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治理:发挥三类人物的作用是关键
新华网 ( 2018-05-07)
稿件来源: 凤冈县对外宣传中心   作者: 王猛
 

    全面深化改革开放已步入深水区,美丽乡村建设成为乡村振兴最热门的话题,也成为经济社会发展的新趋势。以前,农户舍家、抛子、撂荒土地外出务工的场面已一去不复返。相反,呈现的是回乡创业、开办企业、搞绿色种养殖等新的产业化发展模式。昔日孤寂、冷清、空巢的山村,如今又引来了筑巢的亲鸟们。

    新的合作化产业发展也为社会的和谐、提升经济增长点、百姓脱贫增收等提供了新契机。同时,建设和谐、文明的新农村,开展乡村振兴规划建设,也为政府落实社会化服务提出了新挑战。

    如何让社会管理有成效?如何让产业发展日渐兴旺,乡风文明建设卓有成效?窃以为,逐步建立系统的管理构架,发挥好“车把式”“扛把子”“花旦子”这三类人物的作用,就能解决好当前社会发展中的突出矛盾。

    转化产业:抓好乡贤“车把式”

    当前,凤冈各个乡镇开展脱贫产业化发展的模式多种多样,五花八门。“企业+农户+基地”“合作社+农户”等层出不穷,有的在生产中运用自如实施良好;有的则只流于口头上,在运作上还需加强指导;还有的村组为如何搞合作化还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比如,凤冈县琊川镇一蔬菜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为了能让90多户村民增收,发展种植了100余亩花菜。由于该合作社在管理上还在初级阶段,合作社负责人在商业经济往来方面经验不足,在种植期间与商家只有口头协议没有书面签合同,最后导致15万斤花菜滞销。如果不是后来多部门的及时补救,贫困户的产业入股分红将受到影响。

    进化镇中村蒲水河专业合作社流转土地2000余亩,带动135户贫困户,该公司按照每亩土地保底600元+利润给群众分红。为了管理好2000多亩流转地上各种基地的用工问题,企业管理阶层在如何发挥好务工群众的劳动积极性上下了功夫。据该基地负责管理的村民陆勇介绍,以前一个大棚70元一天要3个群众3天干完的活,现在3个群众只需要两天就可以干完,既节约了资金又赢得了时间。

    又如,永安镇的连邦茶林专业合作社,是由57家企业、21余户茶叶大户组成的专业合作社。合作社按照抓品质、抓市场、抓品牌,统一农用物资的采购、统一有机肥的施用、统一生物农药的喷洒、统一茶青市场管理、统一茶青采摘标准“三抓五统一”的模式进行标准化管理茶园,让田坝有机茶更加具有市场竞争力和品牌提升空间,让凤冈5万亩有机茶园名扬海内外。

    村村有产业带动,组组能让贫困户增收。合作化经营作为新时期的最热门的话题,企业、员工、群众是这项产业合作化的缔造者和发明者,也是这次产业发展的受益人。个别企业能做到的,那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项伟大的产业化发展工程,需要有关社会管理阶层的总结、创新和推广;需要政府服务化的监管和指导,企业才少走弯路,合作化才会良好发展,才能带动群众脱贫致富。

    因此,政府要扮演服务型角色,为企业和合作社提供信息平台和社会化服务;政府要培育企业适应合作化发展的能力、积极带动当地共同致富的能力、争取国家优惠政策的能力。

    振兴乡村:选准山村“扛把子”

    在凤冈县王寨镇新民村官塘组夏家山小组,过去是泥泞的山路,雨天基本上无法通车。山寨中,居住环境脏、乱、差现象更是无法形容,村民愚昧、落后的生活习惯长期无人指引。如今的夏家山,通过乡村人居环境治理后,每家每户的生活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新选定的组长号召力非常强,既能规划好产业发展,也能治理家居环境,还发动村民新修了产业路,规划了80亩的柚子基地,150亩的万寿菊基地。

    为了鼓足村民干劲,王寨镇党委还根据群众家庭特点,在每户群众家还特制了有关“仁孝、感恩、和睦、敬业、坚韧”等方面的家规家训,晒一晒群众最阳光,最自豪的闪光点,增强群众生产生活的自信心和内生动力。

    在何坝镇水河村坳上组,通过这些年的乡村基础设施治理后,小山寨变得非常的干净、整洁。组级支部也有了办公阵地,一个支部就成了名副其实的战斗堡垒,组长就成了群众的主心骨。组长既要带动当地群众把小组的支柱茶产业搞好,又要当好小组安全生产监管员,群众骑车上路都要要求带好头盔,每家每户车辆都进行了登记。同时,还要上传下达政府的工作安排。一个小小的村组,民风淳朴,村组综合治理得井井有条。

    永安镇永隆社区斑鸠组十多名妇女在凤冈县人社局学习了“妇女持家”之后,该组培训过的妇女带领全小组的妇女们,把家居环境治理、家庭成员关系、子女教育、产业发展等弄得有头有序,斑鸠组也被评为市级人居环境示范点。

    如果说把各小组的这些典型事例联系起来看,就能发现一些共同的特点,凡是能够把本小组治理顺畅的地方,往往都离不开一个素质比较优秀、热衷于公益事、敢于动真碰硬的带头人,或者是群众得到了不同程度的教育提升,群众通过大教育取得了突破。这样的山村社会、经济秩序及乡风文明程度都得到了改进。

    乡风文明:挑出乡间“花旦子”

    “后坝后坝,穷得害怕。”“后坝后坝,三天两头都在打架。”这是过去对永和镇党湾村后坝组的真实描述。

    然而,在贵州省监狱局党建帮扶下,激发出了群众的自身内力,群众变得积极向上。以前一盘散沙的后坝组群众,打牌、赌钱成风,春节一过山村就只有空巢老人以及留守的妇女儿童。如今,在教师吴波的带领下,大家积极捐款15万元修起了小组自己的文化广场。支部组织开群众会、春节搞联欢活动、老人们跳坝坝舞,青年们打篮球等,都有了一个好场所。一个边远的乡村,晴朗的夜晚也能听到看到村民们热闹的歌舞,文化生活不比城镇差,幸福指数、满意度也得到了提升。

    进化镇沙坝村69岁的退休老教师王全泽发挥余热,带领当地老年人编写相声、小品、颂家乡的歌曲、收集乡村文化题材、练习传统乐器等,开展丰富多彩的文化活动。一个小小的沙坝村,狮子灯、茶灯、花灯、龙灯、盘歌等地方文化瑰宝至今有群众继承和发扬,年年的村级联欢晚会都给当地群众带来精彩纷呈的文化盛宴。

    总之,脱贫攻坚战略在乡镇的实施,让山村基础设施建设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各村寨在基础设施的硬件上基本上得到了解决。要让村组治理有效,更离不开当地能人、在外成功人士以及政府完善的管理机制;需要吸纳社会人士的资金,共同协助完善乡村的公益事业,补齐各村社之间的不平衡发展;还需要加强对村组干部、党员、群众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法制教育、经济发展以及生活常识普及等方面的教育;还需要强化村级治理,增长群众的见识,丰富群众业余的生活,引导群众提高生活的质量,乡村才有根本性的变化。

 
(责任编辑: 吴雨 )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792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