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菜花开盼红军

2019-06-20 16:47:34 来源: 中共贵州省委党史研究室

  1935年春,中央红军转战到贵州,在黔北地区遭国民党军队围追堵截,为摆脱追敌,跳出包围圈,在毛泽东指挥下开展了出奇制胜的四渡赤水,而后南渡乌江,又进入开阳。4月3日,由开阳双流镇插向底窝坝(今开阳县禾丰乡),遭遇过国民党飞机轰炸,死亡六人,受伤多人。下面是当年亲眼见证红军经过底窝坝进出的一位亲历者汪鉴星讲述的故事。

  我家住底窝坝杨方寨,1935年4月3日,正是油菜花开的季节,我还只有八九岁,一早起来就被父亲喊去为何营长家放牛。父亲曾经说过东家是在黔军王家烈部队里干过营长的,后来退役回乡。因为在外面混了多年发了财,回乡后建房买田,居家养老很是阔气。我前去何营长家牵上牛就下到河滩来,这天气还好,河滩上放牛的小伙伴们陆续到了,底窝坝田地里以及远处的山坡上菜籽花开得正灿烂。近处田间的蜜蜂“嗡嗡”的在各种花丛中乱舞,很是热闹。

  不经意间快到上私塾的时间了,突然间看见杨方桥上跑过何营长的管家胡二哥,气喘吁吁地往何营长家去了,我们喊:“胡二哥,跑啥子?”他根本不搭理。一会儿,何营长一行就急匆匆过桥往铜鼓坡去了,小伙伴们就乱猜,是不是县保安队下来追粮派款,何营长去接他们了?我也到去私塾上学的时间了,牵上牛回何营长家牛圈,赶到先生家上课了。大概底窝坝渐渐的嘈杂起来了,人喊叫,马嘶鸣,各家狗也在狂叫。先生感觉外面不对劲,急忙停课叮嘱我们快回家。看见一路上到处都是穿着灰布衣服、头戴五角星帽,脚蹬草鞋的军人。他们进到底窝坝各个寨子里,搞得远近寨子人声鼎沸,他们有的背着油布伞、有的背着斗笠,也有身上挎小手枪的,更多的是长枪大刀,还有四个人抬着重机枪的,也有马儿驮着物资的,个个风尘仆仆,看得我眼花缭乱。那时心里慌乱得很,又好奇又害怕。回到家一看我家也来了许多军人啊,爹娘都不知跑哪儿去了,后来才知父亲被喊去带路了,母亲跑山上躲去了。因为队伍来得突然,父母来不及去私塾带上我。当时我紧张得很,好在军人们对我很客气,寨子上来不及跑的人家都是用惊恐的眼光看他们,他们陆续进到各家安顿下来,有一些当官模样的进到寨上寺庙圆心寺里,外面站有卫兵。各家的狗们都夹着尾巴躲起来了,没有了声音。进到寨子的军人大声告诉大家:“老乡们,不要害怕,我们是红军,是打土豪分田地的队伍!”

  我这才知道他们叫红军。中午进到各家的红军有人喊他们到我家后面的汪家拿饭团吃,住我家的也去了,也给我拿来一些。这样我也不感到害怕了。

  下午,早上放牛的河滩热闹起来,军人们有的牵马饮水,有的下河洗脸洗衣……两三点钟时,听见后山上的军号声,红军们顿时慌乱起来,边跑边喊:“飞机‘屙㞎㞎’了!快趴下!”有的散到田坎边,有的躲到沟边、林子里,有的钻进菜地里……还有很多没来得及躲避的。红军架在后山上的机枪也“嗒嗒嗒”响起来。天空传来像打雷的轰鸣声,三架飞机飞抵底窝坝上空,抛下三颗航弹,一颗落在马头寨宋家祠堂边,砸掉祠堂一角;一颗落在软泥田坝中,未炸;一颗落在杨方寨,炸死红军六人,伤十多人。我也被爆炸声吓得躲在屋里头瑟瑟发抖。飞机飞走后,山上的军号再次响起,红军们纷纷从躲藏处出来,有条不紊地抢救死伤,善后其他事宜——看来他们不止一次遇到这样的轰炸。我家隔壁的唐大伯也帮着红军抬伤员,有三个抬进他家医治,另有六个担架抬着往后山上去了,唐大伯还来我家借锄头,说是去埋被炸死的六个红军。

  快要天黑的时候,红军们忙活了一阵,有的在寨子里各家墙壁上刷写标语,都是打土豪分田地等内容,我读私塾也认得几个。住我家的一位佩戴小手枪的红军叔叔,还送给我一碗肉吃,这一晚上,红军队伍忙活起来,有的又开拔了,有的住下,住我家的带盒子枪的叔叔还同我睡,还拿糖给我吃。说是从遵义带来的。睡前还把我家放的银圆点数交给我,叫不要搞丢了。

  第二天,等我醒过来,睁眼一看昨晚住我家的红军不知什么时候都走了,放我枕头边的银圆原封不动。但一天到晚还是陆陆续续又来了红军住进家。他们将何营长等土豪劣绅平时强占的物品,分给了寨上的穷人家,我家也得了一床被单。

  红军在底窝坝四邻八寨住了两晚,对穷苦百姓秋毫无犯,我当时还他们多住几天,但是到第三天都走了,整个底窝坝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第四天,带红军去上马场的父亲也回来了,母亲也不知从何处躲藏的也回来了。寨上出去躲的陆续回来了,连寨上圆兴寺的老和尚也来到我家为邻居们兴致勃勃地讲述红军住在寺庙里,帮助僧人修葺庙楼的事迹。

  红军走后留下三个伤员在寨子里,一个姓丁的,江西人,脚背炸伤了不能走,红军拿大洋给我家隔壁的唐大伯,请他给伤员治伤,唐大伯无儿无女,一个人住,所以红军走后没有人察觉,他不时上山采药给姓丁的红军医治,另外两个也是他治好的,医治好后他们往上马场方向去了,说是追赶队伍。丁姓红军伤员在我们底窝坝一直到新中国成立,土改时分得有房屋和田地,后来回到江西老家。

  至今,当年红军来底窝坝的情景仍在我脑中时时浮现,特别是那种期盼的心情:油菜花开了,红军又要来了吧。所以我每年春天都盼着油菜花开。 

[责任编辑: 刘昌馀 ]

中共贵州省委党史研究室    新华网贵州频道联合策划制作

Copyright © 2000 - 2019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中共贵州省委党史研究室    新华网贵州频道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639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