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冈“外八景”觅踪
新华网 ( 2018-03-23)
稿件来源: 凤冈县对外宣传中心   作者: 胡启涌
 

    凤冈民间一直流传有“内八景”和“外八景”歌谣,歌谣中分别介绍了凤冈城内的八处风景和城外的八处风景,歌谣创作于清初,作者无考,原为四字一句,后人汤天生为了便于传诵,在原基础上补填为七字一句。其中《凤冈内八景歌谣》为:衙斋五桂香满城,龙湫泻碧水长清。石龙奔江桥阁过,鱼化泉源跃锦鳞。拱洞桥横跨御街,白马分鬃奋蹄惊。三步两桥进孔庙,飞凤过街展凌云。歌谣中的内八景,今天唯有“龙井”(即“龙湫泻碧”)尚存,其余七景皆已消失。《凤冈外八景歌谣》为:太极腾云景奇巧,万古徽猷中华山。天河洗甲壁石刻,夜郎古甸在城南。清江一水源流远,龙穿石径一线天。宝塔擎天城北立,群峰拥翠凤凰山。

    今天,我们就沿着《凤冈外八景歌谣》的内容,去寻觅八处古景的沧桑与传奇、昨天和今天。

    太极腾云景奇巧

    凤冈太极洞位于县城西南15公里处的进化镇境内,康熙四十八年《龙泉县志稿》“山川名胜目”载:“腾云洞,一名太极洞。在县南三十里,干溪地方,左右有五洞,石顶有纹,类太极图,八景“太极腾云”即此。”太极洞是一个在长达3公里海拔不足1000米的山体内天然形成的洞穴,据专家考证是由晚期白垩纪角砾岩组成,是迄今为此世界上唯一的一个由角砾岩自然构成的石窟奇观。

    太极洞是集儒、释、道为一体的宗教场所,灵官殿两边楹联曰“鞭下无情打尔明中作恶,头上有眼看他暗里行奸”。太极洞的洞门阴刻有行书对联“到此地清机徐引,逾其门杂气普消。”大厅正中则供奉着释迦牟尼、文殊菩萨、普贤菩萨。洞中石壁除雕刻有若干菩萨、山神像外,还有清代、民国时期,当地官员、贤人的摩崖汉字石刻,如“第一观”、“富贵花开”、 “太极古景”、“慈航普渡”、 “洞天福地”、“洞见天心”、“洞居无极地,别是一洞天”、“石窍天开”等。太极洞对面的神龟山上,镌刻有世界上最大的单个汉字石刻“凤”字,为1992年,时省书法家协会王得一先生所书,长18米,宽15米。

    太极洞还是一个充满红色和人文的石窟。著名红军作家石果(何恩余),老家在湄潭县永兴镇何家营,距太极洞只有20里山路,少时,他曾与父亲或塾师张宅安先生来此洞烧香拜佛,所以对此洞的沧桑变幻非常了解。他最后一次来太极洞是在1939年春,当时作为红军战士的他带领20余人以拜佛作掩护,在洞里举办了中共湄潭县委第一期党员骨干培训班,并利用坡谷和树丛的地势演习了游击战,从此之后,他就再没来过太极洞。上世纪八十年代,石果对梦魂牵绕的太极洞倍感向往,写出了优美的散文《假如那里山石有知》。在文中,作家把他从少年到参加革命及思念写得叫人心动,文章还写道他期望有朝一日,随着农民富起来太极洞“成为一个游览观光的热点”。同时,老作家为太极洞写下一首古诗:“此洞经历不寻常,神佛仙圣曾一堂。更有人事传马列,唯心丛闪唯物说。”该诗中,作家清楚记叙了他为追求革命真理,在太极洞内传授马列主义的难忘往事。

    1986年,石果创作了中篇小说《浪花》,《浪花》以黔北为背景,描述了“遵义会议”后一支红军游击队的革命题材作品。这是根据作家经历为素材创作的一篇“半纪实体小说”,讲述了他在太极洞从事革命活动的往事,小说中的主人公与作家经历相同,清晰折射了作家当年在太极洞投身革命的影子。老红军、老作家石果自1939年离开太极洞后,再也没有回到凤冈,直至2003年去世。如今太极洞也成为凤冈的一大景观,2015年,凤冈县委政府还将太极洞列为“红军遗址”之一进行保护。

