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贵州频道
贵州频道 返回首页
>>正文

贵州三代修桥人:见证桥梁逐渐“长高”

2018-11-15 16:18:57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网贵阳11月15日电(记者胡星、蒋成)“这是独特的钻石型空间塔,足足有332米高。”在贵州省平塘至罗甸高速公路的平塘特大桥项目施工现场,35岁的贵州桥梁建设集团工程师刘豪胸有成竹地说,“平塘特大桥预计2019年建成通车,又一座世界级大桥指日可待。”

  日前,建设中的平塘特大桥15#、16#、17#三座桥塔已经完成封顶,其332米高的16#钻石型空间塔创下全世界高混凝土桥塔之最。记者看到,每座塔由两个倒A字形的塔柱组成,塔身线条优美,下方犹如向上托举的手臂。远处望去,就像三颗金光闪闪的巨型“钻石”镶嵌在大地上,雄伟壮观。

  平塘特大桥是贵州“桥梁奇迹”的一个缩影。改革开放40年来,数代建设者打造了数量多、类型全、技术复杂、难度极大的“桥梁博物馆”。

  世界高桥前100名中,46座在贵州。位于贵州、云南交界处的杭瑞高速公路“北盘江第一桥”以其桥面至江面565.4米垂直高度,被吉尼斯官方认证“世界最高桥”;贵阳至黔西高速上的鸭池河大桥全长1450米,主跨800米,为世界上目前建成的最大跨径的钢桁梁斜拉桥……

  刘豪是家里的第三代修桥人,他的爷爷是七八十年代桥梁建设中的基建管理者,父亲则是八九十年代的桥梁建设材料的运输管理人员,祖辈、父辈的一生都奉献给了桥梁建设事业。

  “我从小就对桥梁建设者非常崇敬。”刘豪说,小时候,每到寒暑假,都在父亲所在的工地度过。“六年级的暑假,我跟随父亲到贵遵高速乌江大桥的施工现场,看到乌江大桥的宏伟气势,当时非常震撼,梦想着有一天自己能亲自参与修建这样大的桥。”

  受到长辈的影响,刘豪从小就立志要做一名桥梁工程师。“我爷爷、父亲都是桥梁建设者,他们都希望我成为一名真正的桥梁工程师。”刘豪说,正因为受到这种家庭氛围的熏陶,才让他一步一步实现了梦想。

  2005年,刘豪大学毕业后回到贵州工作。参与修建的第一座桥便是全长1564米,主跨1088米,桥面至坝陵河水面370米高的坝陵河特大桥。

  “修建坝陵河特大桥的时候遇到很多技术难关,比如在1000多米长,300多米高的高山峡谷中,先导索的牵引就是一个挑战。”刘豪说,后来团队经过摸索,采用氦气飞艇成功拉通了先导索,克服了技术难题。

  “我是看着贵州的桥一点一点‘长高’的,在祖辈、父辈那个年代,修桥技术比较落后,40米的高桥都很少见,现在动辄上百米。”刘豪说,以前修一条路、一座桥,进入大山里面,需要五年甚至七八年的时间,爷爷、父亲因此很少回家。现在修大桥,两三年就能完成,几十米高的小桥,几个月就能拔地而起。

  贵州桥梁逐渐“长高”的背后,意味着桥型逐渐丰富和造桥工艺的日趋先进、成熟。刘豪介绍,小时候看到的桥,几乎都是拱桥,而现在所有的桥型在贵州都能找到;以前修桥工艺只能一步步摸索,现在仅自己所在企业就积累了十几种桥型的标准工艺图,哪个部位上什么手段都一目了然。

  “大山出大桥,天堑变通途,越是这种复杂的地理条件,越能激发我们挑战的决心!”十几年来,刘豪先后参与修建了贵州六冲河特大桥、西溪特大桥、平塘特大桥等十几座大桥。用他的话说,“现在更加得心应手了。”

[责任编辑: 刘菲 吴雨]

相关阅读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718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