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里的苗娃兵

2019-06-20 17:59:03 来源: 中共贵州省委党史研究室

  事隔多年,原解放军代总参谋长杨成武将军在北京见到陈靖时,随口吟出了“回眸腊子口,难忘苗娃兵”的诗句,由此可见,陈靖这个“苗娃兵”留在红军队伍上的印象是极深的。

  陈靖于1918年农历六月出生在贵州瓮安县,乳名桥生。父亲陈耕曾是蔡锷“护国军”里的营长,母亲阿越是勤劳善良的苗家女。1934年9月,萧克、王震率领的红六军团开到瓮安县松坪,16岁的陈靖在父亲的支持下,由一个叫刘光荣的红军宣传兵引导加入了红军队伍,留在军团主力第十八师师部,跟在师长龙云身边。不久,红军在白沙、甘溪一带与桂、黔、湘三股白军共计24个团的兵力遭遇,战斗极为惨烈,陈靖在这场战斗中与队伍冲散,回到了当时的猴场陈家湾。转眼到了1936年1月,红二、红六军团又进入了黔地,陈靖父子闻讯连夜出门,第二天下午在余庆县城找到了红军,桥生改名陈靖,成了一名“红小鬼”,踏上了革命的征途。

  “走了一山又一山,肚皮走扁脚走酸。刀山火海都不怕,不当红军心不甘!”陈靖在庆祝扎佐胜利的联欢晚会上高唱着改编了内容的山歌。他刚唱完,就听到一个口音掺杂着川湘味的人大声说道:“要得哦,把这娃儿拉出来,送到宣传队去!”人们一看,说话的是贺龙老总。陈靖惊喜交加,想不到就这样见到了赫赫有名的两把菜刀闹革命的贺老总,想不到自己跟母亲学来的山歌竟得到了贺老总的夸奖。就这样,贺龙的一句话,让陈靖走上了成为红军早期文艺活动家、成为红军作家之路。

  红二、红六军团宣传队下属三个分队,陈靖被分到三分队。到了宣传队,陈靖善吹木叶的本领派上了用场,他经常与队里的宣传兵合奏《梅花三弄》。陈靖开始学习文化、演戏,并和贺龙的外甥向黑樱成了朋友。陈靖第一次参加演戏,就是和向黑樱演的《当红军去》,戏里只有两个角色,向黑樱演地主,陈靖演长工。

  乌蒙山区的暴雨刚湿衣服,康藏高原的阳光已灼脸庞。红军于1936年5月1日到达了中甸城。陈靖去喇嘛寺当了一回红军的宣传使者,向寺里的僧人们宣传我党的民族团结政策和抗日救国主张。面对老僧们咄咄逼人的问话,陈靖和同行的战友面无惧色,道明了红军北上抗日却要绕道云南的原因,斥责了蒋介石堵截红军北上抗日的卑劣行径。后理解了红军的僧人们出面帮红军筹粮备物,还破例为红军祈求吉祥。

  1936年6月下旬,陈靖和战友们一道翻越雪山。红二、红六军团在甘孜与红四方面军会师后涉入草地,陈靖已任新组建的战斗剧社第三分队队长,他一边保证自己不拖累部队,一边还要写标语、唱山歌、打快板搞鼓动宣传。部队深入草地后,吃的成了问题。陈靖带了一个小组去藏民青稞地里拣粮食,结果其余四人走散后全部牺牲。最让陈靖铭心刻骨的是被派到战斗剧社照料小演员们生活的军医大姐,为了把小演员们安全带出草地,她在夜里溺死了自己刚出生的婴儿。陈靖后来把这一悲壮的细节写进了《红军不怕远征难》。

  过了雪山草地,陈靖步入了文艺生活的新时期。他从保安到延安、从雁门关到冀东……从长征到新中国成立,从文艺兵到指挥员,他主演《小白龙》《活捉蒋介石》《我觉悟了》《雷雨》,一直演到《到新中国去》。他进鲁艺、上联大,他失友,他丧偶,他先后当了第三十四大队的教育股长,四纵队教导员,宣传队队长,剧社社长,晋察冀炮兵团副政委兼政治处主任等。正如作家张士燮发表在《人民日报》上的《金沙江畔长歌行》所描述:“无论斗争形势多么紧张、残酷,无论生活环境如何艰难经困苦,凭着对信仰的追求和赤胆忠心,始终保持着高昂的热情,长征路上的山山水水都洒下过他颂扬革命的山歌,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许多战场上留下了他指挥作战的英勇身影。” 

[责任编辑: 刘昌馀 ]

中共贵州省委党史研究室    新华网贵州频道联合策划制作

Copyright © 2000 - 2019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中共贵州省委党史研究室    新华网贵州频道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639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