    万古徽猷中华山

    怪石依修竹,篱边初放菊。客来闻犬声,僧迎入幽谷。这首古诗是清康熙五十六年(1717年)秋,石阡府中宪大夫黄良佐经龙泉(今凤冈)游中华山后欣然写下的佳作。

    王寨镇中华山中华寺是清朝康熙年初天隐道崇禅师开创的寺庙,天隐道崇,生于明朝天启元年(1621年),约寂于清朝康熙二十五年(1686年),号南滨隐人,是清初活跃于西南一带著名的临济宗大师之一,他于清康熙年初来凤冈县王寨镇中华山创建禅寺,培育弟子,引教开宗,接引信众,以中兴禅宗佛教为已任,佛荫教泽遍布黔地及滇川。其斐然之绩载入《黔南会灯录》、《锦江会灯录》等佛家典籍中。

    天隐道崇的真实身份在他的灵塔上清楚载有,碑文上刻道“临济破山正传三十三世天隐和尚灵塔”。临济是从梵文“禅那”译过来的,传致唐朝时,曹州(今山东省荷泽市)义玄法师以此教为本开创临济宗,弘扬“直指人心,见性成佛”之旨。临济宗传至明朝破山和尚时也是三十一世了,破山是我国佛教史上的大德高僧,明末清初西南一带都是他的灯系,他的法嗣弟子有敏树如相、象崖性挻、丈雪通醉、灵隐印文、燕居德申等。王寨中华山天隐道崇禅师是破山正传三十二世敏树如相的法嗣弟子,他收悉的弟子有天隐道崇、天湖正印、颖秀真悟、赤松道领等11位。其中赤松道领是天隐的师弟,是临济破山正传三十三世中的佼佼者,也是贵阳黔灵山的开山鼻祖,最有功于临济禅宗的清代灯系。

    据如纯善一所著的《黔南会灯录》和丈雪通醉的《锦江会灯录》载,天隐禅师主持石阡中华寺(即今王寨镇中华山,当时凤冈隶属石阡府),他是四川垫江人,俗姓毕,24岁时参高僧敏树如相为师,后又参拜象崖性挻禅师,几经参悟后,再次拜师敏树如相,终得正果,为临济正传三十三世,破山和尚的再传弟子。他于康熙年初来王寨镇境内的毗卢寺,见此处左有七星关,右有陇水溪,便于此座坛布法。后来因为饮水问题而弃毗卢寺移至山腰,再创中华寺,弘法普众,使中华寺渐成为黔北名刹。天隐不但深晓佛法,还写诗作文,尤喜梅花,曾遍植梅花于寺庙周围,常常引来文人游赏,他存世的诗作中也有许多写梅之句,并手书“万古徽猷”四字于中华寺后山的100米悬崖上(今尚存),留有《天隐语录》七卷本,诗集《南游记》一卷传世。康熙四十八(1709)年龙泉知县张其文赠送中华寺匾牌“居然文华”一块,康熙五十六(1717)年石阡中宪大夫黄良佐赠“中华高峰”匾额一块(今尚存),可见中华寺当时在贵州佛界的影响。

    天隐道崇禅师收四个法嗣弟子,分别是古源海鉴禅师、大凡昌宗、识竺海伦、以四德教。后古源海鉴于1667年出任楚之沅陵龙泉寺,1669年主持贵州龙标山普法寺,对湖南、贵州的影响甚大;大凡昌宗住思南太平寺;以四德教住湄潭白筠寺;识竺海伦在天隐圆寂后,留在中华寺继席开法,为临济破山正传三十四世,其灵塔在中华山至今犹存。

    中华寺为临济正传之吉地,袅袅青烟历经了整个清朝和民国,可惜毁在“破四旧”浩劫中,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在原寺庙遗址上修建了中华山小学,后又废弃。2008年6月29日,省市专家对中华山佛教文化进行了两天的考察,得出了中华山中华寺是清代西南的佛教名山名寺;天隐道崇是清代著名临济高僧的结论。此后,中华寺香火又起,每年农历6月24日群众自发聚集在中华寺,举行佛寺活动。2014年,凤冈县人民政府、县民族宗教事务局筹资对已倒塌的天隐道崇灵塔、已倾斜的识竺海伦灵塔进行修复和矫正,于当年5月20日和6月15日开启两座灵塔的地宫,对两位大师的骨灰和灵骨进行加固保护。

