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给他当“乳娘”

2019-06-20 17:26:25 来源: 中共贵州省委党史研究室

  紫云县坝羊乡新鱼冲梁光华夫妇有一男婴,乳名小丙。小丙刚生下不到一个月,妻子罗氏因身体虚弱缺少奶汁,梁光华只得抱着小丙去寨上找舅母陆氏喂奶。

  1935年4月13日晌午,梁光华把孩子交给陆氏后,急着出村干活去了。陆氏先给小丙喂过奶,然后给自己的孩子喂奶,刚把孩子抱在怀中,就听到屋外有人呼喊:“大兵来了!大兵来了!”这时,全寨的人都惊慌地往山上跑。陆氏男人不在家,忙乱中她抱起自己的孩子,跟着人流跑出村外。

  当梁光华扶着病妻罗氏上气不接下气地爬上东山,才得知小丙还丢在家里。罗氏大惊失色,立刻昏倒在地。梁光华十分着急,可是已经晚了,只见满寨子都是扛大枪、背背包的“大兵”。梁光华不知底细,哪敢靠近寨子一步?乡亲们都替梁光华两口子捏着一把冷汗,不禁叹息:“刚出娘肚皮的娃儿,要是落在坏人手里,即使不被杀害,也会被活活饿死啊!”

  太阳落下了西山,终于盼到天黑。梁光华想念孩子心切,趁着蒙蒙月色悄悄摸下山,沿着崎岖小道,小心翼翼地钻进寨旁的树林里,观察着寨里的动静。

  夜,是那样的寂静,只有村后的古香樟树在微风中不时发出轻微的飒飒声。奇怪,几小时前这里人来人往,炊烟缭绕,马嘶狗叫,现在却半点儿动静都没有了?梁光华很诧异,他东瞅西看,轻轻分开树丛,壮着胆子朝村子里摸去,走到舅母陆氏家屋前,只见半掩着的窗户上,透出微弱的灯光,这正是丢下孩子的那间屋子啊!梁光华好像看到了一线希望。他屏住呼吸,想听听有没有孩子的哭声,可是什么声音都没听到。正欲摸进屋去,忽然透过灯光,窗户上映出一个人影在慢慢地晃动,梁光华心里一阵紧张,不敢贸然上前。

  月儿爬上了树梢,贵州的春夜,寒气彻骨,窗棂上的人影仍在不停地来回走动。不知是冷还是害怕,梁光华双腿不禁打起颤来:“看来孩子是没有指望了,只好听天由命吧!”梁光华怀着绝望的心情离开了村子。

  长夜漫漫,月亮好像被钉在空中,一片片黑云擦身而过,它却依然不动。挨冻受饿一整夜的乡亲们,眼巴巴地盼望天亮下山。终于,山雀啼噪,东方露出了曙光,人们纷纷走下山来。眼前村里村外除了留下军队宿营的痕迹和烧火煮饭的灰堆之外,一切都如往常。

  梁光华刚进村子,就迫不及待地往舅母陆氏家里跑。他推开房门,屋里的桐油灯被晨风吹得摇摇晃晃。灯光下,一张婴儿红润的小脸蛋露在被头外面,发出均匀的鼾声,孩子正在酣睡哩。随后而来的罗氏见状闪身进屋,边哭边喊:“幺儿呀!我的宝贝儿!”罗氏将小丙抱入怀中,泪珠断线一般地往孩子脸上滴落,孩子惊醒了。若不是罗氏在抱孩子时将枕边的一个小纸包拉掉下来,大家还忘了观察屋里的情形。

  梁光华从地上捡起小纸包打开一看,原来是大半块红糖,两层包糖的白砂纸已被磨破,浸出紫黄色斑痕,还留有掰开糖块的新鲜痕迹。床头木柜上放着半碗兑了红糖的米汤,碗边放着几团粘湿米汤的棉花,床下放着孩子尿湿了的布片。裹在孩子身上的,是一笼旧蚊帐。梁光华这才恍然大悟,为什么昨晚一直听不到孩子的哭声?为什么一个离开母体的婴儿能够安睡一夜?看着眼前的一切,想想昨夜的灯光,人们不难想象,特别是拉扯过孩子的母亲更能体会到:守候在孩子身边的好心人,是怎样艰辛地度过这难熬的不眠之夜啊!

  “梁家的娃儿还活着嘞!”消息很快传开了,全村沸腾起来,男女老幼都很高兴,纷纷来到梁家祝贺。可是,谁也说不清昨晚住在村里的是一支什么样的军队,真是开天辟地第一回见到的新鲜事。

  后来人们才得知,在红军长征路过新鱼冲时,是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子弟兵照顾了小丙。为了感激红军,报答共产党的恩情,乡亲们给小丙取名“小共产”,直到十二三岁,“小共产”进了学堂,才用了“梁明忠”这个学名。 

[责任编辑: 刘昌馀 ]

中共贵州省委党史研究室    新华网贵州频道联合策划制作

Copyright © 2000 - 2019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中共贵州省委党史研究室    新华网贵州频道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639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