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凤冈方言中的茶风(之十七)
新华网 ( 2018-12-25)
稿件来源: 凤冈县对外宣传中心   作者: 犁之
 

赶闹”中的茶风

赶闹场景

  旧时,凤冈境内由于“道路险侧,不可舟车”的自然生态樊篱,人们的渔猎之事,往往在“嚄嚯”声中进行。以“嚄嚯”传递信息,以“嚄嚯”统一动作,以“嚄嚯”提神壮胆,以“嚄嚯”亦作亦乐,以“嚄嚯”祈神辟邪。

  “赶闹”,县境内是人们农闲时开展的一种娱乐活动,习以净茶顶敬“四老爷”为此俗沿袭至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其俗自然消失。

  俗话说“栽秧上坎,跑断脚杆”就是指“赶闹”,人们常常邀约几十百把人,手持灯笼火把和渔叉、网兜、襻篼于夜间前往预约河段。领头人焚香烧纸摆放净茶祭祀“四老爷”,祈求神灵赐鱼饱腹,保佑“赶闹”平安。是地人把“毒鱼”叫作“闹鱼”,虽说是“闹”,实则无毒,鱼吃过“闹”料晕厥而不死。参加活动的人很多,大多慕名而至,河两岸捕鱼者由少变多,各自手持火把和捕鱼工具,随水势追逐捕捉,时而拾取呐喊,时而“嚄嚯”呼应,荡漾曲流河谷场面十分壮观,所以叫“赶闹”。

  “闹”鱼时,就地采摘鱼尾草(又名鱼尾茶)、苦檀子等植物,取“棕衣”包好“闹”料,择紧水(激流)滩,以手握卵石舂碎,冲之,名曰“棕包闹”。其汁所到之处,鱼触而晕方露出水面,“赶闹”者即可叉之、窊之、捉之,喜而获取。

  “闹”鱼,有的则用“茶油粑(学名粕”也叫茶麸、茶籽饼,其以油茶籽经榨油后留下的渣饼)”,取河边水杨柳学名“水泽兰”,又名“水挑草”加入少量石灰水捣碎取汁倒于水流中,鱼触而晕,易捕喜得,到得天明“嚄嚯”而归

  笔者记得,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一年秋收结束,听到跳洞(洪渡河上游)“赶闹”的信息,遂备好网兜、背篼,手持“香把(取柏树皮制作的火把)”履黑而至。赶到半路,得知“赶闹”的人们大多不约而同,趋之若鹜。到得目的地,隐约听见“赶闹”的组织者们为选择“棕包闹”和敌敌畏“闹鱼”而产生分歧。最终多数组织者以“生态”无害争辩取胜。大家以茶油粑、水杨柳“闹”鱼十分欢心。第一次摸索捕鱼方法中“赶闹”,持麻绳网兜窊得满满的一猴子背篼鲜活的鲫鱼、鲤鱼,回家已是“早饭”时候。祖母取大小一致的鲫鱼煮一钵“鲜鱼汤”,然后泡三杯净茶设案焚香烧纸祭“四老爷”。

  传说,“四老爷”是四方神灵,其中有司水之神,主要管理村寨团转水井、龙塘、河流之事,控制水中鱼、捕虾、捉蟹数量;支配水中动物生长数量质量;操纵水中植物生长数量质量;主宰水中动物生死权利。村寨如有德高望重者,去世后均命其法名,安其位,管其村寨团转水中事宜。冠以村寨名称曰:“××水神灵位”,供阳间人祭祀和念想。如:泉眼、洞穴“泛水(方言,意思为满溢)”为患须设案摆放净茶、烧酒、茶食果饼,以烧“长钱”、焚香祈求“四老爷”派兵遣将征服水中妖魔鬼怪,保平安。俗话曰“钓鱼钓到怪物,不死得脱层壳”所以,人们在钓鱼、“赶闹”前后须设案摆放净茶、烧酒、茶食果饼,以烧“长钱”、焚香祈求“四老爷”赐予“收获”、佑护平安,否则钓鱼、捕鱼时会获取破衣、破鞋、骷髅之类的不祥之物。

  相传,清末县境北有一黄姓老者,晚年以钓鱼作补给,生活丰盈。一天在慌忙中忘记祭祀水大王,就前往应声堡东麓的龙塘钓鱼,当钓钩抛入水时,忽见一庞大鱼肚渐渐露出水面遮挡整个塘口,其见状丢掉钓鱼用具离开龙塘,从此“封竿”不再钓鱼了。(图片来源于网络)

 
(责任编辑: 栾小琳 )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903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