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贵州频道
贵州频道 返回首页
>>信息展播>>正文

大龙开发区群众辞旧迎新话幸福‍

2019-02-19 17:59:33  来源: 大龙开发区政府网

  幸福是什么?

  阖家团圆,出则拜亲访友、入则瓜果美食,是幸福在新春佳节里的现实写照。

  近年来,大龙开发区经济社会持续快速发展,生活、工作节奏一年快过一年,城乡春节氛围却以“乡愁”为基石,一年胜一年热闹。

发展中的大龙开发区

  “此心安处是吾乡”,一语道出“乡愁”意义。有“乡愁”的地方,有“年味”。

  乡愁是那山、那水、那条路、那些人;年味,是老老少少记挂着那山、那水、那条路、那些人。

  社区群众蓄来幸福

  大龙社区第二居委会,楼栋林立,绿化带、活动场所、卫生服务站等应有尽有。

  1958年,原贵州汞矿大龙电厂建厂时,把旁边杂草丛生的一片荒坡劈为职工宿舍区。一甲子时光过去,经历了火烧开山、毛砖平房、翻平再建设后,荒坡焕然成为现代化社区——社区二居。因乡土文化建设别树一帜,该社区在周边区域具有典型意义。

葛万余家

  1964年,33岁的葛万余军转地方干部来到原大龙电厂工作。被以缘由称作“火烧坡”这个地方,迎来送往了许许多多工人,他却一直生活在这里。

  “我们多辛苦才在党的领导下推翻了三座大山的压迫!几多战士用献血维护了国家安全、赢得祖国的发展空间!”从朝鲜战场回国的他回忆起为祖国和平稳定而牺牲的战友们,常禁不住热泪盈眶。“抗美援朝的时候,我们的武器装备、后勤补给都差敌人太远。十八大以来,国家快速富强起来,如今全世界都愿意听中国声音,军队建设也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我想跟那些牺牲的战友说‘我替你们看到了祖国盛世!’”

社区二居

  “哪里需要我们,我们就到哪里去!”葛万余到大龙后,任原大龙电厂、运输厂支部书记,岗位变了,但雷厉风行的军人作风始终不变,他用军队的管理方法,带出了一支积极向上、勇于担当、团结互助的工人队伍。

  从战场回来的军人,格外受工友们尊敬。葛万余在社区事务上,也当仁不让,退休后仍继续发挥余热,为社区乡土文化建设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葛老时常主动组织、参加社区讲座,分享入伍入党故事,领学党的十九大精神,支持社区干部、配合支部开展活动。”二居支部书记翁锡才对这位可敬的老人有说不完的钦佩。

  社区组成比村落更复杂,居民来自不同地方,有更显著的文化差异。因此,相较于村落中祖祖辈辈传承积淀下来的、带有天然属性的乡土情结,社区“乡土”显然是一种需要加速建设并沉淀内化的文化。像葛万余这样得人心、有民望的老辈们,更是加速这一社区进程的“助推器”。

  外出打拼多年,最终在玉屏县城安家,做着有一定规模的汽车维修行的姚敏,三不五时还会回到工作过的大龙、居住过的社区二居。一再成行的最大因素,是因为牵挂着的葛老等老人们,还在这里。“老辈在、乡愁在,不论离开多久,都感觉还有根留下来,总想回去看看。”

  逢年过节,地方官员、街坊小辈,前来探访的人不少,都喜欢听老故事,葛万余觉得自己的夕阳生活满满幸福感。“吃得好、住得好、环境也很好。人们对精神力量也有更深的认识,我更加感觉到自己的价值。”

  脱贫群众拼出幸福

  葛万余老人备受尊敬,是社会给予枪林弹雨中拼出来的老英雄应有的荣耀。平凡人要赢得尊敬,撸起袖子加油干也是大道。

  大龙开发区蔡溪村猫猫冲组杨长武家,早些年家里还过得去,后来出了变故,一年不如一年。

蔡溪村一角

  杨长武身体比较瘦小,干不了重活,也没一技之长,他每月只有两三千元工资。尽管他只留下基本的房租、生活费,但寄回家的钱完全不能改变家里状况。2016年,爱人受不了这种清苦,撂下一双儿女离家而去,再没回来。

  老母亲在家里带孩子,只身在外的他想起漏风漏雨的毛砖老屋,就禁不住悲从中来,恨自己没本事。

杨长武一家人

  2017年春,入列精准贫困户的杨长武得知自家情况符合危房改造项目,继续外出打工到10月份,存够4万元。他回家以这笔钱打底,在距老屋200米外的地方开建新家。

  考虑到该户实际情况,在驻村干部的争取下,原本应在新家验收之后再给付的3.5万元危房改造补贴,提前给付了2万元支持建房。

  同年底,完成房屋主体结构后,又得“四改一化一维”政策覆盖,杨长武将房前屋后进行了装修。2018年春节前,地方政府为贫困户配八成资金购买生活必需品,他花1200多元,买进床、桌椅板凳、沙发、液晶电视等家具家电,一家三代四口人在新家里过了年。

