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渡乌江

2019-01-20 17:06:44 来源: 中共贵州省委党史研究室

  就在猴场会议召开的同时,吴奇伟纵队4个师已进占施秉,周浑元纵队4个师也进占施洞口,正向新黄平旧州逼近。军委为执行猴场会议决定,决心在敌军未完成合围之前,迅速抢渡乌江,向敌军力量薄弱的黔北挺进,开创川黔边苏区。按照军委命令,中央红军兵分三路抢渡乌江。6日,红3军团全部渡过乌江,红军突破了黔军的乌江防线。这极大地鼓舞了指战员斗志,一改被动局面,红军开始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

  图为乌江峡谷。1935年,中央红军抢渡乌江,挺进黔北。

  图为回龙场渡口。它是余庆到湄潭的交通要道。1935年1月1日,红1团由龙溪到达回龙场渡口,2日渡江成功。到4日上午,红军右路红1军团(缺第2师)及红9军团由此渡江完毕。

  图为江界河战斗遗址。乌江又名黔江,是贵州第一大河。乌江以南防务由黔军犹国材部负责,率3个团部署于福泉、瓮安一线;乌江以北及江防全线,由侯之担部负责;王家烈率2个师部署于开阳至贵阳一线,伺机推进;林秀生任中路江防司令。江界河渡口是黔东通往遵义的主要通道。1935年1月3日,红4团在江界河抢渡成功;下午,红2师、军委纵队和红5军团由此通过浮桥过乌江。粉碎了蒋介石企图将红军围歼于乌江以南地域的阴谋。

  图为船工宋月钊。1935年1月初,红4师侦察员3人泅水过江,在开阳县茶山关找到船工黄德金,黄德金约集船工宋月钊等6、7人,将他们为躲避黔敌炸船而沉入河底的两艘渡船打捞上来渡运红军。宋月钊、黄德金等船工帮红军摆渡三天三夜,加上浮桥搭成,红3军团指战员全部安全渡过了天险乌江。

  图为茶山关。渡口位于贵阳开阳楠木渡镇胜利村与遵义市播州区尚稽镇茶山村交界的乌江上游。1935年1月2日,红军左路前卫红3军团第12团直逼开阳境内乌江中游的茶山关、楠木渡、桃子台等渡口。到1月6日,红3军团从茶山关等渡口全部渡过乌江,奉命驻守茶山关、尚稽、懒板凳(南白镇)和刀靶水一带,警戒遵义南部。

  图为《红星》报影印件。1935年1月15日,《红星》报发表《伟大的开始——一九三五年的第一个战斗》,指出乌江战斗是红军长征战史上的一次有重要地位和影响的战役;发表《军委奖励乌江战斗中的英雄》,报道了中革军委嘉奖抢渡乌江的22位战斗英雄:“……领导此次战斗的主要干部:一营长罗有保、三连长毛正华、机[枪]连长林玉、二连政指王海云、二连青干钟锦友、二连二班长江大标、二连长杨尚坤等八同志。涉水及撑排的:西市机[枪]连孙明,山西王家福,西城王友才、林玉、西城三连五班长唐占钦、西市赖采份等五同志。英勇冲锋顽强抗战:战斗员:曾传林、刘昌洪、钟家通、朱光宣、林文来(新战士)、刘福炳、罗家平、丁胜心等九同志。”

  图为瓮安桐梓坡农会、游击队旧址。1935年1月6日,在瓮安县城文庙、中学、袁家湾,草塘猪市坝,天文闵家大院,珠藏亭子坝、万寿宫、桐梓坡施家门前田坝等地召集了群众大会。会后,建立了红军渡过乌江后的首个农民政权——桐梓坡农会(主席陈金榜)和首支革命武装——桐梓坡游击队(队长杨发顺) ,开始了赤化黔北和创建新苏区的工作。

[责任编辑: 刘昌馀 ]

Copyright © 2000 - 2019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贵州分公司  版权所有 新华网股份有限公司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015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