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是名老红军

2019-06-20 17:58:23 来源: 中共贵州省委党史研究室

  我们的父亲叫熊金祥,从孩提时代起就听到周围的人亲切地称他为“老红军”。父亲个子不高,大约一米六,偏瘦的身型,炯炯有神的眼眸中闪烁着军人刚强的意志。父亲的左腿在陕西新州口战役对日作战中负伤。新中国成立后,父亲虽为伤残军人,却仍旧精神矍铄,话声洪亮,为人处事和蔼可亲。我们姐妹性格活泼,从小就喜欢扒拉着父亲身上数十处伤疤问长问短,父亲总是不厌其烦地向我们讲述着这十几道伤疤的来历——从跟随红军踏上漫漫长征路,到北上抗日,再到解放全中国,上百次战斗经历,将这十几道伤疤烙印在父亲的身上,也织就成一个个感人至深的故事,滋养了我们的童年,鼓舞了我们的青年,伴随了我们一生。我们姐妹希望父亲的故事能激励更多的青年,爱贵州,爱祖国。

  父亲于1915年农历十月八出生在贵州毕节草堤冲一个贫困农家,自幼丧父,奶奶无力承担家庭重负,忍痛带着年幼的叔叔远走他乡,从此父亲孤苦无依,为地主放牛过活,辛苦的劳作却换不来一顿温饱,他一直在渴望,有一天不再风餐露宿,不再饥肠辘辘;有一天也能赢得做人的尊严,也能寻觅到生活的光明。

  1936年2月,2l岁的父亲得知红军到了毕节城,乡亲们奔走相告,红军为穷人当家做主,跟着红军可以翻身解放,可以让更多的穷人过上幸福的生活。父亲毅然丢弃手中的放牛鞭,赤脚狂奔几十里山路,进城找红军。初春的毕节城寒气逼人,但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喜悦,到处张灯结彩,胜过新年。红军在城里搭台演出话剧,内容是红军从劣绅恶霸手中解救穷苦群众。台下人头攒动,好不热闹,毕节城从来就没出现过这样生机勃勃的情景,城里许多兄弟、夫妻、父子相约参加红军,都希望跟着红军为穷苦人打天下。父亲跟随准备参加红军的人流一起来到百花山,见到了几位笑容可掬,温和可亲的红军。激动之情瞬间涌上父亲心头,“我想当红军”几个字在来的路上一直回响在他的脑海里,但真正见到红军的那一刻,父亲竟激动得语无伦次。那几位红军问父亲为什么想参加红军,父亲顿时热泪盈眶响亮地喊道:“我不想再给地主放牛,我不想再吃不饱饭,我要跟着你们翻身,我想毕节城以后都像现在这样敞亮热闹。”父亲如愿以偿地成为一名光荣的红军,被分配到红六军团第十六师第四十七团第三营第七连。而这几句简单淳朴的话,也成为激励着父亲战斗一生的誓言。

  2月下旬,为了粉碎国民党中央军和地方反动武装欲将红军“聚歼于赫章、威宁以北地区”的阴谋,红二、红六军团做出了撤出贵州毕节地区,向安顺地区转移的决定,父亲跟随大部队告别家乡,踏上了漫漫长征路。由于国民党军队已在通往安顺的道路上布下重兵,红二、红六军团遂放弃去安顺的计划,改向乌蒙北麓前进,与敌人展开回旋战。父亲刚参军,就迎来了第一次恶仗——乌蒙山回旋战,经过近一个月运动战,摆脱了强敌的围攻,成功扭转了敌人围追堵截的局面,于3月下旬到达盘县(今盘州)。3月底,父亲跟随红二、红六军团离开盘县(今盘州),4月底强渡金沙江,北上翻越玉龙雪山,而后进入中甸。在丽江,父亲感受到了纳西族人民拥护红军的浓浓真情,父亲的思绪仿佛回到了红军进驻毕节时的场景,不禁怀念起家乡毕节。1936年7月2日,红二、红六军团到达西康甘孜地区,与红四方面军胜利会师。这一路的峥嵘跋涉,更坚定了父亲要跟着共产党、追随红军闹革命的信念,也让父亲领悟到更多的革命真理,想要家乡人民翻身解放,必先要让全中国人民翻身解放,必先要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之后父亲跟随红二、红六军团分别于1936年7月上旬、10月达到四川甘孜、甘肃静宁将台堡,与红四方面军和红一方面军胜利会师。

  三大红军的胜利会师,每一位红军战士脸上都洋溢着喜悦之情,刚满22岁的父亲从未体会到幸福的含义,他希望这样的快乐能源远流长,能让毕节老家人民也感受到幸福的滋味。

  之后父亲又随部队于11月参加了山城堡战役,打破了蒋介石对陕甘革命根据地的围攻。抗日战争爆发后,父亲所在的红二方面军与陕北红军第二十七、第二十八军等部,改编为八路军第一二〇师,而父亲就在赫赫有名的王震将军带领的第三五九旅。此后父亲又随第一二〇师奔赴山西抗日,这期间父亲胸怀保家卫国、驱赶日寇的志向,英勇杀敌、连连建功,成为一名八路军连长。

  新中国成立后,父亲于1950年转业安置在合水县。他实现了自己当年参加红军的誓言,跟随共产党建立新中国,将青春奉献给了革命事业。他还想实现自己的另一个愿望,和千千万万翻身人民一起建设新中国,力所能及地努力建设家乡。父亲一直牵挂着家乡毕节,父亲向组织提出了回乡的申请。经批准,1952年父亲如愿回到了阔别16年的家乡。经过战争洗礼,在枪林弹雨中出生入死的父亲迫切地投入到家乡的农业生产建设之中,他迅速将自己从一名革命战士转变为全职农民,勤劳耕作,帮助乡邻,得到了乡亲们的拥戴。毕节成立互助组时,乡亲们还推选父亲当组长;成立高级社时,选举他当乡长;成立人民公社时,又选举他当公社书记。1955年,毕节军分区通知父亲去授少校军衔,被他婉言谢绝了,他伤感地说:千万名战友为革命牺牲,功名成就应当属于那些为革命奉献生命的先烈,自己能活下来,成为一名淳朴的农民,已是最大的幸运。1966年,父亲因特殊原因主动结束了他的职业生涯。

  父亲没有给我们留下任何家产,但却留给我们一笔无价的精神财富——他的故事就是我们这一生爱岗敬业、甘为社会奉献的人生鼓舞。如今,我们也将父亲对革命信仰忠贞不渝的精神传承给子女,希望他们继承革命的光荣传统,忠于祖国,建设家乡,圆梦未来! 

[责任编辑: 刘昌馀 ]

中共贵州省委党史研究室    新华网贵州频道联合策划制作

Copyright © 2000 - 2019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中共贵州省委党史研究室    新华网贵州频道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639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