  新家里的第二个年,杨长武家里家外出现的变化,出乎所有亲友、乡亲甚至自家人的意料。腊肉从500元的量增至2000元的量,仅是“旁枝末节”;在企业年会上抽中自行车,仅是“偶然幸运”;老母亲深深的驼背悄然直起来,仅是“心宽体健”……危房改造户的平房在仅仅一年后变成两楼一底的楼房,杨长武的努力进取,当得起旁人竖起“大拇指”。

  经帮扶责任人联系,杨长武就近入园区中伟新材料务工。吃苦耐劳肯加班的他,每个月收入在4000元左右,再加上兼顾点副业的收入,他在不到一年时间里存下5万元加建楼层。

  如今,两楼一底主体结构已全部完成,内外装修他打算慢慢来。“厂里轮晚班时,我白天就在家做小工,也省下一笔工钱。做成这样子没有欠外账,我是既高兴又意外。”

  “以前旁人说我兄弟家穷惯了,一辈子爬不起来。我很生气,可那时的家境确实很差。”堂兄杨井河有时间会到杨长武家帮忙打下手,或是煮顿饭。“兄弟家好起来,我也觉得扬眉吐气!”

  杨长武没想过向谁证明什么,但他心里渴切地希望在生于斯长于斯的这个地方,能得到乡亲认同。“老母亲辛苦了一辈子,她能在老乡面前直起腰杆,我这个做儿子的感觉很幸福。”

  搬迁群众建起幸福

  迁入大龙开发区的新居民群体,普遍觉得这个“年”过得扬眉吐气。

  大德新区是大龙开发区第一个跨区域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向飞家这两天很热闹。亲友到访的多,有的是按传统习俗来拜年的,有的则是专程前来表达感谢的。

  2017年1月15日,大龙开发区承接第一批搬迁入住,63岁的向飞带着一家老小5口人从德江县长丰乡住进新家。“敢为人先”不只是做出搬迁决定,还有立足新家园的种种努力。

  “从下决定开始,我们家就做好了安居的心理准备。”初来乍到,难免人生地不熟,但向飞饱含美好生活热情和信心,主动熟悉周边环境。两个儿子就近就业,向飞夫妇接送孙女上下学、操持家务。

  大德新区

  “一步住进好房子”后,在田土里养成的勤劳习惯驱使老两口“坐不住”,他们动起做点营生的念头。经过与儿子商量,上手了蔬菜零售生意。

  送孙女上早学后,向飞就开着三轮车到周边市场批来新鲜蔬菜。虽然去点年纪,但他也不满足只卖菜赚点钱。通过琢磨市场,他发现大龙开发区这边的豆腐都是石膏豆腐,对吃惯酸汤豆腐的德江老乡而言,有点不太合口味。

  向飞打算制售酸汤豆腐,搭上蔬菜生意合着做,收入肯定更多。做豆腐就会有豆渣,用豆渣喂养生猪的想法也自然而然成形。而场地环节,他很快想到一个老熟人。

  为人热情和气的向飞,很快便与新家园的新邻居、周边老乡打成一片。特别是跟仅一墙之隔的草坪村吴吉祥家,建立下深厚的交情。吴吉祥家做烤米酒生意,灶房大,也有猪圈场地。商量后,二人很快达成租用协议。

  制作、销售,占用了老两口几乎所有空闲时间,却因忙碌、充实又有奔头,做得高兴。“一天下来收入还不错,我们自用也够的,闲钱还能给孙女买点东西。政策这么好,现在住房稳定了,只要我们勤快做事,肯定能把生活越过越好。”

  向飞对政策怀有满满的感激,这种心态一方面驱使他自力更生、拼搏进取 ,另一方面也促使他主动协助老家工作人员开展搬迁动员。“我结合自家实际情况解释大龙开发区的好,住房好、市场大,就业机会多、孩子上学有保障,有好几户老乡听了我的劝,搬过来后,新生活确实是越过越好。”

  通过电话互致春节问候时,向飞笑声不断。“老家那一带的亲戚朋友都为我们家高兴,我心里很愉快,更有信心继续把日子过好。”你来我往,互帮互助,通过持续融合,如今新家园已成为他心里认同的家乡。“回头,说不得我还要邀老家的亲戚来这边一起过年呢!

  记者后记:

  大龙开发区经济社会民生领域,在社区文化蕴养乡愁、脱贫攻坚扶志扶贫、易地搬迁条件改善、就近务工顾家挣钱等内容上,多有典型事迹、典型人物。通过挖掘报道,他们的故事广为传颂,鼓舞了一批批群众奋发上进、努力创造,激励了一批批干部尽职尽责、戮力工作。

  2019年春节前夕,铜仁日报驻大龙站会同大龙开发区党政办新闻与信息中心,全体新闻工作者带上质朴敬意,回访慰问稿件中的采访对象,向“稿中人”致以节日问候,并通过梳理相关事迹,感受崭新气象、吸收更多正能量,整装再出发——拥抱新时代、扬帆新征程,为发展大局摇旗呐喊、凝心聚力。

[责任编辑: 栾小琳]

相关阅读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1358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