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开壶
新华网 ( 2018-11-29)
稿件来源: 凤冈县对外宣传中心   作者: 熊荟蓉
 

  我的表弟胡开从小就有点二,说起话来总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乡邻都叫他“不开壶”。

  除夕前,姑妈要开卤锅了,让胡开买猪舌,千叮咛万嘱咐:“你就说买赚头,千万别说买舌头啊。大过年的,说话要图吉利。”

  “舌头”的“舌”与“折本”的“折”同音,乡民都把“舌头”叫“赚头”。

  天才蒙蒙亮,场口的几家肉铺刚摆好案板。胡开指着第一家铺板上的猪舌,大着嗓门问:“大叔,你们家的舌头咋卖?”生意人最忌讳“开门黑”。这位“大叔”赶紧揸开十指将猪舌罩住,说:“呸,这些赚头已经有主了,你去别家买吧。”

  别家店主也担心胡开来买“舌头”,纷纷将猪舌藏了起来。胡开的眼睛梭子般从几个肉铺穿过,没看到猪舌。大概是想起了母亲的叮嘱,也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失言,于是改口说:“奇了怪了,这大过年的,你们这几家怎么一点赚头也没有?”

  几个店主都嚷起来:“呸呸呸!你这个小砍脑壳的,真是个不开壶。”

  胡开跌跌撞撞地成长,竟然出落得一表人才。大学毕业后,被请去给一家公司主持剪彩仪式。前面都表现得好端端的,却在剪彩结束后说了句:“下面,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领导下台。”领导们的脸瞬间晴转阴,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台上一片凌乱。

  于是,“不开壶”的“美名”又在城里传播开来。胡开应聘处处碰壁,干脆自主创业,在城东开了一间“不开壶茶庄”。来喝茶的人只需讲一件自己经历的糗事,即可茶费减半。

  “不开壶茶庄”天天满座,笑语不绝,成为都市休闲娱乐的最佳去处。

 
(责任编辑: 吴雨 )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786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