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社区里的不平凡“警事”
新华网 ( 2018-11-20)
稿件来源: 凤冈县对外宣传中心   作者: 周羽
 

  平凡的岗位,平凡的人,平凡人做出不平凡的事。人们都说,平凡的社区有着不平凡的事,不平的事还得算社区里突出的“警事”。

  凤冈县龙泉镇三坝社区,是块“茶花地”,发展中的新县城中显得东一块西一块。管理区域大、流动人口多、社区情况较为复杂,给矛盾纠纷调解、基础信息采集、法制宣传教育带来难度。自从民警李凤来到这个社区后,社区群众不得不为她处理那些事情点赞。

  李凤说,其实老百姓的要求并不高,就是在他有事的时候,能耐心倾听他的诉说,调解的时候把话说到心坎上,打开他的心结,总之用心倾听群众的忧伤欢乐。

  李凤文文静静,但在社区工作中却时常吵吵闹闹。前不久,社区发生扯皮打架,李凤接电话后一溜烟到事发地点,一看又是社区戒毒人员吴两口子在扯皮。打架多次,几天前把前妻郑打伤被行政拘留。刚从拘留所出来不到半小时,见到前妻扑上去就打。

  “你俩都到我办公室去,今天得把事儿说清楚再走。”李凤看在眼里急在心头。

  “去就去,我怕个球。”吴说着脏话钻进警车。李凤不会去理会他那一串不文明语言,说道:“你见到就打有完没完?”

  吴某下手太狠,被打得全身哆嗦李凤扶着她上车来到警务室。李凤正让他们说,两人却沉默不语。他们经常吵架,邻居们都见怪不怪,连热闹都懒得看。吴某两次离婚,生下一儿一女,大儿子学习成绩特别好,小女儿从小受家庭影响变得性格内向。为了女儿的成长,郑离婚后仍和他住在一起。

  有一天,郑发现吴再次吸毒,便向警方举报,随后被抓获强制戒毒两年。在戒毒所期间,郑带着孩子去探望,出狱那天还去接他。然而,回来不到半月又开始争吵。

  这个社区矫正任务自然落在李凤肩上。在警务室双方无语没几分钟,吴急了,说郑“偷人”。

  “怎么回事?”李凤问。

  “她竟然背着我结了婚。”吴说。

  别人结婚还要你同意?李凤口里没说,心里暗笑脸上却一本正经,让他讲出前因后果。原来,吴出狱没几天,听说前妻已再婚,心里不是滋味,便跑到前妻与丈夫的租房里吵闹,还出手打人,后被行政拘留。

  郑委屈得泪水哗哗流,双眼哭得通红。

  这个矛盾怎么调解?突然,李凤想到当天是他们小女儿的生日,心中顿生一计。问:“你们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两人摇头。

  “看你们天天吵,谁来管两个孩子,你儿子多么争气,学习成绩那么好,能不能给他一个安宁的环境,让他专心学习?再看看你们的小女儿,我没猜错的话,放学后估计饭都没吃,一人在家目瞪口呆,你们各自想想……”一席话让两人自惭形秽

  “今天是你们女儿的生日,知道不?”李凤问道。两人十分羞愧,抬头看见李凤涨红的脸和瞪大的眼睛,又垂下头去。沉默了几秒,吴说:“我回去给女儿买个蛋糕过个生日吧。”

  “对,回去给好好过个生日,现在就去”李凤的话像命令一样。此时的吴,像犯了错的孩子,嘴里说着对不起,脚已经踏出了警务室的门。

  送走两人,李凤口干舌燥,刚喝口水,又接到派出所的电话。

  几天前,张大爷酒后打张大娘,女儿去劝连她一起打,民警把他们一家三口带到派出所。经询问,张大娘怀疑张大爷有外遇,但他矢口否认,一言不合就开打。

  民警给他讲理说法,什么都听不进,李凤几次来到他家,夫妻俩依然没有合好,一家三口互相生疏,张大爷爱搭不理,态度生硬。李凤想和张大爷“摆两句”,张大爷说和她“没谈的”,让李凤几次悻悻而归。

  事情没处理好,就得想法。通过走访周围邻居,李凤了解到张大爷家原来有个出色了儿子,年轻有为,却在一次意外中离世而去,这让他一家倍受打击。白发人送黑发人,张大爷更是无法排解心中的忧愁,整天在外游荡喝酒,时间一长大娘怀疑他在外面有“外遇”,家庭矛盾的导火索。了解到情况,李凤找张大娘摆谈。老大娘说儿子的去逝大家都伤心,但事情都发生了,谁也没办法。

  “请你劝劝他,在外面有人了,就和我离婚,不要‘吊’着我。”张大娘泪水涟涟。

  李凤说:“大娘你放心,我会找大爷把事情说清楚。”

  其实这件事情李凤最不愿意谈,因为她自己的弟弟也是几年前因病去逝,让一家人十分悲伤,每到过年过节,年迈的父母总是偷偷抹泪。时常用自己的内心挣扎去做别人的工作,李凤痛苦不已。但工作就是工作,无论狂风暴雨你都得承受。

  偷偷的抹干泪水,李凤鼓起勇气找到张大爷说:“大爷,你家这种情况和我家一样,但至少你还有个孙女,有个盼头。再伤心生活还得过下去不是,你这样自暴自弃对家庭不好,对女儿不好,对自己身体也不好……”将心比心,触碰到了张大爷的心灵,再一交谈才知大家都是“熟人”,不禁有些难为情起来。

  “给你添麻烦了,请你告诉你大娘,我只是心情不好爱喝酒,真的没有‘外遇’。”张大爷说。

  李凤找到大娘说了实情,又劝她女儿平时要多关心父母,相互之间多沟通交流。几天后,李凤再次回访,张大爷说自己正在收拾房间,过两天儿媳要带孙女来看他们。

  “要把房间收拾得干干净净,让娘俩住舒舒服服的,玩得开开心心的。”张大爷说。

  做好大爷的工作,又转回讲本文中说到的

  这天,吴打来电话说,前妻已经离婚,自己想和她复婚,请李凤帮忙做工作。

  李凤问吴某的前妻她对李凤自己确实离了,但不想复婚,家里父母也不同意。

  第二天,李凤通知吴来社区例行检查,趁机和他说明情况。吴说这次真的改了,为了孩子再也不吵架了。

  “光说改不行,你要是真负责任,就得找事做,给家人一个经济保障。”李凤说。随后,李凤又找到郑她的父母,说如果吴真心的改,可以再给他一次机会。

  两个月后,吴再次来社区例行检查高兴地对李凤说自己已经承包了一个工程,估计能挣不少钱,现在每天可忙了。

  李凤高兴地不经意间看到警务室前的广场上,张大爷正带着孙女嬉戏,一家人其乐融融,享受这难得的团聚时光。

 
(责任编辑: 栾小琳 )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7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