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南:共筑小康梦 麻怀再腾飞
新华网 ( 2018-10-08)
稿件来源: 黔南日报   作者: 牟泗亭
 

  169场宣讲,尽力和更多人分享

  28年前,18岁的邓迎香翻山爬坡2个多小时嫁到了罗甸县沫阳镇麻怀村。1999年,农村电网建设覆盖到董架乡,麻怀村终于要通电了。但是,一座座大山的阻隔令工程进展十分艰难。为了通上电,为了走出来,斗大字不识一个的邓迎香和村民们下定决心,不能再苦熬,一定要苦干——从广山坡的山腰里挖出了一条长216米的隧道,打通了去往山外的道路。

  邓迎香,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靠着摆脱贫困的决心和苦干实干的劲头,组织村民打通了出山之路,2个多小时的翻山路彻底变成了10来分钟的坦途。

  如今,村民们都说麻怀村是“翻天覆地大变样”。隧道通了,家家户户吃上自来水,不再存水窖;煮饭烧菜都用电,基本不再上山捡柴;娃娃再也不必等到10岁翻山越岭去上学,学龄儿童教育得到了保障。

  如今,党的十九大代表、罗甸县沬阳镇麻怀村党支部书记邓迎香,从党的十九大胜利闭幕以来,不到一年的时间里,马不停蹄,奔波各地,从农家院坝、田间地头到企业、学校,从福建、山东、江苏到北京、云南、安徽,全程脱稿宣讲十九大精神169场。“我一点不觉得累,我要一直讲下去,直到脱贫攻坚的目标实现。”她说。

  山村闭塞的难言之隐,隧道打通的苦尽甘来,振兴乡村的信心满满,每一场十九大精神的宣讲,邓迎香都讲得通俗易懂、令人动容。“麻怀村走出了24个大学生,1个研究生,有近一半的人家都买上了小汽车,外面的东西能运进来,村里的农特产品也能运出去。”她说,十九大报告68页纸,3万多字,里面提出了确保2020年我国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提出了“乡村振兴战略”,为农民描画了美好的蓝图。

  去年冬月间,邓迎香在凤岗县的十九大精神宣讲被当地录制刻印成700多个光盘,分发到村里的干部和群众中间。“现在,还有普安、剑河、望谟等10多个地方在等着我去宣讲。”她说,十九大报告讲出群众的心里话,在全省脱贫攻坚的关键时期,她要尽力和更多的人分享。

  邓迎香的身上,展现的贵州基层干部苦干实干的新形象,传递的贵州团结奋进后发赶超的正能量,从今年四月份以来,吸引了来自各地的15000多人到麻怀村学习这种不等不靠、敢想敢干、不屈不挠的新时代脱贫攻坚精神。

  乡村振兴,一想二干就三成功

  “党的十九大提出的乡村振兴战略真是振奋人心,发展产业是实现脱贫的根本之策,这让我们看到了方向。”邓迎香说,苦熬不如苦干,苦干不如实干,一想二干三成功,一等二靠三落空,喊破嗓子不如甩开膀子。过去是这样,今天也是这样。

  9月28日,记者在麻怀村中药材种植基地看到,当地数十个村民正在大棚里栽种白芨。“老啦,走不动也做不动啦,家里田土流转得点钱,在这里再干点轻松活路,一天80块,赚点小用钱。”76岁的邓子芬是有着52年党龄的老党员了,她说,如今发展好了,真想再多活几年。

  在距离中药材种植基地的不远处,贫困户杨晓英也正忙着给刚采摘完一茬香菇的菌棒一一注水。她说:“家里流转了1亩地给村里建香菇大棚,一年有1000多块钱,每天在基地工作一个月有2000多的收入,相比种庄稼,这个活路更轻松,收入上也更划算。”

  “今年1月,村里投入3万元试种8000棒香菇,收效不错。现在投入了50多万元,建了55个香菇大棚,发展128000棒香菇,已经收入了18万元。”今年,麻怀村民袁端荣放弃了外面的工作,在香菇基地负责组织劳力、摸索技术、总结经验。

  袁端荣说:“回到家每天个人的收入损失100块钱,但是不后悔,麻怀一定要抓住现在的机遇实现跨越发展,也是为子孙后代打下振兴乡村的基础。”产业的发展也给村里走不出家门的群众带来一些就业的机会、脱贫致富的途径。

  “人不回来,路不通,地也荒着,家里需要我,村里也需要我。”2015年,村民袁端胜在邓迎香的感召下,放弃了在外每年二三十万元的收入,选择回乡创业。他在天坑里养起了黑毛猪,在撂荒的土里栽满了草料,筹措资金修通了产业路。

  村里停着新买的冷藏车,装满优质猪肉,穿过麻怀隧道,一路高速驰骋,直达龙洞堡机场,即时空运至沪。不过一个上午的时间,贵州大山深处最好的农特产品就成为了上海市民餐桌上的美味佳肴。

  “村里还发展了鹌鹑产业,今年年底鹌鹑可能要扩大到18万羽,一只鹌鹑一年可以赚5块钱,要继续把鹌鹑的效益发展出来。” 邓迎香说,全村人正在一笔一笔描绘出麻怀村的新蓝图。

  联村发展,一口井才够一村人喝

  “邓支书,我们村的火参果挂满了,请你来帮我们看看下一步怎么销售。”9月28日,刚吃完午饭,邓迎香就接到了田坝村打来的电话。

  田坝村党支部书记赵洋介绍到,外表带刺的火参果原产于非洲,在罗甸一年可收成一次,一亩大约收6吨,由于种植期比原产地较长,长出的果型也较大,品质也更好,市场价在30元左右。今年6月种下,现在架子上已经爬满藤、挂满果,11月就成熟了。目前,北京的一家销售公司已经预定了100斤。

  “看到挂满的果子,我都很有信心。”邓迎香说,如果这个产业发展可行,贫困户可以参与种植、流转土地、分红入股,这样一点都不焦了。她一边捧着火参果拍照,一边寻思产品销路。“明天瓮安有100多人到麻怀村学习,可以摘几个熟了的火参果放到展柜里,我再在朋友圈里发照片宣传这个水果,我们山里的好货不愁没人买。”她信心满满的说。

  田坝村去年与麻怀村联村发展,村民张良正告诉记者:“听邓支书的,今年正月我们村也寻思着抓住乡村振兴的机遇,把撂荒的土地用起来,发展蔬菜、火参果、中药材三种短中长效益的产业,互补优劣。”

  “一碗水只能够一个人喝,一桶水只能够一家人喝,有了一口井才够一村人喝!”邓迎香说,之前周边有5个村想来跟着麻怀村一起干,当时她没敢答应,担心做不好。开完党的十九大她有了信心,干劲更大了,视野更广了。现在把周边几个村的群众也“团拢”来,采取建立联合党组织的方式把基层组织建设得更加强大,按照“资源变股权、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民”的农村“三变”改革吸引更多人加入农村振兴,把村集体经济做强。

  去年7月麻怀村还成立了由村集体出资的贵州迎香生态农业发展有限公司,下设若干分公司和农业经营实体,并注册了迎香品牌。“迎香牌不仅仅是我邓迎香的,也不仅仅是麻怀村的,而是优质农特产品的品牌,联村的产品也可以用。”邓迎香说。

  

 
(责任编辑: 邓娴 )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529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