    天河洗甲壁石刻

    1598年,播州土司(今遵义一带)杨应龙公开叛后,1600年,明王朝将征剿播州的八路大军交由总督李化龙指挥。第一路綦江路由刘綎任主将,从四川綦江向播州北大门开来。刘綎,南昌人,字省吾,是万历朝的一名猛将,身经百战,名闻海内,他善用一把大刀,有载“所用镔铁刀百二十斤,马上轮转如飞,天下称刘大刀”。他还善弓马,曾“命取板扉,以星笔错落乱点,袖箭掷人,皆中墨处。又出战马数十匹,一呼俱前,麾之皆却,喷鸣跳跃,作临阵势,见者称叹。”刘綎还嗜酒,每次临阵前都要饮酒斗余,激奋全军斗志。

    杨应龙深晓刘綎的厉害,增兵镇守播州北大门。刘綎于1600年正月攻克了播州兵所据的丁山、铜鼓、严村三要塞后,首战大捷。杨应龙急派大将穆照、吴尚华率数万之众,欲拒刘綎于楠木、山羊、简台三峒以北。刘綎采用分兵三路进攻的方法,与杨应龙兵大战于李汉坝,杨应龙兵败,刘綎乘胜追至三峒,活捉了穆照、吴尚华。杨应龙闻讯,急遣其子朝栋、维栋及其杨珠带数万精兵,由松坎、鱼渡、罗古池(今綦江桐梓境内)分三路进攻刘綎。刘綎得报后在罗古伏兵一万待松坎之敌;以一万人伏营外待鱼渡之敌;另外,用一万兵作后备,随时策应各方,杨应龙兵果中其计,刘綎一直把杨应龙追至五十里外的石虎关,后又克石虎关直抵娄山关下。

    破娄山关后,刘綎乘胜追击,一直追至娄山南面的杨应龙庄园——永安庄。过了10天,刘綎又进兵攻下水囤,驻兵冠子山,其后与马孙英南川路、永宁路吴广诸路大军一同进逼播州杨氏的要塞和大本营——海龙囤。

    八路平播大军于1600年6月6日捣毁海龙囤后,刘綎取道龙泉回四川向总督李化龙复命,当来到龙泉司(今凤冈)时,见龙泉也被杨应龙焚烧得满目凄凉,只得扎营郊外,时正值六月天气炎热,人困马乏,军士们纷纷解甲卸鞍在龙潭河中一洗征尘。刘綎率兵离开龙泉后,后人为记此事,便在龙潭河边的一处石壁上刻下了“天河洗甲”四字,以记此事。此四字属行书体,苍劲有力,大有兵戈铁马的气势,每字约40×40公分,康熙《龙泉县志稿》云:“刘綎平播,凯旋经此,后人勒石”,清楚地记载了此事。可叹的是在1996年某夜,某垂钓者在“天河洗甲”石刻处钓夜鱼,夜深寒起,钓者便点燃堆放在石崖下的苞谷杆取暖,岂料夜火越燃越烈,导致石壁受热崩裂,“天河洗甲”石刻亦随之脱落无痕。幸好在此之前,梓人干国禄、汤权曾留影存照,不然就难睹真容了。

    且说刘綎将军平播回朝后,被人诬告与播酋杨应龙有旧交而遭贬至重庆。1619年3月1日,努尔哈赤率满州兵发动了萨尔浒大战,明廷再用老将刘綎,刘綎接令后率部13000军马从东面进攻赫图阿拉。1619年3月4日,努尔哈赤派已降明军骗刘綎率众去会合,刘中计后遭其伏击,奋战中刘綎两臂受伤,依然挥刀奋战,搏杀中脸又被削去半边,老将刘綎仍然左冲右突,直至战死。他的养子刘招孙见状“负綎尸,手挟刃”与满军厮杀,最后力竭而死。《明史纪事本末》载:“綎中流矢,伤左壁。又战,复伤右壁。綎犹鏖战不已。自已至酉,内外断绝。綎面中一刀,截去半颊,犹左右冲突,手歼数十人而死”。就这样,这位身经百战的老将死在了满人的弯刀之下,而他在凤冈留下的“天河洗甲”石刻,却被后人津津乐道,流传至今。

