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依山寨的红军儿子

2019-06-20 17:37:36 来源: 中共贵州省委党史研究室

  坝昂,是紫云县一个偏僻的布依山寨,全寨只有十来户人家。这里的人除了老实巴交种庄稼外,很少出去赶场,山外发生的事情也很少传进来。

  1935年4月15日下午,后山上传来骡马的嘶叫声。接着,一长列队伍沿着小路朝寨子走来。长期遭受反动派欺压的农民,因不明真相,吓得扶老携幼躲进深山里。当晚,寨里寨外都住满了军队。

  自古以来兵匪走到哪里糟蹋到哪里,乡亲们非常焦急,估量来这么多军队,肯定全寨被洗劫一空,不少人为此伤心痛哭。

  次日早晨,部队走了,大家从山上赶回寨子。出乎意料的是跑散的牲口全部关进了圈栏,院坝被打扫得干干净净,屋里收拾得整整齐齐,根本不像大部队住过的样子。乡亲们不禁转忧为喜。有的人家囤箩里谷子少了,瓦缸里的大米少了,里面都留下银圆或铜板,装甜酒的坛子口上也放有铜钱。这究竟是一支什么军队?不烧不抢,吃了东西还要给钱,莫非真是“菩萨军”?

  正当大家议论纷纷的时候,罗小福隐约听到他家院坝的一只空囤箩里有人呻吟,觉得奇怪,就和罗士才、罗小元一起壮着胆子去看——里面躺着一个十七八岁的伤兵。大家把他抬进屋里,一问才知道昨夜住在寨里的部队叫红军,是咱老百姓的队伍。这位红军伤员名叫陈少华,江西人,昨天在羊场遭遇敌机轰炸,右脚负伤不能行动才留下来的。

  红军的举动使寨里的人感动不已,对这位为穷人打天下而光荣负伤的红军甚是关心,大家商量把他留下来养伤。寨里的罗韦氏无儿无女孤身一人,她愿意收留陈少华。为了保证红军伤员的安全,以防不测,罗韦氏对外人说陈少华是她的亲生儿子。

  陈少华住在罗家得到罗韦氏的精心照料,乡亲们找来草药为他包扎伤口,把家中省下来的细粮肉蛋送给他吃。经过一段时间的调养,陈少华已能下床走路,便急着要去找部队。乡亲们想为他筹集点路费,但在国民党统治区物资缺乏,老百姓连盐巴都吃不起,哪来的钱呢?带粮食上路吗?一个刚养好伤的人怎能背得动?再说部队已走远了,一个人东奔西闯,免不了又被国民党抓去……大家反复商量,最后还是决定把陈少华留在寨里认罗韦氏为娘,改名“罗小成”。从此,陈少华成了布依山寨的一员。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当地保长得知“罗小成”是红军伤员,欲将陈少华抓去报功领赏。但几次来抓人,因有乡亲们千方百计保护,陈少华才免遭危难。

  为了让陈少华有个长久安身之地,乡亲们商议给陈少华成个家,避免民团再来抓他。于是,大家东借西凑地备办了一点粮食和彩礼,娶了当地一个布依族姑娘为妻。谁知婚后不久的一天,陈少华上山砍柴,刚走到花垄坡,保长带着七八个保丁一拥而上,将陈少华抓住。寨里的人听到喊声,知道出了事,12个年轻力壮的汉子,有的扛火药枪,有的拿柴刀、镰刀迅速赶到现场,双方刀枪峙立。罗文富老人见陈少华已被保丁抓获,意识到硬抢是不行的了,他灵机一动,对旁边的人使眼神,然后高声对伪保长喊道:“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用不着动武。你们过来一个人,讲好条件,我们一定把人送去。”伪保长听后自以为枪多势大,谅对方不敢,留个面子也好,吩咐保丁过来谈判。正当保丁韦老爱大摇大摆地走近时,几个人立即将他抱住,几把亮晃晃的柴刀架在他的脖子上,接着对伪保长发出警告:“如果不放罗小成,就把韦老爱杀了!”保丁们被这突然的举动吓得慌了手脚。陈少华乘机挣脱右手,抽出柴刀朝身边一个保丁砍去,“当啷”一声,保丁手腕上的三只银手镯被砍断了两只,吓得保丁惊叫一声,手一放松,陈少华便逃脱了。

  陈少华在坝昂山寨得到乡亲们的保护,终于熬到了新中国成立。此时,他已学会了布依话,并与妻子育有一对儿女。1953年,江西老家来信叫他回去定居,陈少华一家人恋恋不舍,与他生活了18年的坝昂布依山寨泪别。

  直到现在,坝昂布依山寨的乡亲们仍在怀念着陈少华一家。

[责任编辑: 刘昌馀 ]

中共贵州省委党史研究室    新华网贵州频道联合策划制作

Copyright © 2000 - 2019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中共贵州省委党史研究室    新华网贵州频道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639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