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拾”趣
新华网 ( 2018-10-10)
稿件来源: 凤冈县对外宣传中心   作者: 徐彩云
 

    十月的田野,稻谷已归仓。空旷的稻田里,金色稻茬间,竟有个人佝偻着身子在拾稻穗。这弯腰拾遗的身影,一下子勾起了我童年的“拾”忆。

    在收割后的田里拾稻穗,这是最中规中矩的“拾”。更刺激更有成就感的是跟在堆得像小山似的板车后,捡拾随着车的颠簸掉下来的穗子。运气好的话,收获颇丰。当然,手脚要足够快,因为知道此“秘诀”的小伙伴多着呢。有时跟在车后好久都抢不到,就得用点计谋了。佯装跟在车屁股后弯腰去拾,说时迟那时快,手迅速伸到车上捋下一大把,赶紧塞进篮子里。若不小心被后面的车把式看见,大喝一声:“不许偷!”我往往会吓得脸红心跳,还要装作若无其事地拾起一根没穗的稻梗,转到另一辆车后,故伎重演。到天黑的时候,篮子已盛得满满的,心里满溢着“拾”来的喜悦,晚饭心安理得地多添半碗饭。

    曾经意外拾到了极其珍贵的食品。有一次,我独个在屋门口玩耍,一人骑着个破自行车“吱嘎吱嘎”从门前经过,车后座上夹着的油纸包掉在了我的面前。那人没发现,车很快没影了。当时正是农忙时节,四周空无一人,我犹豫半晌,壮起胆子,慌忙拾起那油纸包,“嗖”地逃回屋里,心都快蹦到了嗓子眼。妈妈回来后,摸摸那纸包,说:“这是坐月子的女人吃的红糖,凭票都难得买到,他一定会来找的。”果然,第二天那人来了,车后座驮着个鼓鼓的蛇皮袋。那时红糖是极稀缺的物质,他料定我家不会还给他的,所以驮了他家的口粮来,宁可家人饿肚子也要把糖换回去,因为女人生孩子大出血急需补元气,他是托人帮忙费尽周折才弄到的。妈妈爽快地把红糖给他,让他驮着米回家去了。邻居说我妈傻,可妈妈摸着我的头淡然一笑,我也觉得帮人拾起了救命的红糖而欢喜。

    不仅红糖,那时任何食物都稀罕。有一次,妈妈和社员们在屋后的水田里栽秧,生产队长买来煮包子犒劳大家,妈妈舍不得吃,喊我拿碗去盛回家。端着油水汪汪、肉香扑鼻的鲜嫩包子,我直咽口水。边走边幻想着肉馅的美味,不留神脚一歪,一个包子咕噜噜滚下田埂去了,我急得哇地哭起来。能不哭吗?一年难得吃上两回,却弄丢了,心疼呀!妈妈听见我哭,赶来溜下田埂拾起来,揭掉外面沾了土的皮,让我趁热吃了,我破啼为笑,从此对于包子,只记得童年“拾”起来的味道。

    或许,正因为物质的匮乏,我们才对些微的拥有倍加珍惜。于我看来,童年的捡拾,拾起的不仅是食物,更有那个年代单纯的快乐,以及对生活的热爱。

 
(责任编辑: 吴雨 )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540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