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幅珍贵的地图

2019-06-19 10:43:28 来源: 中共贵州省委党史研究室

  红三军建立的黔东革命根据地影响很大。1934年7月,受命为中央红军战略转移作先遣队的红六军团从湘赣根据地出发去与红三军会合。一路征战,9月进入贵州,不久偶遇了西方传教士勃沙特。

  勃沙特是瑞士人,后来随父母移居英国,从小向往到充满神秘色彩的中国生活,还为自己取了个叫薄复礼的中文名。1922年,勃沙特终于得偿所愿,被教会派遣到中国,来到贵州境内的镇远、黄平、遵义一带传教。1934年10月初,时任贵州镇远教堂牧师的勃沙特与妻子露茜在安顺参加完祈祷后返回镇远。在经过城外一个小山坡时,正好与从江西西征入黔的红六军团相遇。当时,红军普遍对传教的外国人印象不佳,于是他们被转战中的红六军团当作“间谍”扣留。红六军团保卫部长吴德峰告诉他们说:“红军的行动需要保密,你们暂时不能离开红军。”但即便如此,红军对他们也是礼遇有加。当晚,勃沙特夫妇被带进一间屋子里休息。勃沙特的妻子睡在一张由木板拼起来的床上,勃沙特睡的是一把南方式躺椅,而与他们同在一个房间里的红军士兵则直接睡在潮湿的地上。红军安置好他们后,立刻送还了他们随身携带的所有东西。

  此后,勃沙特一直随红军部队行进。在这期间,勃沙特先后接触了贺龙、萧克、王震等红军领导人。其中给他留下最深刻印象的就是萧克军团长。勃沙特与萧克相识,源于一张地图。当时,奉命先遣西征的红六军团在贵州施秉与黄平之间抢渡大沙河,突破了防堵力量薄弱的黔军阵地,乘机袭占了黄平老城。在一所教堂里,红军缴获了一张约1平方米大小的法文版贵州省地图,这张地图对于刚进入贵州,道路不熟且缺乏向导的红六军团无疑是无价之宝。但是,由于地图上面所标的地名都是法文,没有人能够看懂,这可急坏了红六军团军团长萧克。谁能够解燃眉之急呢?萧克顿时想起了会说一点汉语的瑞士传教士勃沙特。虽然勃沙特是瑞士人,但是由于瑞士用德文、法文和意大利几种文字,加上瑞士和法国接壤,所以他懂得法文。萧克立刻派人把勃沙特请到军团司令部,萧克给勃沙特讲了我党的政策和主张,请他帮忙把地图上的法文译成中文。当时已经是晚上,在豆大的洋蜡烛光下,两人边讲边比划,萧克用手指着一个个法文地名,而勃沙特则按照他的指点,先把地图上重要的山脉、村镇、河流等中文名称翻译出来,然后将其一一标记在地图上。当他们把地图上重要地名全部译完时,已经是三更天了。后来,就是用这张地图,萧克与王震选择了与贺龙领导的红三军会合的行军路线。

  之后,勃沙特一直跟随红六军团转战贵州东部,并与贺龙率领的红三军汇合,组成红二、红六军团。当红二、红六军团到达贵州盘县,逼近昆明时,由于军情紧急,红军拿十块大洋给勃沙特作盘缠,设丰宴为他饯行。在红军中生活了18个月的勃沙特,于1936年4月12日离开了红军。

  勃沙特离开红军之后,开始着手整理自己在红军中560天、行程6000英里(1英里=1.609344千米)的亲身经历,他在《神灵之手》一书中描述了随军见闻,表达了自己对红军和长征的看法。该书是目前发现的第一部向西方世界介绍红军长征的著作,比美国记者斯诺的《红星照耀中国》还早一年出版。他在自序中写道:许多报道,片面地因抓我们这些人的举动,而将红军称为“匪徒”或“强盗”。实际上,红军的领导人是坚信共产主义和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信徒,并在实践着其原理。这位虔诚的西方传教士由衷地对中国红军追求真理,为革命梦想勇于献身的精神感到敬佩。 

[责任编辑: 刘昌馀 ]

中共贵州省委党史研究室    新华网贵州频道联合策划制作

Copyright © 2000 - 2019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中共贵州省委党史研究室    新华网贵州频道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639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