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古茶树
新华网 ( 2019-04-09)
稿件来源: 凤冈县融媒体中心   作者: 刘开忠
 

  春茶开采的时节,应凤冈县茶文化研究会的邀请参加了《龙凤茶苑》作者座谈会。与会的同仁兴奋地谈到,近年来先后在凤冈县六里村、关口村发现了一批古茶树,已对其中的108株由林业部门挂牌实施依法保护。这一消息在脑海荡起了涟漪。

  物竞天择,好山好水出好茶。古茶树,考释了“茶生思州、播州、费州、夷州……往往得之,其味极佳。”古茶树的发现为凤冈县茶产业找到了文化的根脉,为宏扬茶文化提供了一个重大而特别的基础。研究开发利用和保护是我们必须完成好的“后半篇文章”。

  种茶,品种的优化选择是“绕”不过的重要环节。古茶树,可以为你提供用之不竭的基因之库。有科研机构研究:发现古茶树有近4万对不同DNA。这将孕育多少优良的品种。研究的空间将是另一个意义的“神农尝百草”

  产业之魂在于品牌,茶产业尤显重要。古茶树孕养了许许多多源远流长的故事和佳句,既是有形资产更是无形资产。挖掘古茶树的多元价值注入品牌之魂,对品牌将起到发酵的作用,让品牌风行市场,如鱼得水一路高歌。

  茶旅一体是提升茶产业附加值的重大方向。而古茶树在保护中的开发利用,无疑是极具潜力的升级版。人们释怀古茶树的沧桑,感恩苍天的恩赐,品味百年千年的自然遗产。古茶树陪伴风韵“农家乐”,让人乐不思蜀。

  也许是以上笔者说的这些原因,古茶树的保护被提上了依法保护的议程。据悉,2017年8月贵州省人大常委会审议并通过了《贵州省古茶树保护条例》,开了全国此项工作的先河。2018年初,云南省普洱市人大常委会第一部地方性法规也聚焦古茶树的保护工作,把古茶树的买卖、馈赠、挖移、采摘等纳入了法律的笼子,有了可操作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这是一项因势利导,利在千秋的根本工作,我为其点赞赞!历史会回应我们今天的前瞻性。

  我在茶乡长大,干劲汤、盖碗茶、茶礼、茶俗是我挥之不去的记忆。工作之余能返老家帮父母采茶,是我今天最切心的仁孝。自然对于古茶树有一种纯朴的崇敬,又有一份道义上的责任。

  有资料说,全省已有61个县发现了古茶树,约120万株,集中分布1000株以上的古茶园50处,树龄在200年以上的15万株,最大古茶树地径达180厘米。从这组数据看,省域古茶树是极丰富的,是现实意义上的茶之故乡。如何把保护古茶树这项工作做实,做出特色亮点。铸就“东有龙井·西有凤冈”“茶叶改变凤冈”“锌硒特色、有机品质”等一系列凤冈茶文化。意义特别!应该像当年抓茶产业基地建设一样走在全省的前列,助推全省的古茶树保护工作。

  怎么做古茶树保护利用工作?探索探索,也是纸上谈兵。首先是古茶树保护和利用工作应纳入县茶叶发展中心、茶文化研究会、茶叶协会工作的重要日程,纳入政府推动产业发展的重要工作,以此寻找文化之脉,产业之基。二是各部门要形成合力。自然资源局的规划、文化和旅游等部门支持建设有古茶树元素的茶庄茶楼形成茶旅一体,交通运输部门优先解决古茶树的道路通达、林业部门……如此形成相应部门职责,并按期实现。三是监督层面要对古茶树保护条例的贯彻进行督促检查,形成可能推动工作的审议意见。四是注重典型造势,宣介一批有影响力的人和事。

  古茶树的保护和利用,是小中见大的事,且大有可为!期待着有识之士,完成好历史赋予的使命。

 
(责任编辑: 吴雨 )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345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