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贵州频道
贵州频道 返回首页
>>正文

贵州一对白血病夫妇在困境中相爱 创造生命奇迹

2019-03-21 09:58:02  来源: 贵阳晚报

面对命运暴击 他们用爱抗争

贵州一对白血病夫妇在困境中相爱并成功孕育下一代,创造生命奇迹

幸福的一家。

  核心提示:

  慢性粒细胞白血病(CML),因为去年一部大火的电影《我不是药神》而走入人们的视野。

  在贵州,有这么一对年轻人,20岁出头的年纪就确诊了慢性粒细胞白血病(CML),在现行的医疗技术下,确诊CML,就意味着需要终身服药,并监测相关的血液数值。面对命运的暴击,两位年轻人并没有对生活放弃希望,他们在治病之路上相知、相爱,在家人和医护人员的祝福下,组成了新的家庭。

  婚后,十分渴望新生命诞生的他们,又一次对生命发起了挑战。于是,这个故事中的女主角小马,在医生的评估下,停止服用治疗CML的特效药,开始备孕。

  一年后,在医护人员的精心护理下,小马剖腹产子生下儿子小宇。这个小子,是全国第二例父母双方都是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患者孕育的健康宝贝。他的出生不仅为父母带来了新希望,也为贵州CML病人过上真正的正常人生活带来了希望。

  白血病患者 在困境中相爱

  贵州省人民医院血液内科朱红倩副主任现在有200多名CML随访患者,20岁出头的小马和小刘,无疑是比较特别的两位病人。

  “他们除了是我的病人,同时也是一对爱人。”朱红倩副主任说,这对夫妻在治疗过程中相识、相爱,再到宝宝的诞生,她都是见证者。

  2013年11月份,在平坝县人民医院做护士的马敏芹确诊患上了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最初拿到检查报告时感到有些不可思议,我才24岁,患上白血病,觉得是命运不怀好意的玩笑。”

  而22岁的刘超是在同年4月发现了相同的病情。随后,两人都投入到积极的服药治疗当中。

  慢性粒细胞白血病以服药为主,不需要住院,小马和小刘的第一次相遇是在2014年5月份医院科室组织的患者联谊会上。“初次见面,刘超给我的感觉就是一个瘦小的男孩子,比我还小两岁。”马敏芹笑着回忆起两人的初次见面,令她没想到的是,刘超对她一见钟情。

  “大家都是年轻人,所以病友们建了微信群,还约着一起去复诊和到医院来拿药。有时候我还会假装不经意的约她出去玩,一来二往,慢慢地,大家就熟悉了。”刘超说,之后,两人的感情慢慢滋生,2015年8月份,两人成为情侣。

  组成家庭 渴望新生命到来

  在查出病情后,马敏芹休息了两个月,便又重新回到了岗位上,并一直在坚持着生病前从事的社会公益活动。

  经过两年的治疗,马敏芹的病情逐渐稳定。这时,刘超的病情在格列卫的控制下,也迅速稳定。

  2016年,两人决定结婚,但为了给小马圆梦,两人决定飞到北京去看张信哲的演唱会,于是将婚期改到了2017年7月。7月1日婚礼当天,他们特邀朱红倩到平坝吃喜酒。

  “她不仅是我们的救命恩人,也是我们爱情的见证者。”小马说。

  婚后,马敏芹和刘超萌生了想要一个孩子的想法。“我是学医的,知道白血病不会遗传。”小马说,加上病友群里也有女病友顺利做了妈妈的先例,这给他们俩要小孩增加了信心。

  不过,令人担心的是,备孕和怀孕期间必须停药,一旦停药,有可能导致本来已控制住的病情复发。医生说,一旦病情复发,即使是特效药,也不一定能控制住病情。

  冒险怀孕 要圆父母之梦

  患病初期,马敏芹在日记中写道:“我不愿做随风而逝的枯叶,也不愿做顺水而去的落花,我要做一只踏雪留痕的青鸟,告诉这个世界,我曾来过。”

  而和刘超组成家庭以后,生一个小孩的想法,就像一颗种子落在了她的心里,逐渐发芽,并长成大树。

  “最初,他们的想法,我们是不赞同的。”朱红倩告诉记者,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几乎所有人都在反对。连刘超都想过算了,但大家却拗不过小马。

  朱医生介绍,经过一段时间的服药治疗,小马的分子学反应为阴性,证明白血病细胞少到分子学检测不到了,说明病情已被稳稳控制住,和正常人无异,她和同样稳定住病情的丈夫都已经回归生活,而怀孕意味着停药,一旦造成复发,小马付出的很可能会是生命的代价。

  正在大家一筹莫展时,朱红倩通过网络向国内知名的血液病专家求教,专家提出了最新的治疗指引:“慢性粒白血病患者经分子学检测,基因转阴两年就可以停药怀孕。”这条指引给了小马夫妻俩新的希望。

  朱医生说,在血液内科,见过无数单方患者正常结婚生子,但双方都是慢粒白血病人想要小孩,这还是头一遭。但这对小夫妻想要孩子的决心非常强烈,于是,血液内科也做了充足的准备,助他们圆父母之梦。

  “作为天平的两端,一边是复发,一边是新生命的到来,谁也不知道命运的砝码会偏哪边?我们就赌一赌吧。”小马说。幸运的是,她刚刚停药备孕两个月便怀上了,在血液科的精心护理下,她整个孕期都做足了血常规和分子学检测,每次结果显示为阴性,这让一直战战兢兢的医患双方,都松一口气。

  怀孕38周 剖腹产下儿子

  不过,随着怀孕时间的推进,朱红倩渐渐有些坐不住了。

  “毕竟停药时间太长,之前也没有类似的尝试,实在担心小马的病会复发。”朱说。

  时间又好不容易熬到了怀孕38周,经评估,小马有凝血功能轻度障碍以及深度分子生物学缓解,等不到顺产。

  去年11月24日凌晨,小马在省医剖宫产下一名6斤9两的健康男婴。

  母子俩被推出产房的一刹那,刘超抱着妻子说:“老婆,谢谢你带给我一个快乐的小生命。”

  现在,孩子已经快4个月了,马敏芹给他取名“小宇”,并将他形容为“天使”。她幸福地对记者说:“现在我已经恢复吃药,也回到了工作岗位,上班充实忙碌,回家有丈夫、孩子,人生满足了。”

  朱红倩介绍,经翻查文献和资料发现,这是全国第二例慢粒白血病父母生下的健康宝宝。孩子的降生,标志着我省血液疾病的治疗水平迈上新台阶。同时也为我省的CML病人过上真正的正常人生活带来了新的希望。(记者 张梅)

[责任编辑: 吴雨 邓娴]

相关阅读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26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