    夜郎古甸在城南

    在今326国道凤冈县境内243公里处,有一方“夜郎古甸”摩崖汉字石刻,在阳刻方框内从右至左两行竖书楷体“夜郎古甸”四个大字,每字约57厘米,右侧题头阴刻“万历丁亥岁秋九月”,左是落款阴刻“见田李将军过此书”。这方题于1587年的摩岩汉字石刻,是我国迄今发现的唯一以“夜郎”冠名的摩崖汉字石刻,也是凤冈境内最早的摩崖汉字石刻,题写者“见田李将军”引来不少史学家的注意。乡贤张耀裕、贵州省文史馆研究员周必素,皆撰文认为“见田李将军”便是参加平播战争的李应祥,笔者亦认同此说。

    据《明史》列传载:“李应祥,湖广九溪卫人。以武生从军,积功至广西思恩参将,(万历)十三年(1585年),攻南京左府佥事,出为四川总兵官,屡加都督同知。”李应祥在平播战争之前,曾三次率兵经过今凤冈县何坝镇康坝村,今仍有古道遗迹,此古道连接滇蜀,为清朝以前的官道。据郭子章《西南三征记》载“已酉(1585年)夏,扬柳番啸聚诸番。闻于朝,则以兵属今都督李将军应祥。十月徐公至蜀。十一月,拥众突犯。公上疏,得请益征益州、酉阳、平茶诸土兵。丙戌(1586年)正月,诸路兵绎至,乃檄游击于德将播州七千人营锣锅岭,参将朱文达平茶兵四千五百有奇营茨沟,而一统于李将军(指李应祥)”。《遵义府志·年纪》载得更为详明:“神宗万历十四年(1586年)正月,松番诸番作乱,四川巡抚徐元泰决计大征,命游击周于得将播州兵为前锋,六月班师。十五年(1587年)七月,李应祥平越内崔诸卫,师旋。徐元泰益征播州、酉阳诸士兵,合五万人,令李应祥督边之垣,朱文达及周于德三道入讨邛部属夷,以其地置屏山县”。以上两笔官方记载可信度高,详细交待了1585年至1587年,四川诸番作乱,李应祥参加了这次平乱并得胜而归。记载中的屏山县,位于今四川省宜宾市西南面,汉朝时属键为郡,晋时属越崇郡,唐代属戌州都督府,宋代属叙州。万历十五年(1587年),徐元泰、李应祥平四川诸番之乱后,便以东面的宝屏山命名为屏山县。这次平番之战必经凤冈县何坝镇,而“夜郎古甸”题写时间是万历丁刻秋,即万历十五年(1587年),正是李应祥率兵入蜀之时,再者与播州有关系并能称得上“李将军”者唯有李应祥一人,唯一的疑点是“见田”二字,还有待进一步考证。经笔网上搜索得知,湖广九溪卫李应祥确有题字的雅好,至今保存完好的行书对联有“雅度春风初转意,澄怀秋水自藏珠”,其行笔与“夜郎古甸”石刻如出一辙。最近,在威宁县城3公里处发现“双霞洞”摩崖石刻,落款为“见田”,又据《威宁县志》载为明代“李见田”所书,这与凤冈“夜郎古甸”疑似一人,有关专家正在进一步的考察之中。

    李应祥为何在凤冈何坝镇题写“夜郎古甸”四字并镌刻于崖呢?“夜郎古甸”又是什么意思呢?据明代弘治《贵州图经新志·石阡府》记载:“夜郎古甸,在葛彰司西十六里”。清康熙《贵州通志》载:“夜郎古甸,在葛彰司西六十里。”明记为“十六里”,清记为“六十里”,是抄写之误?还是计算之差?其记载的葛彰司是指今石阡县境内的葛彰葛商长官司,当时隶属思南宣慰司。两笔记载可以确定“夜郎古甸”石刻在石阡县西面无误,这与今相符。“夜郎古甸”的夜郎是指夜郎国,“古”泛指时间久远,“甸”字据《辞源》解释,古时候的都邑四周有作防御的城垣,一般有两重,里面称城外面称郭,郭外为郊,郭外为甸。贾公彦疏记“郭外曰甸,百里之外,二百里之内”。“夜郎古甸”亦指古夜郎国都邑郊外最边远的地方。

