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渡赤水

2019-01-20 17:03:53 来源: 中共贵州省委党史研究室

  一渡赤水

  (1)挥师北上

  红军进入黔北后,蒋介石即判断中央红军的行动可能性:一是北渡长江与红四方面军会师,二是东出湘西与红2、红6军团会师。1月19日,蒋介石下达“川江南岸围剿计划”。为粉碎蒋介石企图围歼中央红军于川黔边境地区的计划,实现遵义会议关于渡过长江到川西或川西北建立革命根据地的决定,中共中央、中革军委决定率领中央红军迅速脱离敌军重兵压境的遵义地区而北上渡江。

  (2)鏖战土城

  1月20日,军委下达了《关于渡江的作战计划》,指出:“我野战军目前基本方针,由黔北地域经过川南渡江后转入新的地域,协同四方面军,由四川西北方面实行总的反攻”。22日,中央致电红四方面军,要他们牵制川军,以配合中央红军北上。为迷惑敌人,中央红军一面放出“红军将攻綦江、重庆”的话,一面向赤水方向疾进。1月28日晨,中央红军在习水土城青杠坡与川军展开激战;下午,军委放弃原定在赤水地域北渡长江的计划,改从土城西渡赤水河。29日凌晨,中央红军西渡赤水河(一渡赤水),向川南前进。

  (3)扎西整编

  1935年1月29日,中央红军从土城渡过赤水河而入四川古蔺。31日,中央纵队向摩尼方向前进,进入今叙永县境。2月3日,中央纵队从叙永摩尼出发,抵达石厢子。红军一渡赤水后,蒋介石急忙调整部署,计划在川黔滇三省结合部围歼红军。2月5日,中央纵队从石厢子出发,向云南扎西集结。7日,中央纵队进入威信大河滩。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此召开会议,决定回师黔北。9日至10日,中共中央在威信扎西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决定进行整编;成立中共川南特委和中国工农红军川南游击纵队。10日,军委决定进行缩编,以增加部队的灵活性和战斗力。除干部团外,全军共缩编为16个团。其中,红1军团缩编为2个师6个团,红3军团缩编为4个团,红5、红9军团各编为3个团。

  二渡赤水

  鉴于大部敌军已被吸引到川滇边地域,黔北敌军兵力相对变弱,军委决定红军返回黔北,以摆脱敌军追剿。11日,中央红军兵分三路从扎西东进,向四川出击。16日,党中央、军委发表《告全体红色指战员书》。18日,中央红军进驻古蔺。18日至21日,中央红军由太平渡、二郎滩等处东渡赤水河(二渡赤水)。中央红军重入贵州,一下子把敌军主力甩在了川南的叙永、古蔺及云南扎西地区。

  克桐梓、战娄山、取遵义

  二渡赤水后,红军兵指力量较弱的黔军。2月23日,军委发布《中国工农红军总政治部告黔北工农劳苦群众书》,发动群众配合红军作战。24日,红军攻克桐梓。26日,红3军团开始强攻娄山关,并于当晚8点攻占。28日晨,红军重占遵义城。敌人经过遵义战役的打击,慑于红军威力,固守堡垒,回避与中央红军作战,所以在此后的近半个月里,敌人与红军无重大战事。3月5日,中革军委在遵义鸭溪成立红军前敌司令部。

  三渡赤水

  (1)激战鲁班场

  遵义战役的胜利,极大地鼓舞了红军士气,狠狠地打击了国军的嚣张气焰。蒋介石说这是“国军追击以来的奇耻大辱”,于3月2日飞往重庆,亲自指挥,企图采取堡垒与重点进攻相结合的战法,围歼红军于遵义地域。为粉碎敌人新的围攻,红军将计就计,伪装在遵义地区徘徊寻敌,以诱敌进,然后再转兵西北,寻求新的机动。同时,令红3军团向金沙方向佯动,调动敌周浑元部向南和吴奇伟部向西。根据敌我态势,毛泽东决定攻打鲁班场。15日,红1军团向鲁班场守敌发起进攻。为避免被动,中央红军于黄昏主动放弃进攻,转兵西进。虽未取胜,但为红军顺利完成从茅台三渡赤水河赢得了主动。

  (2)中转茅台,三渡赤水

  红军撤出鲁班场战斗后,向仁怀以北的茅台地区机动。16日,为寻求新的战机,军委下达了三渡赤水的命令。当红军三渡赤水并向西进发,作出大举北渡长江的姿势时,蒋介石急令各部齐向川南集结,以阻止红军渡江与红四方面军会合。其实,红军的真实意图是四渡赤水返黔北。3月19日23时,军委向各军团发出命令,原地隐蔽待命。同时令红5军团派出兵力在茅台镇警戒、保护渡口,作好随时回师贵州、推脱敌人的准备。

  四渡赤水

  (1)四渡赤水河

  中央红军再次出现在川南,蒋介石判断红军还是要北渡长江,遂急令各路“追剿”军向川南古蔺地区集结。正当各路敌军向川南疾进之际,毛泽东毅然决定回师东渡,夺取战略主动权。3月21日晚至22日,红军以隐蔽、神速的动作,分别经二郎滩、九溪口、太平渡东渡赤水河(即四渡赤水)。23日,中央红军急行南下。为进一步隐蔽自己的战略意图、迷惑敌人,军委决定留下红9军团在乌江北岸活动,伪装主力,给敌人造成错觉,以掩护红军主力南下。

  (2)南渡乌江、佯攻贵阳

  正当敌人调兵遣将之时,中央红军主力迅速南移至乌江北岸。3月31日,军委发出迅速渡过乌江的命令。红军主力南渡乌江后,进入息烽,向贵阳方向挺进。为给敌人造成错觉,给中央红军进入云南创造有利条件,毛泽东令红1军团一部佯攻贵阳(攻占贵阳城北扎佐,主力集结于贵阳城东北的修文、开阳县境)。贵阳城防空虚,城内兵力不足两个团。蒋介石做梦也没有想到红军不仅没有被“剿灭”,反而兵临城下,孤城岌岌可危。他只得急忙电令离贵阳较近的滇军孙渡部来贵阳“保驾”。4月9日,当滇军孙渡部2个旅由黔西及镇西卫赶到贵阳清镇飞机场及贵阳城内时,蒋介石终于放下了心。红军采取声东击西的战术,派红2师一部向东出击,在开阳至平越间的清水江上架设浮桥,佯作东去湘西。蒋介石果然中计,急忙调集军队向东堵截红军。实际上,中央红军既不是要占领贵阳,更不准备开往湖南,而是要去云南。

  (3)西进云南

  1935年4月9日,当云南兵力空虚之际,中央红军由贵阳、龙里之间突破敌人防线,向西挺进。接着,以每天约120里的速度,经青岩、广顺、鸡场、定番(1941年更名惠水)、长顺、紫云等地,向云南方向疾进,作出进军昆明的态势。蒋介石见中央红军继续西进,遂令中央军沿滇黔公路平行追击,湘军3个师跟进,滇军3 个旅尾追、1个旅到兴义一线实行堵击。17日至18日,中央红军从贞丰县渡过北盘江;随后,占领贞丰、安龙、兴仁、兴义等县城。23日,以红1军团为左翼,军委纵队居中,红3军团为右翼,红5军团殿后,迅速向云南前进。24日,红军先后从兴义县威舍离开贵州,过黄泥河进入云南省平彝县(1954年改称富源县),向沾益、白水、曲靖一线集结。

[责任编辑: 刘昌馀 ]

Copyright © 2000 - 2019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贵州分公司  版权所有 新华网股份有限公司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0159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