也没觉得学期开始时父母从家里搬桌凳到教室、学期结束后再从教室里搬回家有什么麻烦。

  吴久英上完学,回到家里要主动帮家里做点事,割草、放牛、牧羊等。看到父母辛苦劳作一年到头,家里温饱还得不到保障,就更别说发家致富了。她慢慢意识到,好好读书或许是改变命运最现实的道路。

  5年后,她以优异成绩考入玉屏民族中学尖子班;1983年,她又以优异成绩考入铜仁师范专科学校,就读数学专业。

  师范毕业,吴久英走上三尺讲台,成为一名人民教师。在亲历乡村艰苦就学条件后,又亲历乡村教育的发展变迁——她用33年时间见证了大龙教育嬗变。

  校园环境:从破败到美丽

  在玉屏侗族自治县田坪镇明星小学任教的两年里,吴久英发现各地乡村小学情况大同小异,基础设施落后、师资力量不足,学生学习之路并不好走。调回母校双龙小学(后并入九龙小学)后,她立志以自己掌握的知识,拓宽点、铺平点农村孩子的求学路。

  在母校一待就是12年,直到2000年,她又被调入大龙中心完小。

  回到母校任教时,教学楼已是砖瓦房,桌凳、门窗配好,窗户玻璃也在学生卫生维护下一片透亮。“虽然条件依然简陋,但比起我们那时候好多了。”吴久英感叹教学条件的改善。“如今,村小也如城区小学一般,教育基础设施齐全,应有的一样不少。”

  吴久英走进大龙中心完小时,学校只有2栋教学楼,老师办公区与教室间杂一起。因为学生多,活动场地狭窄,有段时间学校还要求学生课间不得到操场活动——避免学生因追逐嬉闹碰撞受伤。

  而那时的操场,也远不是现在的孩子能够想象。年久失修的水泥地上,石粉灰怎么扫也扫不干净,风吹过时,漫天扬尘。操场中那棵200年的老柳树,时常因积尘过重,难见翠色,逢下雨才难得清新。

  后来,学校扩建教学楼,拓宽校园面积,新建办公楼、食堂以及教师宿舍、学生宿舍等,还僻出一块地做成后花园。

  满是灰尘的操场换装了悬浮地板,无积水、不扬尘还静音,玩耍运动挥洒汗水、散步聊天放松心情,各得其所;学生宿舍楼分别命名为“君子居”“淑女阁”,管理规范,氛围良好,还有值班老师分片辅导学业。

  新学期即将开始,接送孩子上下学的家长们,又将再次踩着时间聚到校门外,看着“花园式学校”,感慨今非昔比,孩子有福。

  教学生活:从艰苦到舒适

  那时的乡村小学,基本上每年级只有一个班。班级人数没有严格规定,有几个学生一个班的,也有70多个学生一个班的。“教学资源有限,我们只能根据书本传授。学生除了课本外,也没有条件接触其他课外读物。”因为师资欠缺,学校实行“包班”制度,吴久英任一个班所有科目的老师。“从周一到周五,从上午到下午,全是我的课,有时累得喊不出话来,只得安排学生自习。”

  乡村的冬天尤为寒冷。村小课堂里没有取暖设备,学生们自带小火笼,装上自制木炭,节约地引燃、浇灭,再引燃、再浇灭。“我们在讲台上没法子取暖,就一直走着上课。那时老师学生手上常见冻疮,看着心疼,却没办法。”

  现在教室里基本配上风扇,为学生在大热天里提供一个凉爽的学习环境;而冬天里,曾经人手一个的小火笼早已没了踪影。“学生暖手宝、保暖衣裤鞋子等样样俱全,过冬天比过夏天还轻松。办公室配备降温和取暖设备,保障教师不受气温影响工作。”

  2012年,大龙中心完小开始成体系装配办公设备、新媒体教学设备,运转效率大幅提升。“一块小黑板、一支粉笔头的上课模式被翻入历史。新设备运用,在确保成效的前提下,为老师减轻了负担;学生也享受到更丰富高效的教学效果。”

  吴久英在村小任教那些年,课外时间老师、学生的活动项目大同小异:打篮球、乒乓球,下象棋、五子棋等。如今,活动项目多了起来,学校里的图书预览室书籍众多,足球、篮球等户外活动热度高涨,手机、电脑正以“适度”丰富着各类讯息。

  学业引导:从课堂到人生

  “回家做家务、下地割猪草、上山放牛羊……刚上课那几年,我小时候经历的这些事,依然在不少学生身上继续上演。”吴久英回忆,那时农村人家都养牛养猪,务农仅能维持餐桌,孩子学杂费和其他生活开销,只能靠卖牛卖猪维系。“2000年以后,班上就很少有家庭困难至此的学生了。校园生活,开始成为学生最核心的成长经历。”

  吴久英认为,如今的学生跟以前的学生已有比较明显的区别。“那时学生接触面小,思想更单纯,愿意听教;现在学生接触面宽,自我意识更强,教师工作面临更大压力。”

  教育压力逐渐增大,吴久英却仍明确感受着自我价值。刚调来大龙中心完小的那个学年,她任班主任带六年级的一个班,上数学课。毕业考试中,班级数学平均成绩位列玉屏侗族自治县第一名。回想起这件事,最高兴的不是“第一”,而是那个班上有4个学生跟着她的脚步走上教师岗位,其中有2个还回到大龙服务家乡。“我到教室查岗,只要发现有学生没来上课,就电话联系家长或者直接到周边网吧找人。班上有学生精神状态较差或者什么的,我也要及时进行家访,找到原因制定对策,帮助学生回到学业正轨。”

  吴久英家中有七姊妹,家庭负担太重。初中毕业时,听了父母的建议读不要学费的师范学校。“我最可惜没有多上学,但庆幸选对了职业。现在回想虽觉有所遗憾,但也没有后悔。”

  如今,义务教育“一个都不能少”是全民皆知的硬“条款”;而家庭发展机会增多、收入水平提升以及系列教育帮扶政策覆盖,足够支持学生完成学业。

  从步入学堂至今,已有44年。44年来,大龙已从名不见经传的僻远小镇发展为新能源新材料产业拥有行业话语权的“黔东工业明珠”。

  从走上讲台推己及人地教书育人,至今已有33年。33年来,大龙城乡学校整合资源、提质建设、完善配套,以看得到的进步回应着“义务教育均衡发展”。

  这一路上,吴久英见证了大龙经济社会和教育的发展,“学以致用”四个字,给了她深深触动。“学生成长成才,必须与社会发展紧密联系起来,只有知识真正地转化为才干服务社会,教育才可以说取得成效。”(岳霞 记者 任恩多文/图)

[责任编辑: 栾小琳]

相关阅读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942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