    李应祥题写“夜郎古甸”12年后,播州杨应龙公开叛明,万历帝得报后龙颜大怒,剥夺了前四川巡抚谭希恩,贵州巡抚江东之之职,启用前兵部侍郎李化龙总督川、湖、贵三省军务,赐尚方宝剑,调天下兵马,进剿播州,并命副督史郭子章任贵州巡抚,合力备战。总督李化龙准备就绪后,于1600年1月15日在重庆誓师发布檄文,2月12日,分川师四路、湖黔四路,共八路大军入播进剿杨应龙,其中李应祥所率的兴隆路就驻在今贵州黄平,得令后从黄平起拔进军播州。

    李应祥平播有功,后被朝廷赐予左都督并死于任上。但是他于1587年题写在凤冈县何坝镇境内(今326国道旁)石壁上的“夜郎古甸”四字,历经400多年的风雨和沧桑,给后人留下了不尽的遐想和追思。

    清江一水源流远

    据康熙四十五年《龙泉县志稿.山川名胜》一目载:“清江溪,在县城五里许,迂环如带,流入桶口。八景“清江一水”即此。”由此可知清江溪就是“清江一水”。记载中所道:“涌入桶口”,其桶口位于今天凤冈县天桥镇境内,清江溪源自上游的龙潭河,经思南县长林坝、天桥镇平头溪而汇入乌江。对于地名桶口,康熙《龙泉县志稿.山川名胜》一目同样有载:“桶口河,本县东一百三十里,是属众水岩流入此合(为)大河,下流直抵思南,入川江,可通舟楫,有济渡渡之,即前往阡境大路。”此记载更清楚地说明了,凤冈城郊的清江溪汇入桶口河后再入乌江,乌江有船只可乘,并有人摆渡,过江后即有通往石阡县的大路。

    据考,清江溪是一条普通小河,曾蜿蜒绕过今花坪镇境内的彰昭坝一带,此处田土肥沃,地势平坦,清江溪平静淌过,滋养着两岸人家。此处连接思南、石阡、遵义,古有驿道通过,常有商贯于此会集留宿,所以客栈业餐饮业繁华一时,富庶的居民,便出资修造楼台,遍植花木,成为明清时期凤冈的一大人文景观,为时人郊游、闲钓、消暑、游泳的最佳去处。此处至今还保留有一座叫“清江桥”的石拱古桥,便是当年繁华的见证。清龙泉(凤冈)县令阎光黼曾作《清江一水》诗一首:一泓如带绕龙城,文物衣冠已著名。淳厚不忘先世泽,勤廉应享盛时荣。溪深稻熟鱼多美,潦尽泉甘酿更精。公事早忘心自静,何妨斗酒乐昇平。

    日月更迭,时过境迁。今天的清江溪也失往昔风采,变成一条荒流,曾经的两岸人家,十里田畦,变成了“凤冈县彰昭坝工业园区”,一幢幢楼房也将昔日屏蔽,化为记忆。

    龙穿石径一线天

    “龙穿石径”位于石径乡六池河畔,自然形成的一个山崖将大山隔断,山势陡峭,无路连接两边的黄家池寨子与苏家坡寨子,唯有一条狭窄的山峡穿山而过,当地人则称为“穿洞”,只能容一人行走,全是石阶成坡状,故称石径,石径乡便由此而名。洞长约150米,宽仅1.5米,上有乱石12个夹在石峡之间,欲坠非坠,叹为惊奇。一丝光线从峡顶渗下,峡内更显幽深,穿过山峡即可到苏家坡寨上,洞口下方既是石梁河,河水临崖处有一洞叫“犀牛洞”,终年冒着浑浊之水从未清亮过,是什么原因形成,当地传说版本种种,成迷待考。

    康熙《龙泉县志稿》有载:“龙穿径,在县东二十里,泥水地方,左右石峡,中通一线,仰窥太空。入其中,醋暑亦清凉可憩。其径仅容人肩舆,单骑亦无所容。”康熙年间龙泉县令阎光黼曾作《龙穿石径》七律诗一首:步履寻登一线天,振襟长啸敬神仙。舒拳欲破此顽石,抱膝闲瞻入税田。有名且留明月伴,无花深锁白云眠。沉流静听涓涓水,空诉人间无了缘。

