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味与仪式感
新华网 ( 2018-02-23)
稿件来源: 凤冈县对外宣传中心   作者: 付小海
 

    随着物质生活的不断丰富,年味在人们的心目中越来越淡。是物质冲淡了年味么?答案是:非物质之过也。

    在过去的年代,人们期盼过年,因为过年意味着有平常吃不到的美食、穿不到的新衣;而今天,美食时时可以吃到,新衣天天都穿着,有人常说:“现在天天都是过年”,因此将年味淡化的原因归咎于物质的丰富。毋庸置疑,琳琅满目的物质“飞入寻常百姓家”,的确让一些人越来越不理解过年的意义和指向何在?所以有人干脆把过年当着是一次放松,选择去外地旅游;有人选择窝在家,约上亲朋好友玩牌消磨时光;更有甚者把年夜饭都当成了负担,选择到酒楼订制……总之,过年成了生活中的一道寻常流程,完全没有了神圣感。这引起了一些民俗学家、社会学家以及传统知识分子深深的担忧,大声疾呼:拯救传统文化,也有人提出了留住传统文化的方案,譬如立法、“申遗”等等。这些年,各地也在做努力,力争通过开展丰富多彩的活动,诸如联欢晚会、春节游乐一条街之类,让传统文化的精彩得以传承。

    也正是因为几千年的传统文化受到了挑战,当务工者们为了过一个年,组成“铁骑大军”浩浩荡荡回家时,有人为之欢呼,甚至有人眼中噙着泪水,认为传统文化的魂还没有丢,还有拯救的希望。但现实很快将这种欣慰击得粉碎,昔日“年关”的景象一去不复返,渐次生出一些非传统气象。

    过年与物质有关系吗?其实没有必然的联系,只不过是因为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寻常人家把一些平常吃不到的东西当着圣物来祭奠先人,同时也满足了世人的口福,正所谓“菩萨讨来人吃”,于是无端的将过年与吃美食、穿新衣联系在了一起,也因此成了一代又一代人关于年的记忆。

    既然过年与物质没有必然联系,那为何年味淡了呢?其实是过年的仪式感在人们心目中的缺失。太凡上了年纪的人,对年的记忆,绝不仅仅局限于那一餐年夜饭、几壶上好的美酒,还有拜年、贴春联、挂年画、贴窗花、燃放爆竹、发红包、穿新衣、守岁、舞狮舞龙、挂灯笼、祭祀、除尘、沐浴等相对较为繁琐的事项,由于地域文化的差异,还有诸如磕头、吃饺子、吃汤圆之类的习俗,而且每一项都不可或缺的。正是这些庄严肃穆的程序,让很多的老人留下了过年其实很累的记忆。

    每个传统节日都有类似于宗教仪式的内容,或多或少包含一些“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的思想。正是这样的仪式感,让杨白劳在穷得揭不开锅的情况下,还不忘给喜儿买一根红头绳;再穷的人,过年也要回家团聚,常言说得好“麻雀也有三十夜”,在前人看来,一年的辛苦努力,无论是成败,都抵不过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在一起吃一顿年夜饭。何谓仪式感?百度百科释之为“人们表达内心情感最直接的方式 ,仪式感无处不在。”此解释未免有些简单,其实仪式感不仅仅是表达情感的方式,更多的在于通过程式化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虔诚度。《三国演义》中诸葛亮能“借东风”,是知晓天文并善于运用的结果,其实诸葛亮很清楚,借与不借,那段时日,都会吹起东风,然而他在“借东风”前仍要沐浴斋戒、身披道衣、跣足散发、设坛祭风,是装神弄鬼吗?不是,仅是为表达对上天赐予的这次机会的感谢而已,同时也体现了对“上天”的虔诚。现实生活中的“水陆道场”,那些道士真的相信鬼神吗?未必相信,然而他们在做道场过程中,每个环节都做得有板有眼,甚至可以达到“以假乱真”的程度,其实他们不过是将“祖师爷”传承下来的程式认认真真的演绎了一遍,体现弟子对祖师的虔诚度罢了。仪式感的特殊性在于人们将普通的事当作一种信仰来对待。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人,可能都还记得,在那个物质逐渐丰富的年代,年味十分浓厚。冬至一过,家家户户都慢慢的开始“杀年猪”准备过年,特别是进入腊月,更是按程序来筹备过年所需的食品及祭祀用的物资,譬如,腊月初六是豆豉的生日,大多的人家选择这一天煮豆豉;腊月二十三日是祭祀灶神的日子,这一天全家总动员,进行除尘即清洁大扫除;至于腊月二十八九,家家户户开始推豆腐、舂粑、贴春联,总之,临近除夕之日,便是全家最忙碌之时,而且每一个环节都有严格的要求,不可草草了事。无外乎是将除旧迎新的仪式做足,让人以全新的精神面貌迎接新年的到来。或许是那一顿年夜饱含了家庭成员的辛苦,所以每个人都吃得很香甜。

    在今天这个物质与精神严重冲突的时代,物质基本能满足的人们需求的前提下,对精神的需求逐渐占上峰,但需要什么的精神,或者说人们精神的需求应有怎样的仪式感,却使人迷茫,加上一些非主流思潮的困扰,让传统知识分子们感慨“世风日下”,过年也只剩下发“红包”“走亲戚”之类的俗务。

    明代大儒王守仁曾提出“致良知”的哲学命题,认为“致”是在事上磨炼,见诸客观实际;“致良知”即是在实际行动中实现良知,知行合一。这是一种内外兼修的功夫。今天,年味虽淡,但家人团聚的期盼没有变、孝敬老人的心没有变、生活环境干净整洁的向往没有变、子女成才的愿景没有变……在诸多变与不变间,何不“在事上磨炼”自己的良知呢?将团聚的热切期盼磨炼成重视亲情,将孝敬老人磨炼成继承和弘扬传统孝道,将除尘磨炼成劳动光荣的思想观念。倘若人们将“事上炼”的结果以一种新的形式固定下来,年味又将重新燃起。

 
(责任编辑: 刘昌馀 )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442520