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战五里桥

2019-06-20 17:57:28 来源: 中共贵州省委党史研究室

  五里桥因位于黎平城东北约五里而得名。它是当时从湖南靖县等地入黎平城的要口。桥高两丈,长六七丈,西面桥头十分狭窄,仅能容一人一马通过。桥下小溪虽然水流不大,但两岸石壁突兀陡峭,地势十分险要。 1934年12月,中国工农红军快要从湖南进入贵州黎平的消息一天天多了起来,黔军军长王家烈慌了手脚,急令第四旅旅长周芳仁“开赴永从、黎平、平茶和老锦屏一线实施严密防堵”。周旅长岂敢怠慢,立即将他的第七团毕骏部部署于黎平县十万坪、五里桥一线。

  为了阻止红军入城,黎平守敌用刺刀和皮鞭胁押民夫在南起田坝坡边、北抵薛家坪一带挖有约一公里长的堑壕;砍伐当地一片杉林,在河中筑了一人多高的三个水坝,以提高水位,使红军不能涉水过河,如果红军从下游强渡,就开堤放水,意欲以此来遏制红军前进;在五里桥制高点的将台垴修筑碉堡两座;强迫老百姓,每户缴30个竹签,规格是两端锋利,先用火烤,再用桐油浸泡或尿液蒸煮,既硬且毒,不完成或达不到要求者要坐班房。几天工夫,这些竹签一下子就像河边的水竹笋一样,布满了城东的山间小道和红军可能经过的地方。桥头守敌团长毕骏视察新修成的工事时,得意地吹嘘说:“五里桥战线固若金汤,共军胆敢越雷池一步,必将全军毁于一旦。”

  12月14日上午,红军尖刀排兵临桥头,敌人开枪射击,战斗打响。红军战斗指挥员从容镇定,用望远镜仔细观察地形,指挥战士巧妙应战,只是在几个土堆间来回走动,并不急于进攻,有时也还击几枪。待后续部队到达,便立即组织强攻。敌人凭险顽抗,双方交战激烈,红军多次进攻受挫。后红军派出小股兵力涉水偷袭敌人侧翼,正面强攻的红军调来一门六〇式炮,只听“轰——轰——”两声巨响,炮弹在敌指挥所附近炸开。与此同时,从下游抄袭侧翼的红军已经攀藤附葛爬上对岸,扔出手榴弹,敌人顿时手足无措。正当这时,南路纵队的先头部队从中潮、羊角岩等方向包抄过来,插到敌人背后发起猛攻,对原在五里桥一带的敌军形成了夹击之势。一时间,军号齐鸣,枪声大作,杀声震天。台垴、义冢碑等地的敌军闻风丧胆、节节败退。守桥敌人也惊慌失措,纷纷弃桥逃命。

  红军如猛虎般冲过五里桥,以排山倒海之势一路追击残敌,直捣黎平县城东门。

  敌军第四旅旅长周芳仁、第七团团长毕骏、独山等地民团指挥何干群、榕江等地民团指挥何韬等人,指挥守城匪军和民团在县城东门附近、城北文笔塔一带抵挡一阵,怎奈红军勇猛,势如破竹,吓得敌人连城都不敢进,即取道南泉山、大坡顶等处,向岩洞、铜关、宰拱一带仓皇逃窜。县城里的国民党们也闻风丧胆逃往榕江县。

  11时许,红一军团第二师第六团进占黎平县城,这是中央红军进入贵州省后攻占的第一座县城。随后,红军先头部队排着整齐的队伍在黎平各界群众热烈欢迎的鞭炮、锣鼓和欢呼声中进入黎平县城。据萧锋的《长征日记》载:中央政治局委员、中革军委副主席、红军总政委兼中央红军政委周恩来同志也随之入城,他于通道会议后即离开中央红军野战司令部随先头部队行动,目的是为召开黎平会议做准备工作。

[责任编辑: 刘昌馀 ]

中共贵州省委党史研究室    新华网贵州频道联合策划制作

Copyright © 2000 - 2019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中共贵州省委党史研究室    新华网贵州频道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6390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