    而今,在新农村建设中,“龙穿石径”替发展让步,在石径乡人民政府的跨河发展战略中,一条入村公路已将山崖拦腰切断,凤冈外八景之一“龙穿石径”彻底消失。

    宝塔擎天城北立

    文峰塔又名白塔,位于凤冈县龙泉镇北端真武山下。文峰塔奠基于清代嘉庆年间,光绪十八年(1892)由邑候田氏多方筹款修建塔身,入冬后被风雪吹倒,第二年二月重修。为保证质量,邑候田氏等恭请胡成横任总管,监修文峰塔,历时两年才建成。文峰塔坐北向南,八角七层楼阁式砖塔,高22.8米。塔身砖木结构,底层边长2.75米,高3.6米,逐层内收。塔内有螺旋形石梯拾阶盘旋而上,直通塔顶。塔基青石砌,平面八边形,边长3米,高80厘米。塔身上面各层均开拱形塔门,一、三、五、七层塔窗为砖砌方形花窗,二、四、六层为圆形木格窗,别致而富有变化。塔檐浅出,塔为八角攒尖顶,翼角挂风铃。铁制戟形避雷针高1.8米,安放于塔顶。整个建筑依山势而定形,是黔古塔建筑中不可多得的上品。

    文峰塔内第二层的墙壁上,时龙泉知县翁崇伉留有“文峰塔建塔题记”:“光绪十八年(1892)春,蒙□邑侯田公□稼扎饬首等筹款兴修,成斯盛举,不□功将竣,已择吉腊月二十二日封顶,倏于二十一日早倾倒,前功尽弃。次年二月望吉日,又协力重修,至二十年仲詹恺告厥成功(标□处原缺一字)”。清楚记载了建塔始终,翁崇伉于光绪十八年至二十年任龙泉知县。1983年县文物部门对文峰塔进行全面维修,约请了县内贤士余选华、苏正强、杨秀森、杨晓文共撰写了七幅楹联,每层一幅分别如下:塔号文,桥号文,郁郁乎文哉,蔚起人文光古甸;山名凤,水名凤,讙讙乎凤兮,来仪有凤眄天河。宝塔七层从地出,龙泉九曲自天来。一柱擎天,天高地迥,双虹锁水,水绕山环。显十七世化身,文教至今昭南服;看万千人稽首,恩光终古仰北辰。立地顶天,目空今古,栖凤潜龙,志恃风雷。千年古洞云飞雪,半亩方池话潜龙。指天招彩凤,镇地辅骊龙。

    群峰拥翠凤凰山

    凤凰山就在凤冈县城东侧,因山势如飞凤展翅而得名。山不高,但松柏四季苍翠,如一道绿色屏风半搂着凤冈县城。康熙《龙泉县志稿》载:“凤凰山在县城治堂左腋,形如飞凤展冀。因八景“凤冈拥翠”即此。”清人留有诗作《凤冈拥翠》一首:岐山过后寂无声,此城流传有凤鸣。瑞霭寅宾朝晓日,星缠轸野拱神京。盘旋锦树环城外,叆叇卿云绕足生。多士肯修崇正学,簪缨鹊起兆文明。

    律诗中首联化用了“岐山凤鸣”的典故,岐山位于陕西省宝鸡县岐山县,《竹书纪年》记载:“(周)文王梦日月若其身,又凤凰鸣于岐山。孟春六旬,五纬聚房,后有凤凰衔书,游王之都”。记载了周文王游岐山时听到有凤凰叫,后周朝大兴。所以“岐山凤鸣”喻指兴盛的吉兆。诗中将凤冈凤凰山喻为岐山,寓意祥瑞安康。额联与颈联皆是对凤凰山风景的描写。尾联中的“簪缨”本指古代达官贵人帽子上的装饰,这里借指高官显宦。尾联中讲到凤冈这方吉好之地,人们修崇正学,文风蔚然,在凤凰山的庇护下,出了不少学士官人。

    凤冈外八景除花坪镇境内的“清江一水”、石径乡境内的“龙穿石径”、龙泉镇境内的“天河洗甲”已消失外,王寨镇境内的“万古徽猷”、何坝镇境内的“夜郎古甸”、进化镇境内的“太极腾云”已列入县级文物保护单位。龙泉镇境内的“宝塔擎天”已列入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凤冈拥翠”中的凤凰山已作为重点绿化工程,进行保护性开发,不但永远庇护着凤冈县城,还将是人们休憩闲步的好去处。

 
(责任编辑: 吴雨 )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5826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